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2019年4月绿家园环境记者沙龙—《我国土水生态环境问题与资源科学开发》

地点:北京理工大学国防科技园2号楼4层经济观察报社

日期:2019年4月18日下午

 

    主持人:咱们先开始,一会儿还会有人来。

    赵仑山:那咱们就开始。今天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交流一下关于我们国家土、水生态环境问题。因为我觉得咱们这个“绿家园”是一个创举,是很有意义的一个活动。我就觉得“绿家园”这个平台、这个活动也等于是我们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宏大的项目和工程,我们都是志愿者,我们都响应这个号召,作为一个志愿者。

    我们这个项目在北京进行了20多年的生态环境问题的一些个调查,资料是大量的。这次我想就几个问题给大家交流一下,也希望能够得到大家讨论一下。我这个发言分三个部分,一个是20年的生态环境调查中间所看到一些个现象,一些个问题,分三个部分,一个是土,一个是水,一个是有关人群健康的生态问题,我们地质学上叫做水土病。

    第二部分就想讲一下我自己的认识,就是关于生态环境问题的一些个成因和对策,和我们应当可以采取的建议的方针。

    首先就是要区分人为的损害和自然的缺陷。有好多问题,我们一遇到问题就觉得这个问题太言重了,有的实际上大自然条件就差,有这样一些情况,所以也区分开。然后我就建议应该用生态科学系统这么一套理论方法来指导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系统这个科学理论我们稍微简单的介绍一下。

    下面是关于科学发展观,怎么样科学开发资源,怎么样精准治理。

    第三部分就是提几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建议进行全国性的生态环境地质调查,就等于调查的任务就是要摸清楚我们的生态系统有哪些资源,有哪些优势可以发挥。另外还有什么问题,出现过什么样的生态问题或者事件,这个调查应该说现在也是需要的,这是第一步。

    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土壤,土壤的规划、保护和开发,整治的一方面的建议。

    第三个就是水资源科学开发方面的建议。

    我们40年改革开放,社会国家经济发展是非常重大的一个进展,应当说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少见的这么一个巨大的进步,使全世界非常的惊叹,但是这40年至少在开始的时候有些开发盲目的上马,所以有些环境问题还是不少的,积累了好多环境问题。十九大说要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建设绿水青山,要号召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如何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和生态良好,我建议应当是现在是一个新的时代,应当标志着物质文明和生态文明并重的这么一个科学发展的思路。应当说这是一个新的时代历史的责任。

    有三个大事儿要做的,一个是治污,一个是科学开发,另外就是治理自然缺陷,就是不足的地方怎么样改造,怎么样发展。治污的问题我们不讲,因为治污专门有些个问题,我们就讲现有的现状和开发。我就有一个看法,就是说不要把一切生态环境问题都归罪于过渡开发,因为我们要发展的话,一定要有开发资源、利用资源的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下边这个问题应当还有自然、地理、地质缺陷问题一些个分析、研究和克服。所以提出来用生态系统科学理论和方法来指导我们的发展。

    另外我们20多年的调查也发现了好多改变生态环境有大的改变的一些个成功的实例,比如说塞罕坝、右玉县,这应该总结一下他们为什么成功了,他们是符合了科学开发的原理,他们找到了科学的门路才能够得到成功的,所以这些需要我们总结。下边几个意见有所体现。

    这是我们国家的生态环境问题,这是中国科学院环境研究中心2017年提出来的,这大家看上面的红点的东西都是干旱、荒漠化的这些问题。绿颜色的部分是森林破坏,红的条条部分是水土流失,这个是酸雨,这是海洋的污染。然后黑颜色的城市都是污染的城市。红的水是长江,从重庆开始,黄河从兰州开始污染,这是我们国家生态环境问题总的面貌,还不是太详细和充分,我们在调查的基础上还要加强调查。

