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八

——天然湿地“水漠化”的奇葩仙河镇

 

任增颖文汪永晨图

 

    2014年9月6日晚上21点半左右“黄河十年行”又一次入驻在这个名字叫做“仙河镇”的地方。

 

                                    黄河三角洲国家地质公园

                                             黄河口管理站

    2014年“黄河十年行”的历程充满动荡不安,从黄河源头一路走来,参与活动的人员由于种种原因,从15人逐步缩减到7人。

    坐落在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湿地的仙河镇, 2010年8月12日,绿家园开始进行“黄河十年行”的第一站。

    那次,是乘坐了一辆大巴车来的。车子在仙河镇内驶过时,招来镇内人好奇的目光。五年时间过去了,这个镇周边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0红地毯子

 

                                        2010黄河边人家

 

                                                      开挖中

                                               湿地成了盐池

                                                   小山是盐

    作为“黄河十年行”的持续关注和亲历者,任增颖的诸多感慨已经变成平静。她已经不止一次决意要永别仙河,不再提及这里的种种纷扰。她写道,“如今的仙河,跟我的疏离,远远超出一种想象。”

    此次请假赶回仙河,任增颖说,她是为了一段友情而来。2014年9月6日,中午11点半左右,在东营仙河镇的高速路出口,她默默得迎接了北京绿家园“2014年黄河十年行”的朋友们。 

 

2010白鹭在黄河入海口

 

2010黄河入海口的等

    孤北水库周边湿地现状,人工改造的力量是无穷的

    驱车从到仙河镇西北的孤北水库,这周边昔日是观鸟者们的天堂。

    2012年及2013年12月初,外地的观鸟者们开始感觉到了异样,在孤北水   

    如今,库里发现了白鹤。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水库的水位已经足够低,二是水库周边适合白鹤觅食的空间减少。

    这片湿地的损毁速度是惊人的。“黄河十年行”的同行者们站在这片正在被改变的天然湿地深感痛心。

 

                                     湿地在开挖(任增颖拍)

 

                                        记录(任增颖拍)

    站在这片被改变着的湿地边,领队赵连石给大家讲解了“水漠化”的概念。所谓水漠化,就是与土地沙漠化和石漠化不同的土地荒漠化类型之一。人为造成湿地中的生态系统受到重创,水生生物栖息地繁殖地遭到破坏,食物链断裂、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冲击。生态系统自身原有的解毒净化功能失效。目前,官方、民间、媒体等宣传都较少出现“水漠化”字眼。

 

                                                湿地成了盐池

                                                  铁架林立

                                                  又是盐池

                                   如果不开挖这里的湿地是这样的

 

                                    湿地蓄水湿地(任增颖拍)

 

                                         湿地盐池(任增颖拍)

 

                                        湿地盐池(任增颖拍)

 

                                      湿地盐池(任增颖拍)

    我跟仙河镇一个承包了大片天然湿地,并人工引上海水,搞生态养殖的当地老板聊天,他说搞养殖比建化工厂要环保多了。

    显然他并不知道湿地为何物。如此生态养殖,生态盐田?还不如说是,“人为海水入侵,人为毁灭湿地生态系统。”

 

                                  黄河入海口所在的湿地已经是这样了

                                               这里曾经是湿地

                                                  湿地开发后

    建在湿地之上的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化工污水向哪儿流?

    从2010年8月,“黄河十年行” 第一次来到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为了建工厂,天然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土被挖了后一车一车地被运着。

    五年来,我自费往返与此处上百次,用镜头记录这里变迁的过程。

 

                                                五年的记录

                            这里是黄河入海口所在地(任增颖拍)

    在与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千二管理站仅仅一路之隔的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内,我们看到了“新大陆”。

    这是前几年由于诸多因素并没有观察到的问题。下图几处明显的化工污水明渠排放的现场,不知何故现在已经停止排放。但之前化工污水流过的痕迹清晰可辨。

    我发现这片污水排放水域的过程是这样的。2013年12月初,她再一次利用周末时间来了解化工厂恶臭气味的分布情况。

    当时,这里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我无意中走到人工运河边看水的颜色是否正常,这时,有两条小鱼向我脚旁边的水岸边游来。

    正当我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两条鱼的时候,其中一条鱼忽然摆动着尾巴,然后慢慢不动了,另外一条鱼则游走了。感觉很异样,我再一看,那条鱼已经死了。我接着走向当时的工棚,问了一个施工者,他的回答让我更吃惊,“这里死一条鱼算什么?夏天的时候,经常是一片死鱼。”直觉告诉我,这河里的水质有问题。

 

                                                化工厂旁边

                                                化工厂边的水

                                                 生命的抗争

                                                     何为污染

 

                                          记录(任增颖拍)

