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绿家园环境记者沙龙速记

  • 打印

时间:2018年12月13日(周四) 下午

地点:北京理工大学国防科技园2号楼4层经济观察报社

主题:2018年12月绿家园环境记者沙龙

主讲人:郭翎

主讲题目:《海棠与北京植物园》

 

    汪永晨:这次是我们去黄河河滩,不同的专家对这件事情发表不同的看法,她是特别坚定找了十多个院士要签名留住的,但是被打压下来,最近大家还在努力之中。秀兰(音)我们这个小老太太的她是北京京郊菜农,地铁二换线上她可以认识20多种植物,我们每个星期有个乐水行,她是我们领队,一路给我们讲北京一年四季的植物,特别专业。

    这位是中青报记者,她特别能写,每次我们乐水行完了都会写一篇大文章。今天都是我们老熟人,王建(音)是我们中国的水专家,对中国水系有非常深的造诣,记者们特别喜欢采访他,可以得到很多的东西,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现在移居加拿大了,不和中国玩了,临时回来,我们乐水行特别需要他。这个是从网上看到我们这个组织再做的事来加入的,那两个都是我们工作人员。那边还有一个打电话的是一个文化学者,做西方文化的推广,今天讲的比较专业,特别对植物在秀兰带领下兴趣越来越浓厚,认识的植物也越来越多,虽然是普通的老百姓,但是现在街边上的植物在秀兰带领下我们差不多现在都能认识,也不容易。我就问郭总讲,说我当然想讲海棠,我说你给我们讲讲北京植物园,我们这几个人都是老北京,北京生北京长。那我们就鼓掌欢迎。

   

    郭翎:今天汪老师让我讲北京植物园,我就想给大家讲讲什么是植物园,从深的地方讲,怎么深怎么讲。

    IABG是一个国际植物园组织,它对植物园的定义是一个向公众开放的里面有标牌的原地叫植物园。有一个《植物园物种保护战略》,1989年是这么定义的。维基上植物园是一块展示植物的地方,并且每个植物上有标牌。其实植物园对我们来讲很多是植物公园,不是植物园。植物园应该有植物标牌,所有的活动、研究活动都是以植物为研究对象的,而不是说现在有很多苗圃上来就挂一个植物园,那个不是植物园。

    另外一个国际织物组织BGCI,现在由英国皇家园艺协会他们来做,这个组织比较活跃,他给植物园的组织定义,2000年说在收集地区,植物并且记录、管理,用于植物研究、保护、展示、教育的机构叫植物园,除了有挂牌还有整个树的记录管理,这个是植物园和其他公园不一样的地方。其他公园可能就对一个古树进行一些有档案的记录,作为植物园从引种到栽培都应该有纪录。

    植物园在全球的使命有很多,防止全球物种及其遗传多样性流失,防止自然环境进一步退化,科普使公众认识到植物多样性的价值以及它们所面临的威胁。以实际行动改善全球自然环境,努力实现世界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最近又有一个比较新的理念,就是防止对应气候变化。对应气候变化我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放在植物园日程里面。前两天刚刚从墨尔本回来,就是BGCI和墨尔本植物园重新组织了一个联盟,应对气候变化的植物园的联盟,这个联盟里面有人专门讲墨尔本的水,原来我以为墨尔本的水很容易随便就能喝,但是他那个叫BRICK那么一个地区,这个地区的水之是海水和淡水交汇的地方,不是湖,就是整个那个地区的地下水都是咸的,和我想的又靠着水边又有水,不像我们黄浦江,黄河入口都是淡水就冲过去了,它基本是交融的,所以那块的水是不能喝的。他们给我们讲降雨、蒸发、浇灌整个的过程,咱们北京实际挺危险的,整个降雨和蒸发还有浇灌北京可能每年亏了500毫米,每个城市亏的不一样。

    植物园的工作就太多了,有树木栽培学,就是怎么把植物养好;城市规划也非常重要;资源配置、土地利用等等,可能比这个还多,植物园不像数学家、物理学家那样躲在屋子里很容易把自己的那点事干了,植物园的事是需要知道特别多,这个学科现在南京原来老园长贺善安和我们老园长张佐双写了一个《植物园学》,这是世界上第一本以植物园为学科的书,涉及的不光是这些,比这个还要多,是个非常杂、融合的,底蕴非常大的。

    植物园定义刚才讲了一大堆了,但是每个植物园都有每个植物园的定义,有适当的名牌、有一定的科学依据植物收集区。植物园大家经常去,东边有一块树木园,整个人工湖那一条是树木园,西边有很多专位园,每个国家的树木园分类系统不一样的,我们是按克劳奎斯特系统分的,它不需要标本搬来搬去。种植必须按着系统搬,所以我们一直延续着克劳奎斯特系统。完了还有和别的植物园的交流交换,种子交换是植物园的传统项目,每个植物园都有一个种子交换室,收集的种子和处理完以后,出一份目录,把这个目录给各个植物园交换,这是世界型植物园都这样的。但是这个东西需要人力、财力又不见成效,所以现在越来越弱了,但是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因为我们的植物不是说从每个植物园上才下来的,再收拾再给人家交换,它是需要有一定地理信息系统,就是每座山上的分布,每个海拔多少那种。因为植物园大家都知道很多东西收集到一块儿以后,很可能同属的植物种子种在一起,很可能它爸就不是它,是一个杂交种,所以很少用植物园的种子采完去交换的,基本是原生性的种子交换,这是一个很费事但是又很需要经验又很有用的工作。

    还有收集区的维护,大家知道植物园几百万的人工费,整个植物园的临时工人工费就几百万,现在五险一金一交又得多少钱,咱们国家的标准还不一样,公园系统要求特别细,不能有虫子,不能有这个那个,很多国外植物园虫子咬了就在那儿放着,这是一个自然生性,但是我们不行,必须人为干预,去打药,保证尽量健康。但是病虫也是生态的一部分,这是不同的理念,要求很多人干活,一片草修平了不行,必须得是一种草,反正挺滑稽的,但是又不得不去。传承是这样,领导的想法也是这样,你如果去中南海的话更可乐,是当兵的去管,所有底下回到大自然的叶子一点不能留流,所有下面全是干干净净的,但是等于没有肥料回归大自然了。

    那次咱们在争论有很多国家林业局的人不是真的为了钱,他是理念不到,包括那个老头,我一说他肯定得最后反过来,果然他反对。第一他觉得国家投了这么多钱,第二一直在说国家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他理念没到哪儿,没觉得这个生境需要保护,比钱更重要的。包括一说拦坝保护7个亿,他就说7亿太多,该挖就挖。并不是说这些深坏,是理念的,问题,理念需要一点灌输。

    其实植物园还有一个标本馆,一个植物园好坏的标志有一个标本馆,我们为什么老要和南植合,因为他们有一个亚洲最大的标本馆,评价一个植物园的时候我们一下就可以壮大了,他们的植物园你们也看过,很快的,如果他们的植物园有我们这个庞大的话,他们也非常美的,两个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世界水平。我们只能说我们景色世界水平,人流量是最多的,但是植物分类研究方面确实没有功能,这个确实是一个缺项。

    还有对植物进行监测,尤其现在气候变化,就像竺可桢的日记一样,不光有人文的,读着读着特别好玩的,谁谁谁来了,非常生活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记录多少年的物候的,通过他这个物候已经发现咱们秋天从那时候到现在已经推迟了20天,花的开花提前了5-10天,说明气候变热了,地球变暖和了,这是植物园很大的一个功能。我们还有一个监测系统,测有机化合物,我们植物园永远是北京最低的,但是测点在我们那儿,我们撤了影响整个北京。

    还有对公众开放,不开放不能叫植物园,不管收不收钱才叫植物园。还有进行科普教育,这是植物园很大的功能。还有适当的记录,对植物进行研究,包括物候研究、栽培研究等等很多方面的研究。

    这是不同州植物园的比例,黄的是欧洲,植物园起源于欧洲,所以它的植物园是最多的。蓝的是亚洲,亚洲发展最快,因为中国发展最快。最近建设部有一个绿色城市必须要有植物园,很多领导不知道植物园什么样,就拼命建,建完就是一个公园,但是它有。淮南植物园的人认为植物园门槛应该比较高,科学院他们的标准只承认160多个,我是中国植物园学会植物园分会秘书长,我们统计200多个,所以这中间有很大的差别,就是一个概念的问题,什么是植物园。

    再介绍一个世界上最早的植物园,帕多瓦植物园,这个植物园是1545年建的,2公顷,所有的种植床是几百年的种植床,一直种这个东西,这个是珙桐,这是当时威尔逊说中国世界园林之母的那个人到中国来就是为了珙桐而来,这个不是濒危的,三峡淹什么和它没关系,珙桐不是濒危的,已经发现了大量的分布。但是它的美丽让最早的传教士告诉欧洲人,欧洲人一知道这个东西很漂亮,其实最早不是威尔逊发现的,是法国人还是欧洲人发现的,但是因为英语的传播程度,大家都认识威尔逊。当时一个苗圃一棵树市场价值30英镑,据说当时能买一个房子。所以为了这个利益他才跑到中国收集他的种子,完了给这个苗圃发展,这个是非常漂亮的。但是是亚高山的东西,下不来。

   

    提问:植物园有吗?