    下面就讲土地。土地化,大家看这条线,总结一下是人多土少,我们平常说人多地少,地不少,但不是所有地都能够适合于生态条件的。土还是比较少的。这有一条线,这叫做季风线,线以南能达到,季风北的地区环境达不到,有这么一个关系。从土壤来考虑,界限以东南都是黄土,几个大的平原都是黄土,另外还有森林的地带,西北方向那就是干旱、薄土、贫瘠的土地。从地质上考虑,我们把全国的土壤做一个大体上的划分,这个划分是这样,以季风区土都是大河的平原都是比较好的土,我们国家最好的最优质的土在哪儿,是北纬30度以南就是叫做沃土加肥水,有高胺的水,就等于有水,种庄稼不需要加肥料种地就比较好。然后其他的地方就是高原盆地、河谷、坡地土低墒薄层粗砂初生土。第三个是黄土,好土,但在地形陡坡上,易流失,需水土保持。第四个是荒漠戈壁土,突生土,主要是缺水低温环境,不利农牧。

    国土960万平方公里但具高生态产出的农林牧渔面积不到一半,以及污染,我国是土地贫乏的国家,优质农林土壤少。

    这是我们的一个调查,这个调查是土壤重金属污染,污染的是珠江三角洲,大家都知道是一个非常飞绕的地方。珠江三角洲刚才讲到是沃土加肥水,一年可以有三熟,三次种庄稼三次收获,是非常好的土。但是改革开放初期一污染特别严重,重金属污染,还有自然叠加的污染,还有癌症,珠江三角洲那个地方应当是多灾多难的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的测区从顺德、乐、龙江、勒流镇区面积120平方公里,生态地球化学详查,495点采样,测定8个重金属元素。抽查广东省的大米,18批大米其中有8批镉超标。有6批是从湖南那儿买来的,有2批是从广东省的。从那时候就开始打官司,说这个比较严重。

    这个是侧去,上边蓝的颜色就是一条河,这河是北江,这河对污染也非常重要,采土壤样495个,这是镉,这是砷,有什么规律?这是两个浓度等值限土。有一个地方是顺着水稻,有一个S型的大拐弯这个地方水流速比较慢,这个地方重金属在这儿沉淀了,这是一个自然形成的重金属污染。它污染源在哪儿,就是上游的开发几十年了。这是龙江,这是一个镇,这图里的几个镇都是工业发展比较强的地方,所以污染也很严重,是强污染。这个镉也是一样,铅、砷,都是这个大截图。

    所以我们用了一个方法,用的总体评价,总体评价方法就是看里面污染的面积非常大,分成了好个等级,重污染是84个样品,占总样品的16%。中度污染是样品181,占总样品36%。轻污染也很高,所以没有几个地方是好的。顺德在这儿,佛山在它的北边,这是一个高度发展的地区。所以从结论来看,就是高度的工业化高度发展,高度污染,水污染也很严重。我们在广州市的东郊有个叫黄埔区,那是石化工业区,石化工业好多企业都迁出去了,我们采样是采的旧厂房玻璃上的尘,致癌物质非常高,高超标,外边的树都已经很焦了,现在彻底在改造,当时已经迁出去了,还有一部分。水也污染、大气也污染,还有土也污染。还有自然源,要综合治理。

    另外演北江污染到入海。全区开发一拥而上,占用优质耕地建石油化工企业。头一年去还比较好,第二年推土机就推起来了,一下变成化工企业,结果使得广东省自己产的粮食不够吃,他就到外地去买,到湖南去买。湖南也是污染非常严重的,湖南是重金属之乡,也是官司不断,然后是湖南和江西省两个污染也是非常严重的,重金属非常严重。另外还有鼻咽癌。

    这是中国土壤污染状况官方报告,2014年4月17日环保部和国土污染联合公布《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在重污染企业及周边土壤超标点位是36.3%。一个是镉、镍、铜、砷、汞、铅,环境污染很严重。这条是16亿亩,这是一条红线,整个保持住了,但还是污染非常严重。前一段时间出现的污染事件,湖南水口山一百多个孩子铅中毒,这也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事件。

