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六

——为何有沙尘暴,因为我们忽略了游牧文化

 

艾若 文 汪永晨图

 

    2014年9月4日,在延长的宾馆里好不容易将杨晓红写的第二篇“黄河十年行纪事”发出去。以往“黄河十年行”纪事都是边走边写边发。可是第五年,2014年行走黄河一路上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们只有沉淀一下,经过思考再动笔书写黄河十年行纪事。

 

                                             延长县城时的河

                                              老城墙新污水

                                               又碰上车祸

    一路上,我们看到延长段延河从县城流出来,水面越来越窄,渐渐地就成了小河沟。去年“黄河十年行”,我们经过延安,更看到曾经的“滚滚延河水”几乎流干,河床裸露,宝塔无言。

 

                                             2011绣岩河

 

                             2011壶口景区内的另一道“风景”线

 

                           2013宝塔山延河水如何面对今天的发展

    在去宜川的路上又堵,原来是两辆大货车相撞,幸运的是,我们的中巴车和小车都很快被放行。

 

                                    河干了,河边的广告可不少

                                           挺宽的河成了这样

    中午前,我们到了到宜川境内,但我们未去黄河景点壶口瀑布,也不知道壶口现在还有没有奔腾的黄河瀑布了。

    在宜川县洗车,31岁的本地人兰小红和老婆、老娘一起擦车。兰小红身高不足1.6米,但瘦小精干,勤劳实在,尤其是他那经常劳动的小臂不时显现出漂亮的三角肌。

 

                                               洗车(艾若拍)

                                                   憨厚

    兰小红一家人干活非常认真非常细致,毫不惜力。连快80的老妈也拿个抹布擦着门缝和窗缝。

    我想,这洗车费怎么也得100元吧,不过这么大的车,挺值。没想到的是,我们的司机师傅最后给兰小红递过去50元钱,他竟然又找给我们20元,洗这么半天,才收30元!多么老实的陕西汉子,在这个到处坑蒙拐骗的社会,却难得这一抹亮色。当我们启动车时,我将刚才兰小红找给我们的20元钱又塞给了他。我们真诚地相互道别,真想明年若还经过宜川,我还到他家洗车,人家凭力气吃饭,不赚昧心钱,值得我们尊敬。

 

                                闲着也是闲着

                                  擦车

    大巴课堂今天依旧,草原生态学家刘书润教授最享受这一刻,前提是大家都能认真听讲,并能提出问题。

    刘书润:有一次,朋友老孔带我去看北戴河,他特别给我讲,北戴河的绿化是国际上公认的最成功的绿化,整个绿化得特别好,北戴河不再泛滥了。

    当然,我没言声,后来走到一领导人的别墅,整个别墅原来在海滩上。结果海滩没了,被海浸了,别墅悬起来了,还架着竹子。这时候,我开始说话了,我说绿化给弄坏了,要没绿化还不会这样。绿化将来会把北戴河毁了。为什么,绿化过头了。都绿化了,就没有泥沙了,北戴河的沙滩也就不存在了。赶紧把树都砍了,我跟他说。泥沙有时候是必要的,当然泥沙太多不好。现在黄海海浸更厉害。

    尼罗河修了阿斯旺水电大坝以后,每年国土面积都在减少。被海浸啊,国土被浪给涮走了。

    有没有人研究现在退岸退得很厉害,黄海一年退岸最高退到230米,国土面积在减少,都给浪涮没了。现在好多地方的红树林都被砍光了,河流泥沙往前去,红树林就往前长,你瘀多少沙子我就往前长多少。我拍了很经典的照片,在海岸上种了一些树,种上树以后海浸反而开始了,那树全都悬根。

    刘书润教授说:东营盐生植物是内蒙来的,是河套地区来的,是盐碱的植物,黄河带过去的。甚至天津海岸的植物很多都是盐生植物,也是内蒙的。

    咱们国家干旱区的水,阿拉善、鄂尔多斯那一带,黄河经过的地方,就是由黄河带过去的。我们搞调查,那儿的盐生植物跟内蒙是一样的,物种的传播,靠水的传播。

 