   

    郭翎:有不止一棵,我们先先后后引了几十棵。

   

    提问:在清华看到。

   

    郭翎:北大、清华都是我给他们电话号码,河南一家苗圃专门研究珙桐。

   

    提问:什么时候开花?

   

    郭翎:5月左右,其实最早开花是西南郊苗圃,他们有最大的,但是被西四环占了以后移到我们这儿移死了,特别大的一棵树移死了,我们现在开花的是河南引过来的那棵,06年时候北川给奥运会送了很多,又给我们几十棵,就活了一棵它如果根扎下去就好办,我们年年给它保护就全包起来过冬,根扎下去以后每年都能开花,每年招很多人。

    但是意大利这棵树已经死了,因为怕热,这是我们老园长当年照的,我到那儿找这棵树,找了半天没找着,他们园的人告诉我已经死了。

    植物园组织优IABG、BGCI这两个是最大的植物园组织,我估计下一个有一个对应气候变化的联盟,就是我们刚刚成立的第三个植物园组织。国内的植物学会植物园分会,我们这个叫植物学会植物园分会,是民政部挂号的,中国植物园联盟别看这么多大头在支持,但是民政部没挂号、没同意。中国植物园有科学院、建设部、林业部、教育部、卫生部、民办的,我们属于建设部的,一般城市归绿化局管的都是建设部的,教育部的是教学植物园,卫生部的中草药园都是卫生部的。民办的特别值得说的是陕北、陕西,黑龙潭、卧云岗植物园,起源都是两个非常有名的庙,当地人扬眉吐气已经有很多钱了,但是办这个时候不是这个钱,是庙里很多周围的香火钱,把这个钱弄在植物园上,这两个植物园的人年年参加我们的年会,老人已经去世了,儿子还在参加,有一个老头是他们当地技术局,先是帮黑龙潭后来帮卧云岗,帮了一辈子植物园标准就是我们在制定但是还没有制定成。植物园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就是具有丰富而有特色的植物收集,很多植物园就等于我们的copy,没有自己的特色。完了有研究、有科普,我们科普馆的馆长王康(音)年年跟着科普专家到处讲植物园、讲植物收集,还有服务还有国际交流,这几项才能评价一个植物园好坏。

    这是帕多瓦植物园1545年,左边这棵是悬铃木,这里面黑黑的,六面一幅特美的女人像,半裸的,很漂亮,意大利人雕的,这种地方他也不放过,特别漂亮,非常漂亮,那种感觉特舒服,这六面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像。根据植物的皮就有一层是活的,中间和外边都是死的,上面雕了一个女人像。一般大家跟着旅行团去玩,我一般找植物园去玩,各种各样的玩。

    比萨大学植物园建于1544年,按理说应该比那个早一年,为什么那个大学是第一?它搬家了,搬家了以后又搬了一次,所以在那个地方建了就变成晚辈。这些植物园都是当时为了解释《圣经》上的植物。

    这是我们当时做国家植物园规划时候总结出来的,什么叫植物园,什么是最好的植物园,就是它收集的植物,它的科学研究、学术交流、园容建设、科普教育,邱园做到极致,基本每个都占世界第一,这种不是百年老店,是二百年老店,植物园是一个积累,我们领导老拍脑袋说咱们建世界一流的植物园,这是积累,他们收集活体植物种类3.3万,收集标本种类700。

   

    汪永晨:咱们和南植加一起呢?

   

    郭翎:我说的是南植,我们没有。然后他的种子库、实验室等等,包括他的园林学校,他们是四年制的,但是他如果从那儿毕业的话,全世界各地植物园找工作都没问题,我们有一个人就在那儿毕业的,把已经是硕士了,又跑那儿读了这么一个学校,回来又读博士,他的同学基本上就是世界各地植物园都有他们的学校。

    他们的保育,这个东西是已经消失了,已经没有了,但是岛屿上面有个生物老师,人家给他揪了一个枝给他,他是学过生物的,知道这个东西已经每了,当时就把这个种子给邱园了,邱园就播出来,右边是播出来的,发现叶子不对,刚出来是这样的(PPT),后来长出来是这样的,等一开花发现是异形叶,就是这么一个东西。等于这么好的东西,大家一想到的就是邱园,我送给邱园就能琢磨出来。

    左边是他们的标本馆,很少有灯,它的标本怕灯照,电越少越好,省得着火。整个系统变了以后700万的资料就得搬,中间是图书馆,左边标本馆是50年建一栋新的,已经建了四五栋了。右边这个东西是96年在堪培拉90多公里的地方发现的新种,现在大家对植物园越来越熟悉了,发现新种很难的,里程这么近的地方发现新种,不到一百棵。

   

    提问:叫什么?

   

    郭翎:瓦兰外松(音),当时我们去悉尼植物园,种在植物园,但是锁起来,只能隔着笼子看,到2000年就可以对外销售了,这是我2013年在邱园的时候已经大量繁殖了,它的园艺水平也很高,这个是我们冬天接管子,管子是热的,把它放里面衔接的非常好。

    我只要去植物园就去他的预备温室去看,他有21的气候型,我们只有一个,这是代表一个水平。

    这是德国柏林大莱植物园,也是非常大、非常古老的植物园。

    密苏里植物园是美国最好的植物园,阿诺德密苏里是最好的两个植物园,标本最多、书最多、收藏最多,刚才说的BGCI、IABG的头基本上都是这些植物园来来回回换,要么是邱园,要么就是墨尔本,要么是密苏里,解决他们来来回回换,中国人是IABG的秘书长,华南植物园的,偶尔可以加入里面去,因为这个系统是人家的系统。

    澳大利亚我们植物园,这是悉尼植物园,澳大利亚皇家植物园,因为只要是皇家的就是国家植物园。

    还也莫斯科总植物园,这是1950年刚刚解放以后,50年代一直在学他们,现在咱们植物园的体系也是在学他们。欧洲是园包所,植物园比植物所大,俄罗斯、苏联系统是所包园,一个所底下有很多园。莫斯科总植物园这帮人非常厉害。

    这是植物园的另外一个例子,这是南非的一个植物园,这种苏铁只剩下这一棵了,还是雄的,永远找不着新娘了,找不到媳妇,只能通过无性繁殖,在邱园有一棵,大家怎么在自然界再找着一棵。

    植物园除了植物种还有品种的资源库,这是冰岛雷克压未可的大黄资源圃,大家对欧洲熟悉的话,欧洲酸的那个味道就是这种。

   

    汪永晨:开的花什么颜色?

   

    郭翎:好像是黄的。

   

    汪永晨:青藏高原很多大黄和这个一样吗?

   

    郭翎:是一个属的,作为食用的有30多个品种,因为是草本,所以年年都要收集。这也叫植物园,实际上就是一个苗圃,但是他收集五六千个品种,有一个是他女儿起名的,还有一个是最大的,它也叫做植物园。

    但是植物园最大标志就是牌示,如果有人揪,他会去补。这个你可以看出通过所有这一批都是这个号,这是哪个科的,它的属名、种名加上它的品种名,包括这个是,这个是它的地理,NW35,它是网格化的地支图,你就找西北边第35区,就找这个植物。而且这个已经到什么程度,你到他网站去点,每个植物都可以点,你点了那个点以后,它的所有的因袭都在上面,就和这个一样的,你再深入还能找到更深的东西,这才是一个网站。我们也在建网站,但是我们没有后台的东西,没有这种记录,中国人对档案不是特别重视。

    这就是ARNOLD植物园的网站,每个一点他都告诉你这个是哪年的,号是什么哪个科哪个属都写的非常清楚,这才是科研,虽然简单,但是得连续。

    现在该讲讲我们植物园了,我们植物园是1957年有十个还是十一个院士,联名给毛主席写信,说我们应该像苏联一样有自己的植物园,毛主席真是给批了,批给当时的办公室主任习仲勋,完了以后就建了植物园。后来我们再找院士又签了一次字,这次想把两个园合在一起,这个院士签字又批给习近平了,等于儿子又接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成。

   

    汪永晨:没给签?