    前边讲到土,土,我们从广东省和内蒙古、陕西省都做了类似的工作,那几个地方也有重金属污染,但是没有珠三角严重,也还都是有。比如内蒙古地区,离包钢地区很近,也做了重金属调查,但是严重程度还是珠江三角洲最严重。

    下边是我们的水资源图,这个图还是非常明显的这条线,水资源从东南到西北,总的来讲和降水量有关系,这边降水量一千毫米,这是八百毫米,这条线是每年降雨量400毫米,从降雨量来讲,水资源来讲,西北方是非常明显的干旱,生态环境非常差的这么一个环境。这是长江,长江水的流量还是我们国家最主要的一个水资源来源。黄河现在流量比长江小,但是现在越来越收缩了,还没有以前的水流量大了。所以有这个变化。

    我们国家的水资源是匮乏的,全国水资源应当是有一个不断的降水减少,降水不均,河湖水域大量的萎缩,这是大问题,全球水资源日益短缺,属于地球贫血症。我们国家淡水年资源总量平均28000亿立方米,这在全球排第6位,居世界第四位,人均只有2300立方米,平平均来是世界的平均水平的1/4,美国的1/5,在世界上名列121位,是全球13个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降的水资源不等于都能用上,作为水资源的可以用的只有11000亿立方米,因为降到地上还要蒸发,还要进入到土壤吸收了,有的排出大海,有的排出国外了,所以这水保不住。这个保不住,能够利用上的水资源是11000亿立方米,人均可消费水平均900立方米。900立方米就很少了,国际通用的人均用水量指标小于1000立方米属于中度和重度缺水国家。各省份人均水消费量更加极不均匀,最高的是西藏、新疆、宁夏区1000立方米以下,最低的是京津沪,为118.59—101.49—11.69立方米一年一人,华北五升市人均可用水量排全国末几位,不足国际极度缺水标准500立方米的一半。

    这是北京,以北京为例,北京城市不断的扩大,不断的膨胀,人口不断的增加,但是水资源等于现在已经枯竭了,这是地下水的下降这么一条线,这是天安门,这是大有庄,这是从北到南。1990年就快到底了,这没有了,这是基岩,到基岩就很少了。最上面是含水层。北京这么多年水资源已经是枯竭了。

    看看历史,大家看挺有意思的。辽金,也就是北京刚刚建都的时候,六七百年以前,那个时候都是泉、池水,都是喝水,都是自然水。一到元明开始潭、池、井、漕运,开始引水入城。

    到清朝是从河里供自来水。民国就是地下水是自来水,开采自来水。到了新中国50年代到90年代这一段人口就增加了,就开采深层底水,引外省水资源供北京,保北京。到2000—2003年是超深地下水人工降雨,现在是100米以下打水井全都废了。然后到2007年2010年开始超深水,人工降雨开发中水,加大开发中水,补贴农民别种水稻了,政府给补贴。2013年—2017年开始南水北调供水了,但是也缺水。北京市开发水资源所有的问题都想到了,但是现在还是没有想到很好的一个解决办法。

    现在如果南水北调这个工程下来,从2014年供水,给北京中线是50亿立方米,平均给每人约25立方米。这还是不够的,还是很少,现在反复强调,有了南水北调大家也要节约用水,别大手大脚用水。北京是潮白河、永定河,桑干河,水量不够,作为一个首都大城市水量不够。但是它还有一个因素,现在我特别强调,就是降雨量减少了,天气变干燥了,我拿我自己的经验来看,我在的老家是秦皇岛,就是季北。我在小的时候我们季北这个地区每年都有两个月左右的雨季,当时大家讲两个月雨季一来三天一大下,两天一小下,下的都是墙上都发霉,家具都发霉,因为那时候有一条河,河里头下来的西瓜这么大。我想如果华北地区降水量还像70年以前的降雨量,不至于这么缺水,不至于这么危机。所以这是两方面,一个是人口扩大了,消费量加大了,另外一个就是自然降雨量明显降低了,可能至少比70年前降低了70%的降雨量。我们1962年我记得咱们北京还有过几次大雨,后来70年代、80年代根本就没有大雨了,就是下小雨就是雨季了。所以我们就得出一个结论,还有大自然的灾难,大自然给我们带来的一些个问题。