 

                                           记录(任增颖拍)

 

                                              记录(任增颖拍)

 

                                                  水就是这么黑的

                                                井里的水

                                                 扔一块石头

                                               工厂旁的湿地

                                                  工厂旁的河

 

                          建在黄河入海口的湿地上(任增颖拍)

    这个临港化工园区,从2010年3月第一个化工厂未经允许投产发生事故之后,污染的事儿就没断过。尽管各路媒体曝光过多次,问题依然存在。如果用句不算恰当的话来形容,是“坚持不懈”,努力投产,在扩建的过程中产生了诸多的生态、环境、社会问题。

 

                             2010年在黄河入海口的湿地记录

 

                     2010湿地上刚刚有拔地而起的化工厂时是这样的

 

                                           2010湿地中的动植物

 

                                              2010入海口的湿地

 

                                           2010我拍,我记录

    五年的时间,黄河入海口湿地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中科院研究员谭嘉欣在接受“黄河十年行”采访时说:“渤海湾衰竭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水质、过度捕捞,还有生物链的破坏。

    谭嘉欣说:因为我的研究是工业污水对水质的影响,所以主要是采了一些抽样,看看工业污染河流,湿地的情况。测了几个点,特别是滩涂贝类的捕捞情况。比如说,水质稍微好的库东的那一片,它的年产量,一个月有五百多斤。但是,相对水质差的情况,一个月只能有一百多斤。

    那个化工园区对海洋的污染,老百姓说肯定会对贝类有影响,但是具体影响到什么程度,大家很模糊,完全没有所谓的科学的说法。

    谭嘉欣说:我很感兴趣的,也是一直在讨论的,是仙河镇人民对这个化工厂的态度。

    现在,仙河镇的居民有三分之二是油田的职工。我走访了很多新港周边的一桩西采油一队,采油六队,采油七队、八队,了解到很多油田职工对化工厂的态度。应该说,他们内部也不断地向上级领导反应化工厂情况。

    比如说化工厂南边的一队。我了解到,很多女职工怀孕了就脱岗。因为离化工厂十几里的海上钻井平台,都能闻到毒气的味。这个情况非常普遍。

    2007年以后,这个情况也在一级一级向油田的领导反馈。

    他们也说到,2013年,他们自发组织一些所谓的上街、游行。可是,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比如说领导收到通知说,第二天可能会有行动。他就跟下面说,明天大家安分点,管好自己的人。

    所谓的环境维权,一是因为涉及到自己的工作,一是单方面很无奈,油田毕竟是一个企业,没有办法来跟地方政府进行一些全面的沟通。只能是力所能及地协助政府,很难能全力地去说跟化工企业解决污染问题。

 

                                    2011三大重要之地于一身

 

                            2010保护区与化工企业一门之隔

     成为山东蓝色经济园区的这里,鸟虽然不多了,可是大牌子上的身份却在不断地增加着。只是自然保护区的大门口,去年还是远远地看到有工厂。2011年化工厂就建在门口了。

 

                           2011年自然保护区的大门口盖起了厂房

   不知是何故,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一千二管理站的门牌在2011年12份前后被消失。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是当时大门牌遗留下的桩腿。

 

                                        保护区成了军事管理区

                              济南军区黄河三角洲综合训练基地

                                 从军事管理区出来的车依然繁忙

                             我们站的地方原来是自然保护区的大门

                      原来大门两旁的柱子还在,对面的工厂已具规模

 

                          自然保护区大门的桩子还在(任增颖拍)

     东港村边兴建了一些临时住房,此处一千二管理站的桩界也被消失。偶尔能见到的保护区指示牌都已经年久失修,字面模糊不清。因为正在修路,刁口河黄河故道入海口和神仙沟黄河故道也都无法靠近了。

 

                  2013 黄河入海口处,也立着这样的牌子(任增颖拍)

                 

 

               今天自然保护区牌子上的字已经看不清了(任增颖拍)

 

 

                            还有人在乎这个牌子吗(任增颖拍)

 

 

                     曾经(任增颖拍)

 

                                 没入草种

                       一边是没有开发的湿地,一边已经成了养殖场

    在保护区对面,化工厂区之南面,有一片完全被人工海水入侵的区域。据说为了搞所谓的“生态养殖”。这片区域之前也是芦苇湿地。

 

                                            2010红地毯子

 

                                     2010黄河边人家

 

                                             2011等待

 

                 2011有人问:以后还敢吃养殖的海鲜吗?没有人回答。

 

                      养殖的卖不出去,全改盐池了(任增颖拍)

    在去往东营港管理委员会办公大楼的路上,我们见到了成片填海造地的区域,填海造地,建设新的防潮大堤,已经成为那里的“风景”。原来当地百姓们可以赶海的滩涂潮间带已经不存在。

 

                                   2011水中鸟在寻找食物

 

                                   2011若大的滩涂只有它俩

 

              仙河镇周边新港城的“新貌”—未来会是怎么样? (任增颖拍)

    如今的黄河入海口所在地仙河镇,跟五年前的已经判若两镇。随处可见的都是变化。海星村西北边到海港原来的老路旁边,新建了成片生态盐田,施工的车辆依然在勤快地工作着。原来一望无际的绿色风情,如今被红砖砌成的盐田替代。没有人知道,如此的建设要到何时停住。如果盐池再不景气,母亲河黄河向大地最后的吻别处,又会是何种模样了呢?