   

    郭翎:签了,请当时的科学院院长还有当时的市长办理,就跟两个人跳舞似的,他跳他不想跳,突然他跳他又不想跳了。北京的副市长一届换一届,换到最后都不知道该谁负责了。中央督促过几次,结果找不着人,现在我们南北两个植物园只有说当时建的是北京植物园,从来没有任何文件说这两个植物园分开,咱就挂一个牌子,但是现在这个牌子还没挂。

    从他设计的理念就发现,一个植物园的设计,短期、中期、长期设计,尤其长期设计是变化的,当时是为了经济,有很多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到2002年我们又开始进行植物园规划,2010年又开始进行植物园规划。现在就是这么说的,但是非常笼统,每个植物园你要去看他们植物园的一句话的介绍,都非常经典。我们就找不着特别经典的那句话。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我们也是一个收集的植物园,这是我们当时所有人在讨论,所有人都说任务是什么,完了我把所有的任务都堆在一起咱们接着讨论。但是植物园还是收集中国北方的,现在扩大到世界北方的展示、保护,进行生物多样性教育,为北京市推广新植物,这几年我们野生植物保育和推广新植物是两条腿,大家保育这条腿是短的,保育基本就是我们几个课题养着自己觉得植物园应该干的事。

    这是当时十个年轻的科学家上书毛主席的信,现在活的可能没几个了(PPT),董宝华(音)已经90多了,这是我的老师,什么叫望其项背,知识的丰富程度挺恐怖的,跟这些老人在一起就觉得咱们干吗呢。我随便举个例子,我们坐着绿皮火车到一个地方,我买个特别难看的梨,上来他就告诉你这是什么品种,特别好吃,脱粉什么全给你说了,开着车大家都在睡觉,他在盯着,到一个河上游是什么,左边是什么,下边是什么,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们种子处理,每次一打电话,你放水里多少你怎么,他所有种子都自己处理,这个知道的特别多,天南海北什么都知道,现在这种人越来越少,全跑SCI去了。

    1956年财政部曾经拨过560万,后来三年自然灾害就冻结了,当时560万是特别有钱了,现在我们的院长、园长一见到人家就老说这个,该解冻了吧,解冻了现在是多少钱。现在我们红线是653公顷,对外开放就200多公顷,现在这个红线已经被人占的乱七八糟的,部队的、养蜂所的,占的乱七八糟的,包括建筑,还有林场,后面很大一部分被西山林场占领。

    1958年总规划分南北两个园,一个植物园两个区,我们这部分是展示区,他们那部分是科研科普区。这是老植物园,南植原来编的这些区,我们早就变了。1982年的规划,只有这版是经过批的,后来因为红线的问题老也批不了,规划时候必须划出红线,这是我们现在植物园的大概情况。1989年又一版,目的也变了,什么都变了,一代代在变。这是2000、2005年的版,但是每一版报上去规划局都不好给你批,因为我们在诉求里说我们丢失地什么,人家不好给你做这个裁判,这个到底归谁,那个到底归谁,因为很多是中央单位占的。

   

    汪永晨:邱园会有这么多版吗?

   

    郭翎:每个植物园都有近期、远期和长远期规划,到一定程度会重新调整,但是长远期很长,十年二十年,一般植物园按照他的规划一直走。气候变化这些可能有一些变化,但是都是按照最终的设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干深干好,三天两头变是干不好。

    这是我们植物引种,我是2010年做的这版,当时12000多号植物,现在可能两三万了,从这个就可以看出和引种有关系,这些年给了很多钱我们拼命引。

    这是普查之后植物园占的植物的数量。这是我们古树,植物园有很多古树,一百年以上就是古树,三百年以上是一级保护的,我们有很多这样的古树,每个古树应该有自己档案的。这我们植物园一级保护、二级保护的一些植物名录。现在我们除了有花,我们还有历史遗存12项,不说别的,卧佛寺,我觉得其实是西山最重的一个东西,确实是元朝时候存在那儿,是一个真东西,不是建来建去的东西,不是补来补去的,是元朝的一个东西,所以那个应该是国家保护植物。还有北京保护、海淀保护的,像梁启超墓、孙传芳的墓,我刚上班时候办公室就在孙传芳祠堂,我印象有个人自己就来了,是他儿子,是巴西哪个大学的中文教授,他回来是把那个房子正式交给植物园的,等于那个房子已经是植物园的,结果后来变成素菜馆了,但是后面还有他的墓,当时孙传芳因为谁打败仗了,把他的一个将领毙了,结果孙传芳被他女儿枪杀了。这事最后哄动一时,宋美龄把他女儿变成自己干闺女,把这个罪给赦了。我们走到卧佛寺路上还有两个华表,一般只有有国级的才会有华表我才知道有个叫张绍曾的,当了三个月还是几个月的总统,西山这个风水非常好,是活人死人都愿意去的,梅兰芳也在我们山后面,马连良也在我们山后面,那都属于非法的,五六十年代家里自己买块地埋在那儿,这片地方是一个文化非常丰富的地方,除了植物非常丰富,文化也非常丰富。大树、古树,从卧佛寺往下走,北京市树之一就在那儿。

    现状接待游客400万,我们目前是AAAA级,这是我们导游图。我们月季园一千多个品种,这是月季园从上往下照的,我们一般开个大吊车,伸的特别高往下照。这个是有个中澳友谊园,南门有这么一个石头。这个老头我那天去的他家墨尔本,这老头88岁了,老头两个半小时从他们家开到墨尔本看我们,和我们玩了一天,两个半小时又开回去。真厉害一上车就觉得不是他,车开得很快。他到中国起码20次,无偿的给植物园起码10次,每次来都背古老月季品种,背了300多个品种。这一片是他的,这些古老月季品种把我们植物园变成一个世界水平。大家知道月季,拿破仑的夫人曾经有个玫瑰战争,当时英法两个打仗在海上,有一条船要把中国的月季带过去,他老婆特别喜欢月季,而且现在世界上都知道月季这么多品种都是中国把多次开花基因放进去才有现在的月季。但是现在月季和原始种中间有一系列的过程,我们只有原始种和现代月季,没有中间那部分,他就送过来,所以等于我们月季园水平是世界上领先的。无偿的,他自己掏机票钱,我们老园长给他住几天。后来老园长下台以后估计住还要掏钱,我们和他说了多少次别拿纸盒子放,检疫一看就知道或者是水果或者是什么,每次都拿纸箱子放,每次都被海关扣,我每次都得到海关拿这些东西,现在拿不出来,现在的人都已经成机器了。

    碧桃园我们最早是桃花,大概70多个品种,最早北京的春天是桃花节就是从这儿开始。这是我们很多桃花,各式各样的桃花。

    丁香园,就是在一进门右边有个丁香园。这是竹园,在卧佛寺西边,这也是北方收集竹类最多的,竹子和别的不一样,随便串根,所以这个品种和那个品种之间必须有一个水泥隔开,隔开它长密了还得给它全都挖出来重新种,挺麻烦的。这个是牡丹园,80年建的。这是芍药园,600多个品种,牡丹园400多个品种,算是北京最多的,但是景山比我们有特色。这是盆景园,经常办湛蓝的。这是绚秋苑,是我们树木园一得部分。它主要种秋天变色的树,秋天丰收,有很多南瓜。而且是以特别大的那种南瓜。

    这是海棠、栒子园,2012、2013年公园学会颁发的“中国最佳专类园”,这个里面80多个品种,因为像海棠有苹果属还有木瓜属两种。其实叫海棠、栒子园,还有栒子,因为亚高山东西不好长,所以品种不是很多。

    这是我们宿根园展示图,后来没按这个做。右边是宿根园,如果大家下回再去到这个地方看看。

   

    提问:边上是不是还有杜仲。

   

    郭翎:植物园有杜仲,但是不在这儿,应该在东边有一片。宿根园上面就是卧佛寺,比较特殊的后面有马褂木,也叫鹅掌楸。世界上只有两个种,一种在中国,一种在北美,就两个种,说明它的地理分割,进化的时候进化在不同的两个大陆上,特别好记美国马褂木腰是宽的,中国的是细的。北美马褂木在孙中山去世时候,中山陵很多很多国外人送的那些树,当时就把北美马褂木送来了。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位老师就把北美和中国的马褂木杂交。

    这是木兰园,这个地方中间现在全种的萱草,边上想做成地下蕨类的园。这是萱草,品种特别多,大概三四百个。这是梅园,樱桃沟入口是梅园,现在有一个梅文化区,陈俊云(音)先生是我们北林园林学院最老的教授,一辈子搞梅花,这里面把他的头像放在里面,等于是他的纪念馆。因为梅花是南京时代的国花,咱们现在没有国花,再早清朝是牡丹,当时牵涉到牡丹的产业,有一帮人在鼓动人大、政协的提案把牡丹变成国花,就快推动的时候,把我们陈先生都气病的时候,台湾人救了他一命,就说一国两制,应该从国花上看,你把这个变成了牡丹,台湾还是梅花,他这一封信写出去现在也不评国花了。但是梅花在北京长的不多,毕竟还是江南的东西。

   

    汪永晨:台湾的?