    2010年山东河南大旱,春夏云贵高原大旱。川渝连年大旱。近年来两广及福建因台风减弱而降雨不足,百姓企盼台风。南方湿热多雨的状况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现在600多个城市中间的大多数都是缺水的水资源不足的城市。

    这下面这个问题也算是水资源状况一个挺困难的,就是河流干涸,黄河断流,从1972年开始到1996年25年间,黄河有19年的断流,就是在黎川那个地方水没有了,黄河就干了。最长的时候1997年是226天黄河断流。

    但是从2000年开始,小浪底枢纽工程发挥调蓄功能,黄河断流就暂时停止了,没有那么严重了。黄河入海的年径流量也逐渐变小,20世纪60年代为575亿立方米,70年代313亿,80年代是284亿,90年代是187亿,但是黄入海径流总量也是部分反应水资源量,部分控制住了,上游控制多了水就少了,也可能是天气干旱了就少了。这是照片,断流以后海水上侵,盐碱化问题。

    洞庭湖号称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800里洞庭,现在变成碎片化了。原来的洞庭湖是整个湖,现在变成什么样,就是几个小片,东洞庭湖、南洞庭湖、北洞庭湖,都变成干旱了。号称融汇四水,吞吐长江,是一处地理要素与地质构造巧妙结合构筑的宏大的天然水利枢纽系统,最重要的生态功能就是蓄洪平汛,长江洪汛的时候缓冲到洞庭湖,就没有灾害了。

    这是康熙年代是6000平方公里,1960—1968年的时候萎缩到2820平方米,原因是什么呢,每年长江水代入洞庭湖约1.28亿吨泥沙,江河都有一定的寿命,衰老了,衰老了就不一样。洞庭湖就面临衰亡,面临枯竭的这么一个状态,都快20年了,都没有挽救的言论。所以非常建议“绿家园”的记者同志们到洞庭湖去看一看,洞庭湖太可怜了。洞庭湖不单单是一个家园的家乡,也是全国的一个家乡,这个洞庭湖要是不挽救的话,损失不可估量。

    记者:您这个才到1968年的,有现在的数据?

    赵仑山:现在比它还要差。1968年还有2820。

    记者:现在呢?

    赵仑山:现在都变成湿地了。结果网上还说围垦造地。其实不怨农民,关键还是要中央下决心,我的建议有一条,建议中央不要放弃洞庭湖,原因是什么,主要它是蓄洪平汛功能。

    1998年大洪水的那种灾害,这个洞庭湖是非常重要的。我建议大家到那儿去看一看,进行呼吁。

    记者:我们去年就是去哪儿,全都是芦苇了,现在洞庭湖到了冬天是大量的芦苇,没有水。

    赵仑山:是,这个水也是时间性的,一下雨了湖就有水了,一换季的时候就没水了。所以到这一不步了,所以洞庭湖非常可怜。

    记者:您知道它没水的一个重大的原因是什么?

    赵仑山:没水重大原因是每年1.28万吨泥沙堆在湖里,湖坯平了,就过去了。

    记者:不是,您说的这只是一个现象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三峡水库蓄水了,他们要发电的时候蓄水了,洞庭湖里的水,江里的水流不到洞庭湖里,只有洞庭湖的水流到长江里,长江的水流不到洞庭湖里。

    赵仑山:不是,长江水坝还是影响不到洞庭湖,走水的。

    记者:但是水位低了,沙子拦到上面,它下切了三米,本来湖是互补的,现在长江的水进不到洞庭湖里了,只有洞庭湖出来。再加上三峡大坝拦水,每年冬天最重要的喝水补到湖里的时候,水要发电。