                                                     山与云

                                                云 山 树

    侏罗纪时代的时候,大陆,除了个别的地方,应该是以森林为主,没有干旱的问题,也没有什么严格的气候带,那个时候的大陆全是森林。

    后来大陆漂移、分离,然后再重新组合,然后就有了山脉阻挡海洋气候,造成了大陆内部的干旱气候。

    出现了干旱区以后,就出现了草原和荒漠。草原跟荒漠基本上就变成干旱和高寒区。欧亚大陆两端都是森林,中间是干旱区,东边就是东亚,西边就是欧洲阔叶林区,两边都靠近海洋的话就是阔叶林区。

    地球上原来没有水,都是熔岩。火山爆发是水的一个来源,火山爆发以后就有很多氢原子跟氧原子结合起来,以后形成了水,这是水的一个来源,这个来源很大。从地下火山爆发以后,原来连空气都没有,这之后有了氧气,还有氢气,一结合就是水。

    另外,还有一部分水是截留宇宙的水。就是别的星球的水,什么火星的水。有的专家讲地球截留的宇宙水越来越少,像火星都没水了,而地球往外散发的水越来越多,所以地球将来很可能慢慢也就没水了,越来越枯竭。

    研究古冰川的专家韩同林写了一本书,也提到截留的水越来越少,散发的水越来越多。当然这是地质年代的事情。

 

                                                   山野生活

                                                 背靠大山

                                                路边的野花

    草原是怎么形成的呢?是干旱气候形成的。

    多年生、旱生、草本植物为主的植被类型,叫草原。在适中的水分条件下发育起来的,以多年生,中生,草本为主体的植被类型,就是草甸。多年生的湿生植物就是沼泽。草原跟草甸就是一个中生、一个旱生的区别。

    湿生是沼泽,中生是草甸,旱生是草原。

    世界上草原分成两大类,一个是温带草原,咱们中国草原是温带草原,还有热带草原,热带草原典型的就是非洲的撒哈拉,那里有狮子、野牛。热带草原有稀稀拉拉的乔木,中国没有乔木,咱们草原就是碳三植物,热带草原是碳四植物,就是光合作用的渠道不一样。中国没有稀疏草原,没有热带草原。我们热带、亚热带都是森林,没有干旱区。这是我们中国的一个特点。在其他国家,亚热带、热带都有的,咱们没有的。这个最主要在非洲。

 

                                       进入黄河支流渭河流域

                                                      山绿

                                                退耕后的大山

    另外,热带雨林降雨量很高,有的900毫米,可是蒸发量更高,因为它特别热,所以也造成干旱的情况。

    世界的温带草原分成三大片,就是三个草原区,最大的是欧亚草原区。就是我们中国、蒙古、俄罗斯的南部、哈萨克斯坦、乌克兰,还有匈牙利,多瑙河的中游,一直到我们的大兴安岭。然后再往南拐,到青藏高原,这么大的面积,欧亚草原区是最大的草原区。

    第二个草原区是北美草原区,就是加拿大、美国这个草原区。

    还有一个草原区在南半球,就是阿根廷草原。

    世界温带草原分也分三个大区域。一个是欧亚草原区,一个是北美草原区,一个是南美洲草原。

    欧亚草原区分三个亚区,一个是黑海、哈萨克斯坦亚区。欧洲这个亚区基本上以新疆的边界为主。新疆西部就是黑海、哈萨克斯坦亚区,这是欧洲的。然后一个亚区就是亚洲中部亚区,就是蒙古、我们中国的内蒙古、黄土高原这个是亚洲中部亚区。还有一个青藏高原亚区,就是青藏高原北部,我们这次也看到了这个亚区。所以中国主要是这两个亚区。我们还有一段在准噶尔那一带,属于西边的黑海、哈萨克斯坦这个亚区。

    这三个亚区的区别,西边黑海、哈萨克斯坦亚区的特点夏天特别炎热,冬春比较温暖。它的生产季跟我们不一样,夏天有个休眠期。一年有两个生长高峰,一个是春季,一个是秋季。夏天反而低一点。我们现在是一个成长高峰,就是夏天,又下雨,又是雨季,又是高热,就是这个区别。青藏高原是以耐寒的植物出现。