   

    郭翎:不是台湾,是南京政府的,国民党时代的,所以台湾一直没变是梅花,它是适合江南,北京人对那个不太熟悉,当它春天顶着雪开花时候那个味道香极了,有人专门用它的香精,整片花海咱们体会不到。搞梅花这帮人从来不去争,他说梅花就在那儿待着,不用争,那帮人特清高,梅的精神人家已经体会到了。而且是小乔木,涉及到苗圃生产占地比较大,不像牡丹赚钱比较多,梅花赚钱没多少钱,所以和经济还是有关系的。

    夏园里面东南门游客中心的后面,这里面夏天开花的有木槿等等。还有玉簪展示区,大概60多个玉簪品种,其实我们专门研究玉簪品种几百个都有。

   

    汪永晨:街边上现在都很多。

   

    郭翎:玉簪是传统的花,玉簪好玩的就是特别细的叶子,小棵就这么小,玉簪的变形特别多,世界上已经好几万个品种了,这是一个观赏群,这个群建了整个植物就能发展起来。玉簪因为咱们都没有自己的院子种得少,如果有自己的院子首选这个,而且它还特别漂亮。

   

    汪永晨:也能盆栽吧?

   

    郭翎:这些盆栽冬天都是绿的,玉簪是落叶的,不好看,盆栽的少,有小的,把玩的,落叶的,宿根花卉,自然生长。

   

    提问:冬天在院子里冻着没事?

   

    郭翎:没事。花卉分一二年生花卉,还有宿根花卉,一二年花卉当年就死了,宿根花卉第二年还会再长。

   

    提问:和映山红一样吧?

   

    郭翎:映山红是灌木,也有乔木,大乔木,不一样,一般高山上长尾杜鹃是。像云南那块大树几百年,特别漂亮。

    这是我们植物园按克劳奎斯特系统分六大区域,这是我们树木园几个分区,一般专业人员才看得懂,这是树木园上面针叶树园,就那几棵蓝叶子的云杉,应该是中国最好的云杉。水杉的故事就更多了。

    讲讲温室,我们老院长磕出来的一个,2.6亿出来一个展览温室,这个是植物园的一个明珠。

   

    汪永晨:文化革命时候都在。

   

    郭翎:这是九几年,老园子已经改造了,那是南植,那时候我们没温室。万生苑,这个是江泽民题的词,老觉得和以前动物园的名字差不多。一个植物园如果有了温室,就等于一下能增加很多,就等于把南方的也可以收集来了。你们没去过?

   

    秀兰:去过好多次,50块钱一张票。

   

    郭翎:这是双椰子也叫海椰子,它非常图腾的一个东西,右边这两个是它的雄花,左边是雌花,又形成了种子,它的传播是靠海水,飘到海岸再长起来,这是海椰子,中国没有。

   

    汪永晨:海南那个不是?

   

    郭翎:这是双椰子,只有在塞舌尔有,只有法属塞舌尔才有,这是通过吴仪外交途径弄来的。

    这是我们开的巨魔芋,这是世界上最大花序的植物,这是我虫美国抱回来的,小棵抱回来的,大棵是通过途径进来的,我们已经开了四次花,现在越养越抽抽,不开了。

   

    汪永晨:一年开一次?

   

    郭翎:不是,我们很多球,不同的球开的。

    这是水杉亭,水杉这个植物是非常奇特的植物,二战时候好多植物学家、科学家都到内地了,在去四川湖北的时候,有个叫王占(音)的就收集了个奇怪的植物,不知道叫什么,当地人叫水松(音),他把标本拿回来,谁也不认识,结果把这个标本给了中国林科院院长郑万钧(音),现在已经去世了,他也不认识。他又给哈佛大学毕业的胡鲜素(音),第一任所长,给他了。他正好刚刚阅读完一个日本的文献,日本人刚刚发现了几个月的一个化石,定名为水杉,他一看和那个一样,等于是已经灭绝的一个植物在中国内地发现了,就那么一小片。从此水杉就等于和恐龙时代一个植物,以为灭绝了,又在中国发现了。中国的地理非常丰富,随着说一个,中国植物种类是同纬度欧洲和美洲的叠加,中国的植物种类是美洲的三倍,他是因为有一个秦岭,等于冰川挡了一下。四川那边有很多纵向的横断山,里面有很多褶皱,这些褶皱藏着很多东西,所以中国的植物药不怎么世界园林之母。几个植物种类最多的地方,一个是印度尼西亚、哥伦比亚还有中国,三大植物种类最多的国家。

    

    汪永晨:是美洲的三倍?

   

    郭翎:北美的三倍。

   

    汪永晨:南美还是比较厉害的。

   

    郭翎:哥伦比亚是最多的,但同样纬度的欧洲和美国两个加起来也没中国多。

    我们植物园明年世园会,延庆那个,我们植物园承担了中国馆的地下馆,中国特有植物展览,不管是图片还是什么,中国特有植物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威尔逊说中国世界园林之母,他来了五次中国,收集了大概六万多份种子和标本,他著作写了好多。

    这是我们植物园的新品种,这是山桃和山配桃的杂交品种,它俩差一到两个星期的花期,我们植物园的门票是根据你办展览决定的有花展门票可以涨价,植物园门票一般五块钱,到有花展十块钱,等于弥补了两个花期,等于桃花期提前了,我们拿山桃作为花期开始年年挨骂,因为中间没有,拿这个补了。

    这也是我们一个新品种,世界上唯一开黄花的丁香,丁香一般是粉的、紫的、白的。

   

    汪永晨:你们杂交出来的?

   

    郭翎:没有,自己的变异。一片丁香园发现的,这一说起来理事长了,应该是董先生南植人种的,这边归我们管以后,我们六几年发现开黄花的,固定下来,从此以后我们两家经常为这打架,它比一般的丁香晚,乔木状的丁香比灌木状的丁香晚,不同的分类组。

    讲的差不多了,这是植物园的一些展望,我们还要一些什么东西,还展什么东西。这是Missouri植物园,这残障园,所有的都是盲文,种植的东西是有香味的,台子高是给推轮椅的人看的。将来我们植物园也会有,除了盲人、聋哑人,还有类是亚健康、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等等康复的,叫园艺疗法,这个也是一大类,澳大利亚有不少的,挪威的奥斯陆植物园有一个叫“奶奶园”,其实是给那些失去记忆的那些人,种的都是他奶奶时代菜园子里的老品种,精神不正常的有一些人集体就把他们带到奶奶园进行康复,那个园子也很好的。

   

    汪永晨:就是老年痴呆。

   

    郭翎:各种各样不健康的都可以,包括亚健康。

    这是我们不一定能实现的规划(PPT)。

   

    提问:三山五园归您这儿吗?不是新提的吗?

   

    郭翎:那哪能归得了,三山五园是乾隆时代的老物件。

   

    提问:这次要整合提出来的,要恢复,整个连成一片。

   

    郭翎:有个大规划,因为我们植物园在卧佛寺,是乾隆的行宫,他除了到香山还要到卧佛寺,一三山五园我们也占了一小角,三山五园是一个古典皇林、皇家皇林,以这个为抓手把西山整个弄起来。

   

    提问:西山新开了一个园子。镶红旗那个地方,那块新开了一个园圃自己特别大。八大处翻山过来就到那里了。

   

    郭翎:现在给大家看看海棠。

    海棠在中国的名字里叫海棠的东西太多了,随便一起就一大堆,所以后边学名才是一个科学的名字,拉丁名是在法律、生物上,医药、植物、动物用的比较多,因为它已经是死的语言了,它的语法特别严谨,对于世界各国来说谁也不欺负谁,你可以用拉丁文。所以后边那个拉丁文是说明全世界都认识这个东西,你要说拉丁名大家都知道说的什么,你要说海棠中国人都不知道说的什么。

   

    提问:怎么念?