    赵仑山:这个跟三峡大坝不是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什么呢,出口水还是有的。

    记者:问题是泥沙在上面,水位低了,长江的水位低了,补不进洞庭湖了。本来每年长江的水是要补洞庭湖里了,现在补不进去了。

    赵仑山:不进去的原因是什么东西,是洞庭湖底下抬高了,它的水根本进不去了。

    记者:现在沙子已经在三峡,已经在重庆了。

    赵仑山:不进洞庭湖,直接进长江路,那洞庭湖就没有了。如果是旱季不可怕,如果是雨季过来了,1998年江泽民大家号称去抗洪,那时候有三峡大坝,还是那么大水,那水也不少,但是原来的水可以流到洞庭湖存起来缓冲一下再流出来。现在洞庭湖比长江高了一点了,所以是泥沙太多了。我想的办法我的意见就是要清淤,哪怕来水少了,来水也没关系,涞水也存我这儿,需要的时候下雨就存,如果根本没有一点蓄水的功能,整个湖南省就成了这么一个地方。一下雨那儿就涝,雨一停就旱。原来湖南鱼米之乡,水资源非常多,就是在那儿就是有洞庭湖在那儿保护。

    记者:我问一个问题,刚才你统计说1968年那时候三峡水库还没修起来。

    赵仑山:它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现在为什么往上流了,从长江出来有四个渠道进入到洞庭湖去,这四条河在60年代有一条河就堵住了,那再过两年那三条河堵了就过不去了,那需要什么办法,就清淤。天津出一个国之重器,天津号,一个小时4500立方米的砂子可以清出来。这是非常厉害的,就挖原来的洞庭湖,把淤到洞庭湖的砂子给它移走就能够解决问题。一般来讲修大坝是存一部分,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但是大雨季来了大雨水来了它也拦不住,就放处理,一放出来,像1998年大水江泽民去,湖北省都非常紧张,还是有这个情况。这个特别复杂,水利用工程也是比较麻烦的一个事儿。

    这是水污染情况,这不说了,污染大家都知道,污染总的来讲分十八大以前和十八大以后。十八大以前咱们改革开放,有一些粗放的开发不注意,所以污染特别严重。十八大以后中央特别强调了下决心要治理污染和水域的变化,都有所缓解,这我就不详细讲了。

    这是想强调一下,土壤、水污染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它们的重金属元素在系统里面互相之间是沟通的,所以有一个环节要是有了重金属污染,或者是有物质污染,其他都是很严重的。这是我们测的凡口的稻谷,都是超标的,所以稻谷含有这么超标的镉,超标的铜,超标的镍,超标的镉,这就是镉大米,镉大米卖不出去了,一到晚上排污特别严重,鼻子里都是辣的颜色。后来又给他们赔付,赔付了也不解决问题。

    这是污染物质在全生态系统里面各个环节里面互相传递,整个城市的生态系统角度来研究,可以看出来土壤、地下水、稻、菜、降尘都是超标的,一超标,整个生态系统就全被污染了。

    下面就是人群健康,就是讲讲水土病。我们有好几个项目都是搞水土病的,也叫做地球化学病,是以自然原因为主,后期的碟机又加重了这种病,地区流行性明显,珠江三角洲地地区性肝癌、鼻咽癌,广东癌,我们到当地调查,老年人说我们这个地方祖祖辈辈都有这个病,年轻人都非常好,一到40岁以后就生病了,很快就肚子胀起来了,过不了两年就死了。这样的病,那时候也不知道有癌症,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另外水砷中毒是北方的病,山西省是水中毒。