 

                                             盐池(任增颖拍)

 

                                在建的盐池(任增颖拍)

    位于镇东的几个村子已经被拆迁,新的楼房正在拔地而起。据说是要把东营港化工园区周边的村民及职工搬迁到新的楼区。

                                             新区(任增颖拍)

    2011年参加“黄河十年行”的《时代周报》记者严友良在应绿家园媒体调查之邀写“自然保护区媒体调查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调查”时,写了一段黄河三角洲历史与近况:

    2006年4月份经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省级经济开发区——东营港经济开发区;2009年11月23日,国务院又正式批复《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规划》。

    随后,在招商引资的发展驱动下,湿地周边开始大建化工厂。而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的矛盾,也在这里凸显出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发现,身边的国家级自然 保护区正在遭破坏——新建化工园与保护区仅一路之隔,保护区里的土被挖出运到化工园填地;以前时常光顾的珍稀鸟类在减少,空气质量越来越差。

同样是在这片保护区的土地上,一场以“生态旅游”为口号的建设运动如火如荼。鸟岛,湿地游船,旅游饭店等等一大批人工项目纷纷入驻,一家名为“美芦公馆度假区”也坐落期间。如影随形的是,一辆辆装载着土的重型车穿梭于自然保护区之间……

2011年9月14日,严友良在黄河三角洲采访东营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团工委书 记巴海峰时,他还向记者介绍:在2006年全国清理开发区的时候,山东省之所以批复东营港经济开发区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改变河口临港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利 用的现状,改变东营市“沿海的城市不见海”的境况;二是为山东省西北部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开发区规划控制区232平方公里,远景发展区466平方公里。巴海峰向记者强调,他们将向上海金山区学习,希望将东营港打造成一个集“工业园区、港口和滨海城市”的现代开发区。

    2009年5月,东营市拿到中国石油化学工业协会授予的“中国石油化工产业区”招牌——这也是该协会颁发的第13张国字头招牌。2009年11月23日, 国务院正式批复《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规划》,东营港被规划为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建设的龙头和优先发展区。

    两者无疑又为开发区的建设填了一把火。

    “开发区将发展生态化工、现代物流、海洋装备制造、战略新兴产业四大主导产业。”当时巴海峰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全区在建和投产项目33个,总投资600亿元。”

                                               现代化养牛场

                                                      养牛场

                                              没有开发的湿地

                                  一马路之隔,是仙河镇的垃圾场

                                一个镇的垃圾,在一天天的堆在这儿

    在距离仙河镇东不远的地方,有两处自相矛盾的地方。路北是仙河镇内的垃圾露天焚烧厂,路南是新投产两年多的规模化澳亚奶牛场。仙河镇内的居民,如今从多年前对垃圾焚烧的抗议中转移注意力,开始对奶牛场的牛粪味产生集体抗拒,甚至有网友建议给奶牛培训如何不污染环境。

    但大多数居民,并不知道奶牛场和垃圾场的距离有多远,他们仿佛也不关心这些问题,只知道在闻到恶臭味道的时候不断的在网上抱怨、指责,很少有居民能有建设性的行为。

    这片区域往东的土地同样也产生了大面积的湿地水漠化问题。成片无法算计面积的天然湿地被人为改造成为盐田和养殖池。

    中科院研究员谭嘉欣告诉我们:“很尴尬的一件事,东营市政府自五月底提出了一个东营市重点区污染整治行动。6、7、8,三个月。而就在政府花大力气一定要治理空气污染,不允许出事时候, 8月11号有来了一起事故。而老百姓并不关心,或者说,关心也没用。

 

                                        2010黄河十年行出发啦

 

                                   2010这就是黄河入海口的湿地

 

                                2012黄河湿地里的生命(宋文摄)

 

                           2012 黄河从这里走向大海(宋文摄)

 

                            2012这里的颜色是多样的 (宋文摄)

 

                 2012黄河三角洲湿地,这里是自然保护区(宋文摄)