   

    郭翎:这个念法一个地方不一样,我们教拉丁文的老师跟德国人学的,比较老的那种人,给我背了各种各样的规矩,给我们念了好多诀窍,现在学生都没有了,什么重音打小二,spectabilis,我这么念种名,他能发出来,你上面写什么就发什么。到美国以后发现我说什么人家听不懂,人家听什么我也听不懂,美国人太随便了,规规矩矩的现在越来越少了,英国人、法国人都是不同的念法。

    Malus这个属叫苹果属,里头有苹果,有各种海棠。中国海棠我们还有叫木瓜的,像萝卜海棠、铁海棠就是各种各样叫海棠的。秋海棠,小寡妇上坟秋海棠,这个是一般人老弄错的,前两天演《大鱼海棠》,里面说的是木本海棠,但是写的是草本海棠,草本的海棠长在阴的地方丰富极了那个种类,但是它在中国的花寓里不太好,就是哀怨什么比较阴的那种,但是真正的海棠是非常阳光的。

    海棠一般在辞典里是开白花的,各种各样的,咱们一般有四种,海棠四品,贴梗海棠、蚕丝海棠、西府海棠、木瓜海棠,三个是木瓜属的,只有西府海棠是我研究的Malus属的。Malus的植物步态科学,小于两英寸的叫crabapple,大于2英寸的叫apple,这是非常不科学的,因为如果一棵树上大于5厘米,有的小于5厘米,这棵树叫什么,我们一般把苹果属观赏专用价值的种群叫海棠。

    Malus这个属根据不同的分类,从8个到78个我们常说植物分类学家,是分类分类越分越累,最后弄的我们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听谁的。这是新疆的野苹果沟,这里面是世界上公认的,这个和世界上几个斯坦的苹果是世界上苹果的起源。小的海棠是你去传播的,大的是这里面便一棵苹果实生的,野生苗就这么大,红红的。推断是从这儿发现以后经过中亚、经过西亚到了欧洲,到欧洲以后就形成各式各样的现代的苹果,现代的苹果最早从烟台上了大陆,以前的苹果都是软苹果、小苹果、沙果,不易储藏的。现代的苹果就是特别大容易储存的,以前最早的有黄香蕉、红元帅、国光,现在就是富士,恨不得就是富士统一天下了,容易储藏、甜、脆,但是就没有多样性了。还有一个《圣经》上说亚当夏娃吃了一个苹果就知道羞耻了。有的人在推断时候亚当夏娃是世纪前几年的事,那个时候中亚是没有苹果的,所以推断那里面很可能写的是石榴,是无花果,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这是世界上苹果属植物的分布,这是在北美,一共四个种,刚才我们说一共二三十个种,北美是四个种。这是欧洲,为什么说那个没有,欧洲只有三个种。高加索地区只有一个种,在中亚只有一个种。看看在亚洲,这就说明中国是苹果的起源地,也是海棠最早的起源地。

    普遍名字是各个国家不同的名字。我在当时给人讲课时候讲拉丁文的重要性,“金元帅”最早的学名是1753,这个属是梨属,苹果和梨是一个属,后来1768年变成苹果属,学名也在不断变化,完了到“金元帅”的拉丁名是这样的,告诉哪个是斜体、大写等等,这是我给深讲课时候讲的。

    这是轮台有个野生果树资源圃,这是西红柿状的。还有前两年有瑞士人培养了一个新的品种红心的海棠,其实新疆那儿有得是。这是门头沟的一个海棠树,叫冻海棠,冬天吃起来酸天酸甜的,这是叫冻海棠,现在门头沟的山里人还在吃,原来有一段时间天津贸易特别丰盛的时候,清朝越来越腐败时候,门头沟包括怀来都是走天津那儿出去的。这是怀来县的三百年大海棠,咱们知道延庆那边就是怀来,官厅水库周围都是这个树,怀来是普遍的海棠种植地,海棠圃,这种大树到处都是。

    有这么多海棠,威尔逊曾经把中国的海棠带到阿诺德树木园,在那儿杂下了一大堆东西。

   

    汪永晨:人工杂交?

   

    郭翎:就是小蜜蜂帮着干活了,他就播种就行了。结果这些是它的父本母本,右边是垂丝海棠,左边是多花海棠,这些加起来最后形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玫红杂种海棠“霍巴”,1921年上了苗圃目录了。在国际织物组织里面海棠的树形有这么多(PPT),有重瓣的、矮生的,中国海棠资源掺和在一块儿一千多个平行。紫叶的、冬天观果的。

   

    汪永晨:这在哪儿?

   

    郭翎:这个在美国,如果去植物园冬天去看,冬天也有,北京植物园,我们很多品种都是宿存的,现在都挂着。还有垂直的。还有它的花色有红的、深红、粉的、白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叶子,各种类型的叶子,秋色叶什么,海棠不光观花,整个的观赏期都特别长。它的果也是各式各样、各个形状的,包括下雪天还可以看到宿存的果。还有金黄色的果,还有这种黄红相间的果,各式各样的。这个还和冻海棠不一样,酸的,很多涩的、酸的不好吃。

   

    提问:小时候也不觉得酸、涩。

   

    郭翎:这和传统的不一样,比那个酸涩多了,这些东西还挺逗的,第一年说是西餐人家不吃,第二年、第三年就开始吃了,这是招鸟最好的东西,有那么一棵,一大堆人拿长炮对着这个。等到最后鸟基本上都吃了,只有草莓果冻不吃,所以每年春节草莓果冻还挂在树上。这是我们苗圃的两种,有黄的和红的。

    这是原产的平邑甜茶,平邑县,柄特别长,树形也是圆的。

   

    提问:现在路边种的海棠基本是观赏的。不能吃的?

   

    郭翎:那个品种特别多,咱们是一个农业大国,基本上以前选的品种都是能吃的,这个是罗斯福时代以后美国变成了到处都是公路,到处都是小家庭以后选育的一些专门给小的庭院小的观花树,所以基本上都不好吃,但是和咱们传统多少年培育的吃的是不一样的。还有气球状的,重瓣特别重的。

   

    汪永晨:这是果还是花?

   

   郭翎:花,我们管这个叫凄切期,像一个小气球似的。这是它开开以后,张爱玲曾经有一个人生几大遗憾,里面有一个就是海棠无香,其实海棠有4%、5%点多是有香味的,尤其这个品种,你们去我们海棠园长的这种品种能冲鼻子,我是花粉过敏,不敢到它旁边。

   

    汪永晨:有盆栽吗?

   

    郭翎:盆栽没必要,冬天也是光杆。

   

    提问:牡丹无香。

   

    郭翎:越漂亮的花越不香,一漂亮蜜蜂自然就来了,香是招蜜蜂的。

    海棠的文化非常悠久的,到唐宋时代海棠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可以和牡丹、梅花抗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传到今天海棠连十大名花都不是,我这一辈子就想让海棠再回到十大名花去,水仙都是,海棠不是,水仙是外国深的东西。海棠的文化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一分地都有一分地的作用,每分地都在为吃的服务,这种大的乔木这种东西只有皇家才有,皇家的苗圃并不是很多。这是《海棠谱》,陈思写的。

   

    提问:没有人歌颂苹果花。

   

    郭翎:苹果花也好看,但是苹果花白,西府海棠发粉。海棠是春天的使者,吉祥美好的象征,和秋海棠是两回事。中国花协海棠的网站也写错了,《大鱼海棠》也写错了,就是“海棠”这两个字大家都喜欢用,但是那个是秋海棠。咱们皇家园林有个“玉春堂富贵”,里面就是有海棠,玉是玉兰,堂是海棠,春是迎春,富是牡丹,贵是桂花。

    《镜花缘》我觉得是大家都忽视的一本书,光知道《西游记》《红楼梦》和《水浒》。

   

    提问:现在小学生都在读。

   

    郭翎:终于回来了,我小时候那会在我妈图书馆李钊那书就觉得特别好。到君子国、两面国,越看越好玩,里面主要写一百个花仙,对海棠也做了评价,他把花变成十二师、十二友、十二奴婢,给人分三六九等,但是海棠是十二师之一。