    这是珠江三角洲,解放以后三次改水,筛查治疗各方面都做了工作,但是癌症发病率居高不下。这是2009年,2012年发表的,广东省癌症高发数百年,广东省癌症发病率高于全国平均23.5%,死亡里高于全国15%。我们做了一些地区癌症调查,调查结果发现区内存在含有强致癌物质亚硝胺地下水,亚硝胺是全世界都承认的一个最重要的四种致癌物质,有机化合物致癌物质之一,这也算是癌症的根源有了一定的解决。中国的癌症发病,大家平常身边经常今天这个住院了,明天那个有病了,那么多癌症,这是全球性的,全球都有癌症危机,全世界都有这个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IARC是全球世界卫生组织的中心,到2018年癌症全世界增加的病人有1810万例,死亡的960万人。往前看2012年多少,1400万,2015年是1520万,2018年是这么多了,然后死亡病人越往后增加的越多。2008年到2015年是6年,前3年发病每年增长2.85%,死亡平均每年增长2.4%。后三年发病每年增加6.35%,死亡平均每年增加3.03%。这就是癌症危机的这么一个实况。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医学家都是医学研究院的院士,大专家共同提出来癌症危机的呼吁。癌症危机的涵义是什么?这些专家考虑到癌症的治疗效果赶不上发病率的增长,发病率特别多,治疗老是赶不上发病的,医院人满为患。大家都知道一个人得了癌症了,住的医院哪有一两年出院,得三五年。这三五年之后又一大批人进来了,所以癌症危机能够反映医务工作者对这个问题焦急的心态。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别靠治疗了,还是靠预防吧,咱们把总体防御的入口这个阶段做好。这是对的。

    这是陈竺院士在WHO国际抗癌联盟会议上发言,他说过去30年中国癌症死亡率增加了80%。我国癌症发生率正处于快速上升期,到现在还在上升。从这个例子来看,2012年发布的2009年全国癌症发病率312万人,发病率是285.91例,每10万人是285个人。在上世纪80年代全国癌症发病率是84/10万人,翻了一番,过20年是285个,原来是84。2018年,原来是312万人,2018年是380万人,死亡里229万,发病率占全球的21%,死亡病例占全球23%,差不多1/4。癌症发病率这么强,也引起了各方面的反响。

    我们要预防,从哪儿下手,就统一一下癌症发病的病因。这个是网上发布的,这是主要针对西方国家的资料,我们国家是跟它一样。我给它总结了四个大的增长点,一个是工业污染,工业污染包括癌症村,大家知道我们国家二百多个癌症村。职业性癌症。自来水消毒剂。第二个是不良生活习惯,吸烟、酗酒、烧烤腌制食物、肥胖等。第三个是老龄化,老人癌症高于青壮年数十倍。第四个是地地区性癌症,与当地地理、地质、气候条件有关。癌症因素可不止这四个,都是多方面的,我们主要从癌症病因异常来分析一下。

    这是珠江三角洲,刚才已经谈了,它是一个非常富足的地方,就像咱们歌上唱的,肥沃的大地好像套了油,那地方那么好,一年庄稼长的非常棒,三季收粮食。但是癌症老是纠缠着广东省的人,所以人家给起个名字,关上广东癌好像就关上了,其实广东发病率不是最高的,世界卫生组织有一个资料,最高的是文莱第一个,马来西亚,广东省第三第四,但是广东省人口发。我们采了五个地区,顺德、四会、佛山、中山,还有两广,是广西抚绥。采集水样75件,检测9种亚硝酸。

    这是水塘,水塘里面亚硝胺最容易形成和保持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广东省有一个叫做基塘农业,挖出一个塘水坑,变成基,基上可以种稻,塘里可以养鱼。

    这除了地质观察以外,还有一个观察,就是底下森林,在四会这个地方老百姓盖房子,挖地基,结果发现是森林,一棵挨一棵,有的还要大。专家来鉴定这是水松,叫水里边沼泽地长的松树,埋在地下,往底下一挖还有一层,这底下森林也是非常重要的地质现象,中央电视台专门拍了底下森林这么一个科普片,电视台都放过。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四会以及广东省好几个城市都是这样,说明这个地方是一万年时间里至少有三次构造再现,然后过一段时间又下去了,说这个地方是谷的热带雨林,松树长的非常茂盛。都有好多资料都鉴定年龄,有的八千年,有的五千年。