 

                                             2011年高原鼠兔

 

                   2012嘴里咬着猎物的沙狐

 

                                              2012 瞄准

    欧亚草原区,两端比较湿润,一个靠近我们大兴安岭、呼伦贝尔盟、锡林郭勒盟东部,比较湿润。

    另外那个是匈牙利、罗马尼亚、乌克兰,这个地方也比较湿润。中间比较干旱。西边湿润的这个地区,像乌克兰、匈牙利基本上都开垦成地,没有草原了。  

    中国靠近大兴安岭这边,还有大面积的天然草原存在。

    可以说,我们的呼伦贝尔盟、锡林郭勒盟东部,这一带是欧亚草原区里最湿润的,而且保存比较完整,没被开垦的天然草原。也可以说,现今世界上最好的天然草原就是我们的呼伦贝尔盟的草原。可是,现在也是面临着开荒的危险。

    另外,欧亚草原区,特别我们中国的草原区,跟美国的草原区,都是温带草原。于是就把美国草原的很多做法生搬到我们中国的草原上来。可是,虽然都是温带草原区,美国的草原、加拿大的草原,跟我们中国的草原区别甚大。

    比如说降雨量,美国的高草草原,就相当于我们草甸草原。它的降雨量600至1000毫米,是特别好的草原。我们是350至450毫米。所以,从降雨量看,我们就差得很远。

    就是我们现在典型草原的降雨量,跟美国矮草草原降雨量也不可相比。我们欧亚草原区降雨量跟美国草原差距很大。

    所以,美国的高草草原,产草量比我们高一倍,甚至数倍。美国的草原虽然是温带草原,但比我们的草原湿润得多。因为美国的草原是以碳四为主,我们的草原是碳三为主,所以它的产量、产草量、耐热量也特别高,美国的草原比我们中国的草原水热条件优越的多。美国草原的降雨量,实际上相当于北京的华北地区的降雨量。

    不过,美国草原不长森林,因为美国有个特点,山都是南北走向,他们大约20年左右有一次特别的干旱,所有的树都死了,就这么定期。而且美国有黑风暴,还有龙卷风。美国草原风是世界上最有名的。

    美国的地形容易产生大的龙卷风。定期的龙卷风和干旱,和树木长不好,都死了,只长草都有关。

    美国的草原比我们湿润,可以种冬小麦,可以开垦。

    中国的草原比它干旱得多。一般来讲,开荒是不行的,特别是典型的草原地带,不能开垦,不能效仿美国。人家美国草原是小麦产区,我们中国就不行,降雨量差异很大,完全不同的一个事情,不能照搬美国的草原做法。

 

                                               2011黄河湿地

 

                                           2011牦牛在湿地

 

                               2013网上照片中的黄河第一湾

    现在我们很多人都照搬美国的做法,这不行,我们不能大面积开荒。美国因为有这个定期的干旱,定期的刮风,所以美国开荒面积特别大的时候,上个世纪就引起了震动世界的黑风暴,几乎把美国2/3的土地都毁灭了,他们叫悲哀日。就是1933、1934年,差点整个美国都毁灭了,所以全国都反省这个事。

    我们现在在写一本书,就写美国的尘暴跟我们中国的区别,从社会、生态、到文化各个方面做全方位的比较,各个方面都差异很大的。

    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就是生态环境差异,就是它那里环境比我们强,我们差。差异当然很多了。

    也有相同点,就是同样都引起了沙尘暴,黑风暴。美国人承认美国的黑风暴,从罗斯福总统开始就承认是过渡开荒。美国的开荒是买土地,鼓励开荒,每个公民交很少的税,就可以占领几百公顷的土地,而且奖励开荒。可是开荒面积太大了,粗放地开荒,是造成黑风暴的主要原因。

    我们中国的沙尘暴是类似的,我们也是开荒,开荒面积太大,当然还有放牧过渡。美国的黑风暴是由于政策上失误造成的。我们中国也类似,我们也是政策上造成的,这是相同的一点。

    可是美国人还有跟我们不一样的,就是他深刻地反省。我们没有深刻地反省,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缺点。