    宋朝和唐朝时的词和海棠的诗太多了,包括画也太多了,这是南宋的一个画,在台湾故宫,这是咱们故宫的两幅海棠花,已经是南宋的。这是天津维多利亚公园,现在是解放还是人民公园我忘了,这是一百多年前西方人照的相,当时就有西府海棠。

    这个人是美国农业部派来到中国收集植物的,后来美国也部基本不到中国收集植物,一个是战争,还有一个是美国自己本身觉得检疫,不让再从国外随便进植物,就不给他钱了,他不想回去,还在丽江待着,文化研究的透透的。等解放以后美国专门飞机击去接他,他本身是奥地利还是匈牙利的人,就移民到夏威夷,自己自学植物学,最后把所有他收集的都是全弄到夏威夷了,因为文化大革命研究纳西文化都得到他那儿研究,这个人据说在丽江有私生子,但是是传说,但是他死在夏威夷的时候还是想回来,已经被纳西文化征服了,觉得世界理想的东西应该是在那儿。

    这是海棠花溪,这个是谭欣(音),非常有名的设计师,原来是古典园林设计院的院长,80岁的老太太,前两天刚给我们母校林大捐了一千万元,她当时大手笔把所有天津两千多棵大的西府海棠都种这儿了,一下这里就成气候了,成为每年都愿意去的一个景色。

   

    汪永晨:她怎么有这么多钱?

   

    郭翎:她是园林设计师,比我们挣钱多多了,我们是拿死工资的。所以现在北林考分最高就是园林设计,全世界都一样,和图打交道都挣钱。

    这就是我说的西府海棠,这是孔庙的一个大海棠,这是孔府的大海棠,最大的海棠应该在济南人大一个院里,现在是他们副省长还是省长进的,我死活进不去,怎么求那个小战士都不让我去。那个比这个还大,说是宋朝的。

   

    提问:为什么不让进?

   

    郭翎:不知道,也人住。山动的古书要比北京多得多,随便哪个地方都是古树。这是恭王府的海棠,这是钓鱼台的海棠,这是西花厅的海棠,我们同学以前在中南海做绿化的,他复员了,介绍我去,里面不让拍照。当时其实总理和邓颖超都是非常喜欢海棠的,总理有封书信广为流传,就是邓颖超写给总理的,咱们院里的海棠已经开了,开粉花的结黄果,开白花结白果,这就是开粉花结黄果,这是开白花结白果,这都是西花厅的,现在这两棵树还在。这是潭柘寺的海棠,这是宋庆龄故居的,后来底下铺砖以后这棵树微了,我们给它做管子又长出来了,这棵树也非常大。那个院特小,广角死,怎么都照不全的感觉,只有特别广的广角才能照全。

    其他的就看国外的海棠,什么种植形式都有,扒到墙上给人拴上的也有。这是上面结一个下面结一个两层的都有,这是现代的一些海棠品种接的。这是我们做的工作,我们每年到怀来租一棵树,一棵树一年养护费大概八百块钱,就把那钱给树的主人了,我们一段段去雄,去完之后授粉,授粉完了一个品种两个组合以后就套袋,该打药打药,该施肥施肥,等到秋天果熟了,他再给我们打电话收果,然后种子出来就育培育种,就成了新品种了。

   

    汪永晨:以后我们可以当志愿者干活去,缺劳力的时候。

    

    郭翎:这是咱们国家现在新品种的海棠特别多,这是农学院的品种,这是怀来的一片播出来以后各式各样的。我们再给他选哪个是新品种,这个好,外边没有就选它我们再嫁接,就成一个新品种了,有的东西中间过程很多,我们不一定选就过去了。这是山东一个老农选的一个品种,特别漂亮,咱们国家选育刚刚开始。

   

    汪永晨:这种花漂亮,国字号吃吗?

   

    郭翎:巨魔芋开那么大,老人过去先问能吃吗?大家也在想一边开花一边观果的植物。

   

    提问:您刚才说山东最大的海棠在哪儿。

   

    郭翎:济南人大院里。省长住里面还是办公,所以进不去。

    这个也是一个培育的新品种,分成俩,花瓣也不一样。这个也是那个老农培养的,这个老农挺逗的,他姨是去台湾了,后来去美国了,完了他姨把他们一家都弄到美国了,他其实就是一个农民,一句英文都不会,但是整个家族都在做什么生意,和南美人做生意,完了以后发财了,移民了,结果他住的就在纽约的皇后区,就在皇后植物园旁边,那个区基本取乐那儿不用说英文,基本都是中国人。他也不会说英文,现在植物园收钱了,他去的时候原来都不收钱。海棠怎么这么漂亮,家里那么多地就种种子,采完以后就播,就出来很多新品种,所以育种最重要的方法还是杂交。

    这是我们年会时候我做的,采集了各种各样的品种。

   

    提问:这个年会对外吗?

   

    郭翎:中国植物园年会每年都是植物园才开,你要注册应该也可以,没说反对不是植物园的人来。每年都有年会,明年是在广西南宁,那个植物园的园长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去年还是前年了12亿的钱,他特别能赚钱,因为是药用植物园,开发药物,国家又特别投入,十年前他们是多少年大庆,我们去的时候,他放了半个小时礼花,你说得花多少钱,还请南美人唱歌,澳大利亚土著人,一看非常有钱。现在八项规定,不让干这个了,他说明年年会请大家到我那儿,我先不告诉大家,但是肯定给大家一个惊喜。

    这是我们海棠园,西府海棠就像中国一个典雅的姑娘,这个就像西班牙女郎,这个叫“钻石”,是海棠的妹妹,不管形态还是花色都是各种各样的,到冬天可以观它的枝干,枝干也是非常漂亮。这是下雪的样子。

   

    提问:现在果子还挂着吗?

   

    郭翎:有一类海棠就是宿存的,有的到六七月刚刚结这么大就掉了,但是有的品种是宿存的,宿根花卉和宿存都是一个意思。宿根花卉就是根是长期的,第二年接着出来。

   

    提问:我们能跟着去植物园干点什么吗?

   

    郭翎:想当志愿者当上瘾了。

   

    提问:我当时特别想去园林局,结果我们家先生觉得你去了园林局不搭界,不让我去。我对植物园特熟,每年都去。

   

    郭翎:我们植物园对海棠的研究,还有植物园海棠园,所以授予我们植物园为“国际海棠品种登录权威”,植物园是一个机构,所有国际海棠品种到我们那儿登录,我是登录专家,所有国际海棠到我这里登录,右边是金小白(音),是国际栽培委员会的常务委员,代表植物园协会授的这个牌子。这个中间那个老头是国际海棠协会的主席,我们去年举行了一个年会,把他请来开了一次国际会议,召集很多人讲海棠,海棠的花期太不定了,特别早给他订机票,但是赶了一个末花期,但是大家也特别踊跃。

    这是国际海棠登录网,明年又给我80万改建一个双语登录网,把所有的研究等等都放上面。

   

    汪永晨:北京市给你们钱?

   

    郭翎:北京市财政。我们有个小孩大概刚刚分来没多久,有一个国家自然基金,那个都是国家的钱,剩下基本都是北京给的钱。这是我们的一个标本馆。

    下面是海棠鉴赏,大家好好看看海棠多漂亮,钻石这个品种特别逗,最高也就三米,两米半,横着长,横着比竖的宽,花色特别好。海棠评价标准有一个就是花色不褪色,有时候刚开特鲜,到了最后特别褪色,那是一个海棠品种好坏的标准。还有海棠花期太少,尤其温度一上来一下就下去,再加一场风就完蛋,每年春天凉的时间越长它花期越长,但是一热起来就没了,但是4月下旬总会热几天,一热就没了。海棠的芽是花芽混合芽,花和叶子是在一块儿的,一个芽子里有花也叶,当它出来温度适合叶子生长,叶子就会长的比花还大,挺难看的,上面全是绿。如果温度适合花的生长,叶子长的慢,很可能就是这种情况,特别漂亮,所以每年品的海棠不一样。

   

    提问:应该什么时候开?