    带着从黄河源头一路走来的种种感叹,对黄河大美的感悟,对我们人类让母亲变了的模样的遗憾。2014年9月6日下午17点“黄河十年行”走到了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黄河入海口虽然不是第一年来时的黄河与大海的汇合处,那里已经被油田管理了,但每一个走到这的人还是依然激动。

 

                                  入海口处((任增颖拍)

 

                                  黄河口

                                黄河从这里走向大海,风尘中的留念

                                         走到了,不容易

    黄河入海口,我们来了。

    保护区管理站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必须在18点半之前出来。

    在黄河入海口处, 2014黄河十年行”从源头走来的六个人,说的话几乎一样:黄河太美了,大自然的杰作;黄河,灾难太深重了,我们还要怎么毁她;要想纪事黄河,真难。

                                     2012黄河三角洲的海边

 

                                     2012风中的黄河三角洲

 

                                          2012弄潮儿

    时间很紧,天色已暗,风平浪静的黄河入海口我们久留。

 

                                             黄河从这里走向大海

                           车上拍到的这照片,让我们怎么理解呢

    晚上21点,我们到了“黄河十年行”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采访的仙河镇范建玉家。

    今年和老范联系,总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热情。去了后才知道老伴2013年冬天得了重病,身体一直不好。老伴病了,老范的精气神也受了影响。

 

                                    2013年老范和他的老伴

                                                 老伴儿病了

                                   这些照片让老范又打起了精神

                               明年见

    我们把去年拍的照片送给他,跟他聊了些家常。知道门球他偶尔还去打,可是家里离不开人,没有以前那么“长”在球场了。

    问了后我们知道,他对仙河镇的污染依然没有什么要说的。问他有没有闻到不好的味道?他说没有。问他污染企业这样下去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健康。老人也说还没有感到。其实,老范只是仙河镇大多数人的代表。

    说了些祝福的愿望,我们不能再打扰,和老范告别,约定明年再来。

晚上,在和“黄河十年行”的朋友聊天时,我告诉他们:现在仙河镇湿地规划建设得太厉害,鸟类的迁徙和鸟类的栖息地都出了很多问题。我同在的关注点转到了“海水江豚”的保护。

 

                                               海水江豚

       “海水江豚也是江豚”这个宣教科普活动,2014年6月到9月在山东沿海不同海岸带搞了两个月的现场的调研。确信山东沿海的滩涂和潮间带都有很多问题。这里面还牵扯到更多生物多样性的问题。所以我希望将来,海水江豚保护要提到一个高度上来。因为淡水江豚已经快灭绝了,加起来不到一千头。所以海水江豚保护是我下一步持续关注的重点。”

    一个对化工污染义愤填膺的仙河居民,问我,“小任,那你为仙河镇做过什么?”我确实没做过什么,即使做过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曾经在仙河,与我交流最多的朋友莫过于那些美好的大自然中的精灵们。那些羽翼纯净美丽的飞鸟,那些葱葱郁郁的绿色风情。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在太多人从来没有珍视那些美好,在一些高涨着征服自然的斗志下,那片天然湿地的前尘往事已然成为了没有人记录的历史。

    曾经有个仙河网友的名字叫“山可”,他告诉我他的寓意是:仙河的仙去掉人字旁只剩山,河字去掉三点水只剩可,剩下的未来就是山可。“以人为本,黄河之水“。仙河镇的名称由来传说,是因为这个镇湿地周边经常见到仙鹤,这里的神仙沟曾经是母亲河黄河入海的必经之路,结合起来,”仙鹤黄河镇“,简称“仙河镇”。

    现在以后的仙河镇到底是人与自然和谐?还是人与自然同步受到伤害?

    四年前,依托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涂鸦了一下自己当时的心情《作别仙河》

 

作 别 仙 河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孤北水库的云彩。

那神仙沟畔的槐树,
是晨光中的姑娘;
波光里的靓影,
在我的眼前徘徊。

沼泽里的芦苇,
绿绿的在水中央招摇;
在黄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株薏苡!

而今那绿野中的一片,
不是湿地景观,是炼狱般的工厂,
残缺在天地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魇。

寻梦?背一个相机,
向蓝绿更青处游弋,
满载一船星辉,
在夜色斑斓里叹息。

但我不能叹息,
沉默是别离的孤寂;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明天的仙河!

淡淡的我走了,
正如我淡淡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近处是泛起白沫的昏黄。

    我和2014年“黄河十年行”,一行人在东营黄河入海口告别后,对于黄河的明天心中有很多期许和怅望。

    道法自然。

 

                                  2014年9月6日黄河入海口的落日

                                          湿地风情(任增颖拍)

                                     东方白鹳(丁洪安拍)

    明天,“黄河十年行”将结束第五次行走母亲河。让我们再一起回忆一下这18天在黄河边的行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