    美国从总统到人民都反省,就是承认是对大平原、对草原的认识不足造成的,是过度贪婪造成的。全国人民反省后,成立了若干保护区,限制开荒地,而且改变了一些面貌等等。把农耕往后撤,不在大平原,在边缘。

    美国人由于黑风暴,催生了科学的大发展,就是土地科学的大发展、生态学的大发展。出现生态学的动态学说,就是以恢复为主要目标,以把破坏的植被恢复到最好为准则。

    可是我们中国的沙尘暴,主流派认为跟美国不一样,认为是原始落后的游牧造成的,是牧民固有的贪婪,为了养牲畜多赚钱,不惜破坏草原造成的。

    美国虽然没有游牧文化,但是有狩猎。不过,西雅图宣言轰动了全美国。美国人说,我们应该反省,向印第安人学习,后来有个美国人讲,黑风暴的原因不能够赖天旱,主要是我们没有向印第安人学习,违背了他们的文化。就是文化出了问题。

 

                                         2013今日还有小花

 

                                              2013一眼望去

 

                                   2013这样的地方也建了大坝

    可是面对沙尘暴,我们没有反省我们做了对草原不该做的事,我们忽略了我们的游牧文化,我们实行了森林草场到户经营,是改造草原这个思路。

    美国反省出了一个伟大的学问,经济学说。

    我们呢,错怪是我们的牧民多养牲畜造成的。

    中国现在出现了两大派,一个游牧派,一个政策派。我们这些人就被叫做游牧派。有人说我们这派人想让牧民做猿人,还过石器时代的生活。倒退嘛,我们是倒退。

    当然,我们不承认什么游牧派,我们没有派别。

    我们认为,人家美国黑风暴最终促成了大发展。可是我们大部分生态学家都不干这个事了,都搞一些开发啊,一些莫须有的东西。真正研究游牧的没人管,可怜呢。

    刘书润教授很悲壮地说:作为生态学工作者、生态学家的,主张恢复游牧的,就我一个人。海山教授也赞成游牧,但他的专业是搞地理的。

    现在真正的牧民在减少,不是多了。多了的人口不是牧民,所以游不起来了。现在还有几个旗是个牧区,可是在农区包围下的牧区。纯牧区的载畜量越来越少,比80年代还少。真正增加牲畜太多的是农区,就是半农半牧区。

    有人把1949年的数据作为对照,1949年的时候,牲畜都快没了,你把那个做基数那还对吗?现在不是我们牲畜多了,是我们牲畜更少了,都禁牧了。         

    现在有的都是在偷着游牧的。内蒙还在禁牧。我1991年去锡林郭勒的时候还游牧呢。现在有的就是偷偷地游牧。有的是两三家。现在新疆反而还有游牧,内蒙基本上不让游牧了。

    不是说草场划分到户经营绝对是个错误,人家绝对不会承认的,修改也不可能。我想跟官方谈,人家根本不谈,就是免谈。

    农村分地到户,到自己经营可行。可是牧区从来也没有过草场私有,自有草原以来,整个草原牧区,从来没有个体经营草原的事情,从历史到现在没有,就现在我们干这事。将来很可能草场退化完了以后就把牧民养起来,给钱就完了,这个民族恐怕就够呛了。

 

                                           2010黄河在内蒙古

 

                                    2010沙地中修起来的公路

 

                                        2010这里唯一的河

 

                                             2010河边的镀金雕塑

 

                                     2010康巴什的羊都成了这样

    当年,蒋介石的私人政治顾问欧文·拉铁摩尔说过:任何单独的草场、草原都是有价值的。草原不可能四季在一个地方不退化,不可能的,它必然要退化。  

    比如说,我分到一个草场全是沙窝子,全是沙地,冬天好,夏天就不能呆了。因为草场是各种各样的地形才能称之为草场。盐碱斑是不长草的,可对草场来说是必要的,因为牛羊要舔盐碱,补充微量元素,而且过个几天就要舔上一次。那谁分到了,谁没有分到怎么办呢?