   

    郭翎:4月5-25号这期间,你得逮,最早花期恨不得4月2、3号就开了,但一般我们和大家说4月15号左右。

    这是一个品种叫春雪,这个品种有个特点它不结果,不结果的海棠不多,而且开白花风一吹就像下春雪似的,特别干净。大家可能觉得海棠都一样,但是每个海棠品起来都不一样。

    这个颜色可以看出来和珊瑚色挺像。这个频率叫阿达可,音译的。这个品种曾经9.11以后有一些人想把这个树,你看它的形状是碑状的,想把这个树种在所有的消防站,就是救火站的门口,纪念去世的消防战士。但是每个门口绿地情况不一样,所以没弄成,美国人是这么和我解释的。但是另外一个人和我解释说这个形状非常像犹太的神的一个什么东西,很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反正这个形状挺有仪式感的。

    这个我们植物园还没有(PPT)。这个是白兰地,花期特别晚,现在海棠世界上有一千多个品种,实地看,每个花就有点像月季。这是薄荷糖,长的不是很高,横着长,一般这种现在越来越流行的就那么几个,流行的都是小的海棠,适合种在田园里,显得院子大。这个是灰姑娘,是最可乐的,十年前这样,十年求还这样,一年就长两三厘米。

    火狐狸,这个能看出蓝天白云,最主要它的在那儿冷,蒲公英是5月份开始,它和蒲公英的花期一块,那时候草都绿了,所以感觉特别舒服。这个是在俄亥俄中部的一个地方,这个园圃自己我去过五六次了。

    这是印第安魔力,在爱荷华州,一九三几年建的园子,有很多老的园子市场上买不到,我经常跑到这种园子就是拣老品种自己繁殖。

   

    汪永晨:繁殖的话成功几率很高,一般都能成功?

   

    郭翎:得看谁去。得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处理,我一般去美国自己开车到一个地方弄了,到冰柜找冰放里面,两个星期以后回来,两个星期前第一天采的条都能恢复。

   

    汪永晨:放冰箱里?

   

    郭翎:得自己开车,你得找汽车旅馆,找有冰箱的旅馆,一般我都问有没有冰箱,又便宜又有吃的,这么开整个开一圈把所有名的苗圃和园子都开到了。

   

    汪永晨:要和人联系?

   

   郭翎:和人联系,他知道你要干什么,老美没事,有事的是中国人,在美国农业部苹果资源库,原来他们那老没退休之前我随便去随便采,我就没采植物。等到我有适合时候七八月的时候,又开车去时候,变成中国人了,中国人的爱人还是我大学同宿舍的,派一白人从头和我跟到尾,除了照相什么都不让采,叶子都不让采。老美随便采。

   

    汪永晨:就是嫉妒。

   

    郭翎:中国人去那儿怕出一点点事,非常规矩。

    草原之火,非常漂亮。这叫tschonoskii海棠,这个东西怕冷,我们种了好几次都没活,其实搞植物收集的死的比活的多多了,但是给大家看的都是漂亮的好的。和植物打交道就觉得你可以欺负它,它死了也不叫唤,当医生就难受了,还挨打。这个是我从各个角度照的,非常漂亮,给大家欣赏一下什么叫现代海棠,和咱们庭院里的玉堂春富贵截然不同,我第一次十年前把这些召开给园林设计的老师看,他不相信这是海棠,现在是越来越多了。这是德国人到美国以后的没电没车,所有东西都是自己做的,随便生小孩,secrest Arboretum旁边也他们一个镇,但是他们已经开始慢慢用电了。这个园子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个老园子,Arie den Boer是一个人的名字,这个园子其实是水处理的园子,专门给他一块地种这个海棠园,但是前两天,我去年还是前年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说明年要砍树,因为要改建,结果砍了一百多棵树,我都替他们心疼,同样的事情到处都在发生。因为这个园子非常老,是一八三几年的海棠园。

    这是我在园子里照的鸟的鸟蛋,觉得人不吓唬鸟,鸟才敢在这儿下蛋。这还是那个园子,这是Morton Arboretum,在芝加哥郊区。这个Morton是个人,刚才有个草原之火,形容这个地方的草原,有点像风吹草动见牛羊,当时草能长到比人还高,欧洲人没去这儿之前,印第安人在这儿可能夏天捕猎,冬天到海边打鱼,这个过程经常在草地里把孩子丢了,全是草,没有一棵树,这个人到这里以后种了第一棵树。芝加哥原来没树的,美国植树节也是从这儿开始的,Morton也是世界上前十名的植物园,现在有130多个品种的海棠。

   

    汪永晨:北植有多少?

   

    郭翎:我现在收集200多种,但是我得统计一下哪个活下来,我们海棠园是80多个,我登录号200多个。

   

    汪永晨:包括标本?

   

    郭翎:不是标本,就是活的,标本就多了,标本不光是我的。大家知道模式标本是一个种最早发现的,这个品种叫范式标本,范式标本的标本馆就是我们那里。南植终于同意把我们范式标本五份保持在他们那儿一份,等于高高在上的人同意标本也进他们标本馆。

    这是郁金香、水仙和海棠一块儿开,咱们这儿郁金香、水仙要比海棠早,所以没有这个效果。这棵树是1919年的一棵树,它的名字现在已经是无效的名字了。这是Minnesota的,海棠是北温带最漂亮的开花的花木。

   

    提问:街上很多这样的树,在加拿大可以看到。

   

    郭翎:但是不像咱们行道树那么整齐,还是庭院树。北温带最漂亮的开花乔木,美国是连续多少年都是开花乔木第一名。欣赏一下各个植物园,我前20年几乎年年到世界各地照这些照片,有时候一年去两次。

    这是爱荷华州立大学的一个植物园,这是垂直的路易斯,所有这些海棠就是花期太短,和樱花一样,但是樱花有晚樱,但是海棠没有,只有一到两个星期就完了,但是果、观叶都可以。

    这是在维斯康辛照的,下雨打着雨伞。你看这落花多漂亮,有时候在那儿逛,我一般都是找个店住,大早上起来就照相,中午特别亮的时候照不出好照片,就回去睡觉,下午接着照。这白花一地花瓣,下一步整理照片该退休出书了,现在没时间干这个事。

    这个品种看它的黄的花蕊粉尘特别明显,这个是我说明它的营养,左边和右边是一个树种,而且是同一批的树种,左边是我们苗圃有肥料,顺义的基地土层特别厚,右边是植物园,植物园山上基本没什么肥,所以大小年现象差太多了,同时间的树、同时间的花、同时间照的。

    谢谢。

   

    提问:咱们所有的植物他们说观花,就应该让它都结种子,很多地方光让它要花根本不要种了。

   

    郭翎:对于我们园林树种来说看它干吗。

   

    提问:马路上行道树不用种,它掉到人脑袋上。

   

    郭翎:您说的是果不是种子?

   

    提问:那些东西尽量让它不上马路上的,尽量开完花结果,这是人植物的自然发展规律。

   

    郭翎:我们一般园林植物如果结种的话,第二年花就少了,有时候恨不得要把果剪疏。

   

    提问:我们河边春天很多种子,开好多花,过些日子园林工人都秃秃的,我有雄花雌花就想繁殖后代。

   

    郭翎:很多植物的品种是通过无性繁殖的,不是通过爹妈种子繁殖。我刚才说中国的植物原始种是北美的和加拿大的三倍,但是如果用到园林中,城市里,美国和加拿大的品种是中国的三倍,这是不同的,这些都是靠无性繁殖,不是靠种子繁殖,只有扦插、嫁接才能把种性定下来。包括你吃的苹果,只要是品种都是无性繁殖,只要是种子繁殖就是森林大自然的繁殖,只要人为有关系的一般都是无性繁殖。

   

    提问:我觉得对植物来讲,尤其是河边,像马路上你弄很多种子,结大柿子,掉脑袋上特别难洗。

   

    郭翎:咱们一般是让植物为咱们服务,很少咱们为植物服务。尤其是观赏植物就是无性繁殖,和残酷没关系。

   

    提问:站在植物角度出发。

   

    郭翎:这也是生物面前各个平等到底能不能实现,有很多人在一个小区里,一个水边上保护一种蚊子到底有没有必要。但是作为城市里不牵涉到这个问题,因为不是一个物种消失的问题,所以一般是人怎么舒服怎么来,要不怎么到城里来,有厕所、有洗衣机,你要真是心疼那些东西,干脆别种谷子、稻子,那些很多东西也是按照人的要求越大越大,也不是按照野生的东西。你要设身处地为植物想的话,人没法活了。

   

    提问:反正有的地方,不是说我们都为人服务,但是人也别太贪欲了,我有时候就在哭泣。

   

    郭翎:您感性的部分和每个人可怜部分不一样,您是设身处地觉得植物在难受,您怎么知道它怎么样了,多少年鲫鱼变成金鱼,金鱼到底高不高兴也不知道,全是为人服务。所以您应该把自己的心理,保护好自己的心理。