    我们把农耕的思路、做法生搬到草原上,毛病就出在这儿。用农耕取代游牧,先给你定居了。慢慢、慢慢地,这个民族就消亡了。这个事情在历史上就发生过。美国发生过。现在是一些专家、教授、院士们整天地折腾我们这个草原、折腾我们牧民。而且他们权力大得很,草原上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规则他们全不在乎。包括我的老师,都把我当成另类。 

    可是目前我觉得还是挺受鼓舞的,我们的很多观点越来越多地为大众所接受,这是我们比较欣慰的。

 

                                                黄河支流

                                                    书倒了

    在澄城,我看到当地的新华书店破败关门,那一个“书”字竟然歪倒在门楣之上,感慨网络时代以及这个越来越不读书的时代。

    在高速路上,我们与华山擦肩而过,华山果然险峻,可望而不可及也。

 

2011渭河与黄河在这里交汇

 

2011近处是渭河,远处是黄河

 

2012老城墙顽强的残留

    傍晚,我们到达潼关,这里是渭河汇入黄河的地方。去年,我们还能看到波澜壮阔、蔚为壮观的景象,今年就已经看不到了。河面平静,根本感觉不到这里是两条大河的交汇处。这里成了一个湖泊。

   原来潼关的残城楼的遗址也成土堆了,居说是一场大雨给下坍塌了。老古的历史在这里中断。

    我们找到潼关南街村的刘金会女儿。我们问这水为什么小了?

 

                                被拦成旅游湖的渭河与黄河交汇处

                                      原来的菜地,现在长满了草

                                            去年来拍的照片

                                      女儿说,我妈在吼秦腔呢

    刘金会女儿说,去年是沙洲,现在栏坝搞旅游了,修了两道坝,这一道坝这个地方叫个月亮池。有鱼塘,还有游艇。现在正在修的应该是旅游区的水上世界。

    刘金会女儿说:“我妈可欢迎你们来,我妈可高兴了。我今儿刚下来,我妈说北京的朋友快来了。”

    刘金会今年67岁,还在南街村搞环卫工作,每天骑车去扫街。她说,如果这回搬迁,就是第三次搬迁了。这一块开发旅游把咱们地都给拆迁了,房子就一千来块钱一平米。你看我扫那个路,一天只有20块钱。今天早上,我花了14块钱了,自行车前面那个胎露气了,两个补丁,七块钱一个。今天挣的20块钱全修车了。虽然公家给的这车,修它也不报销。

 

                              换上去年穿的衣服,再唱一曲

                           秦腔依旧,渭河与黄河的交汇处不同了

 

                      2011年黄河与渭河交汇处“黄河十年行”的记录

 

                                        每年吼一嗓子录下来

    在黄河边,刘金会又给我们一行吼起了秦腔。第一曲是《周人夜逃》,第二曲唱的是《宝莲灯》里的刘彦昌跟他儿子沉香讲他母亲的故事,《二堂舍子》那一段。

   刘金会说,现在我一个人住在这河边,也不害怕。我信主。信基督教,我都信了八年了,现在成正式的了。

    我们前两年见到的外孙女考上大学了。但家里人没有人喜欢秦腔,更没有人跟她学秦腔。像刘金会唱的这样原汁原味的秦腔以后还能听到吗?

    刘金会说,以前这河水是流动的,一拦坝以后,就成死水了,肯定不喜欢。前几天有两个好漂亮的小孩在这里淹死了。原来这儿河水流动的时候,没有人游泳。现在给栏上了,才有人游。原来渭河这么大的水,没有人敢游。

 

 刘金会让我们多等一会儿就能看到她家门口美丽的夕阳,她说明年要是搬走就看不到了

                                     我们把她家的小院也拍下来

                                                       合影

                                               送送你们

    夕阳西下,这一片静静的黄河水,有渔民收网,红彤彤的水天一片,竟然也有渔舟唱晚的景象。

 

                                               河上一叶小舟

                                       告别渭河与黄河的交汇处

    星夜奔赴小浪底,终于在23:30赶到河南济源境内的要用十年行时间跟踪采访的黄河人家,终于吃上了黄河大鲤鱼。

    明天,我们将赴郑州花园口,那里今年的黄河水是不是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