   

    提问:我很高兴,但是在这方面我要为他们说话。

   

    郭翎:您为他们说话为什么,是为他们还是为您自己,您怎么知道它们不舒服。

   

    提问:我就观察,害羞草那花长得很好,你一捅它马上就闭上了,你老捅它过几天就死了。

   

    郭翎:不是死,是不敏感了,脱敏了。

   

    提问:现在很多树,我们那边河边很大的柳树到秋天把枝叶都砍掉。

   

    郭翎:那是为了人过敏。

   

    提问:所有树枝都砍掉。

   

    郭翎:那个毛毛容易着火,大概七八十年代北京种了大量的雌株,杨树和柳树的雌株,已经上升到很多人写信给政府,春天呼吸过敏,还有非常容易着火,这个解决的方法是砍头换头,变成雄株,重新嫁接,这也是为了人服务的。重新嫁接变成雄株以后不结果不散毛毛了。国家林业局每年头号文件不一样,有一年头号文件专门写这个。说说明哪个住中南海的哪个大人物受不了了,其实咱们很皮实,几十年都一样的,不知道为什么那年受不了了。我们就把公园所有雌株都标出来,哪棵树要砍、要换头、要淘汰的,都要做出来标记,所有这些都是为人服务的,为了城市里人过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提问:有一种说法,那个树根不能养那么多树枝,会死的。

   

    郭翎:树自然长的不用人为干涉,该长什么样,没养分不长了。断头只有两种,一种是新移的,底下把根断了,上面相应的断了头才能活。还有一种就是重新给它嫁接,让它变成雄株。还有一种打针,那个纯粹是形式上的东西。花费特别高,起的作用不是很大,一年一个窟窿,伤特别大。

   

    提问:我看很多小瓶输液的。

   

    郭翎:那都是噱头。

   

    汪永晨:你赶快写文章我们来发表。

   

    郭翎:我要写文章一定通过数据,但是我们不是干这个的,我只能说我的感受是噱头,但是让我说出来一定是要经过科学实验。

   

    汪永晨:我去日本,它那个树全剪的各种形状,有人就骂我,你看你们就拍好看,树都改变形状了。还有德国,都是,你觉得这个对树有影响吗?

   

    郭翎:咱们有一个很古老的古文叫病梅,那个是对盆景说的,就是在替植物着想发出感叹。病梅是说盆景弄成各种形状的,欧洲有一种椴树和紫杉特别容易弄成各种各样形状的,特别高的树剪的齐齐的,尤其欧洲的宫殿,不光是德国,还有日本的是另外一种,整整齐齐的都弄成非常整齐的样子,不同的形式。我觉得没有好坏,植物学家不需要说这个事。

   

    汪永晨:不用说伤害它了?

   

    郭翎:伤害的东西太多了,这个不算什么。

   

    汪永晨:十多年前有一次北京下雪,树全折了,我记得我当时采访北京园林局,有个专家和我说就是造型,很多树断了,就是人为的剪的。

   

    郭翎:不光是人为的剪。

   

    提问:那次下雪下雨,光下雪树很轻,一下雨冰很重,老树一下就断了。

   

    郭翎:天灾人祸。

   

    汪永晨:那我采访的是他一家之言。

    

    郭翎:一家之言,而且江南一带更容易产生这种现象。

   

    汪永晨:那是十几年前了。

   

    提问:二零零几年的事。

   

    汪永晨:我还在电台采访。

   

    郭翎:眉山南京那个一下雪都站树底下随时打雪,他那个现象比咱们还严重,咱们雪少,而且雪和雨交接不多,他们经常是这样,一到冬天晚上一冻特别容易这样。特别感动,半夜三更园长带头站在树下打雪。

   

    汪永晨:以后你需要我们都可以去。

   

    郭翎:我不需要,不管养护。一般这种现象,我特别半夜三更怕人打电话,不知道是着火了还是风吹了把谁砸着了,这种事太多了,特别怕晚上打电话,半夜三更的。包括民工半夜三更突然死了也找你,各种各样的事。

   

    提问:您刚才说的是不是西方讲的园林的整形式,把东西都弄成几何形式,咱们是自然式,依山就势,就景随形。

   

    提问:您说白猫也没解决。

   

    郭翎:解决不了,解决了公园里那么多棵,马路上有得是,谁去解决,得花多少钱,只要有一棵,这一片就完蛋。不可能解决,除非全都换成雄株,那不是几十棵的事。

   

    提问:春天春暖花开了,最美的季节,那真讨厌。

   

    郭翎:这个真解决不了,我们园林工作者有时候上面逼急了,也和老师说的似的,人家自然而然就要结种,干吗不让人家结。

   

    提问:等于全是男孩没女孩了。

   

    汪永晨:现在种了那么多银杏,为了好看,人家说也不适合北京种。

   

    郭翎:在我心里银杏应该是中国的国树,应该是寺庙里非常高大的。

   

    汪永晨:现在行道树都用银杏。

   

    郭翎:银杏水肥合适了能长成特别大的树,但是中国修路和园林是两拨人管,修路的人不给园林的人留位置,银杏只要空间一小就长不好。不像国槐那么多年,砍头什么,该长还长。银杏稍微受点委屈就不行了,所以一般种银杏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特别大的地方不行。有时候根能伸特别远。

   

    汪永晨:大家看银杏就钓鱼台那一条,现在到处都是了,为了好看。但是它也算外来物种。

   

    郭翎:基本没什么是北京的,除了国槐,北京没什么树,北京郊区只有金条、酸枣这些,没多少了。已经考虑不过来了,像洋槐纯粹是原产美洲的,到了现在你到泰山顶上看全是,满山都是。我在美国曾经也当过志愿者,本身他们拔中国的女贞,女贞结那个果这么一片,鸟吃完了到处拉,我们就到处拔去。但是中国很多东西在中国这儿没当回事,臭椿等等到了那里都长的太好了,有些人就对植物园有所怀疑,植物园到底是在保育植物上做贡献,但是对生物入侵是不是带来一定的影响。

   

    汪永晨:你弄的这些条子也属于外来的?

   

    郭翎:那个不是,它爹妈是中国过去的,我把外甥女带回来了。

   

    汪永晨:苹果和海棠什么关系?

   

    郭翎:都是一个属的,果小就是海棠,果大就是苹果,就是称呼上。海棠是一大类。

   

    汪永晨:我们小时候吃的果子,沙果是什么?

   

    郭翎:沙果就是一种海棠。

   

    汪永晨:小时候苹果贵,沙果便宜。

   

    郭翎:现在越来越少了,我到昌平、延庆找拉车(音),那个是非常古老的苹果,就这么点大,都让富士欺了,有时候拦不住,世界大同,最后大家都觉得这一个标准,甜、好储藏、漂亮,得,大家全是这一个了

   

    汪永晨:就和整容似的,全整一个模子。

   

    郭翎:全是韩国人了,很多东西资源越来越少了。

   

    提问:替朋友问个问题,在房间或者客厅里养什么绿植比较好?

   

    郭翎:我没做过这个研究不好,一说打死一大片。绿萝、巴西木。

   

    提问:有一年电台上说了52种植物什么不能要。

   

    郭翎:瞎掰。

   

    汪永晨:记者听一家之言就有点不讲究。

   

    郭翎:绿萝感觉随便就能长,太适合养了。我们把植物分成原生性,很苛刻的条件下就在原生性长,这个东西圈非常小,和人创造条件交叉的地方非常小,很难养,只有绿萝长的地方和人的环境融合特别大。

   

    提问:白毛也空气污染吧?

    

    郭翎:柳絮不是空气污染,污染比那个复杂得多。

   

    汪永晨:它让很多人过敏。

   

    提问:应该采取措施。

   

    郭翎:采取措施应该是全市,我们管的地方先其实和我们小时候一样,我记得我弟小时候一堆点火着起来了,很小就有,主要是七八十年代有一批便宜苗让园林局买进来种了,那批全是雌株。

   

    提问:不像杨拉子(音)掉下来不飞。

   

    郭翎:所有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意义的,只是咱们在不断为人服务。

   

    提问:您说臭椿那个味真是不好闻。

   

    郭翎:但是臭椿英文是“天堂树”,tree of heaven,那个树的树形太漂亮了。

   

    提问:教学植物园老师讲臭在哪儿,叶子上肩膀两个黑点,那个黑点是它的臭线,把它一去掉就不臭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