    这是我们测试四的结果,这是四会,这是龙江,这是龙江四会地区取了好多样本统计它发病率,哪个地方发病率最高,发病率最高的是龙江中部最洼的地方,河谷这个地方,发生是18/10万,这是我们采的样品,这是测的亚硝酸盐,所以认为饮水亚硝酸盐和癌症有一定的关系。总的来讲,从地质学上考虑,癌症发病高的地方在地质环境上有那么几个特点,河谷、沼泽、断陷带,还有低洼滞水,富含有机质的还原性的水域带,如鱼塘,地下水层。但是亚硝酸盐是癌症指标,不属于致癌物质,你要证明它有致癌物质,必须得拿动物实验有癌变了才算。它是癌症的一个指标,但不是直接致癌物质和间接致癌物质。它通过盐硝酸盐经过化学反应变成亚硝酸胺。我们还专门研究了测试,测试方法不详细讲了。我们的方法比传统的老方法,所谓老方法就是美国SEPA指定的方法,这个方法在香港就有,我们把样品送到香港去了,用美国SEPA这个方法做,花了十几万,做不出来。我们自己研究了一套方法,气相色谱双质谱联机测定一,检出限达到0.34—1.2ng/L。这个方法能测出9种化合物,如亚硝基甲胺。这个方法测出来以后这个结果就是75个样品,按照不同的水样,因为水产生的不一样,最高是河水,河水入口上游亚硝胺没有多少,一到顺德那个地方就高出来。这个平均是55%,比那个还要高。这是亚硝基正丁胺超标,致癌。其他的化合物也能发现,也能测出来,但是超标少,超标率和检测率都比较低。这是亚硝胺的这么一个东西,我们研究发现,村子里边的古井,以前提水的井,手压井和自来水,这以前都是饮水,现在用自来水,三次改水,这几种水的亚硝胺的环境差不多,也就是三次改水都没有把亚硝胺给排除掉,所以光是改水也不是个办法,一定要测出来它真正亚硝胺的致癌物质在什么地方,含量多少。这些个水里面的含量都是超标的,标准多少,10nk/L,10亿分之一,这是卫生标准,我们国家没有这个卫生标准,这是外国的,这是国际的,美国、德国、法国都有。这个超标像亚硝基正定胺是超标的,这个亚硝胺也超标,这两个是最主要的形成癌症的两个亚硝胺两种化合物。我们国家还没有这个,大家知道,你没有标准,老百姓还在河这个水呢,谁也没有责任,因为国家也没有规定,清华大学也做这方面的工作,清华大学环境学院专门测了全国的饮水,专门测水库,老百姓的水龙头,测了水资料,专门测饮水,他就呼吁,所以这个事儿我们也提了一个建议。

    亚硝胺癌症跟工业化还是有关系,这是四会跟顺德,顺德发病率都比四会要高两倍,这是工业化,四会工业化差一些,顺德是非常高的工业化,跟它不一样,发病率也不一样。

    这就不讲了。这是山西大同的砷中毒。这是1999年爆发性的1500多人的砷中毒,渗中毒了以后有色素沉淀。这是手掌龟裂。这是氟中毒,一辈子看不到太阳,这都是氟病。山西大同这个现象,我们取了好多水样,就发现地下承压水是含砷非常高,铅水和地表水氟超标,底下承压水是砷超标。好的水是桑干河,是保北京的,是流到官厅水库的,所以当时就选了在哪儿修什么东西的。

    这个地方还有这个规律,这是湟水河,沿着桑干河都是氟中毒,沿着高山都是碘缺乏,这已经解决了。所以发病率和砷的含量成比例,这个资料做了好多。

    这是我们国家其他的地方病,综合了一下。这是生态环境水的问题。

    第二部分就是讲生态环境的起因。起因就是不要忽视了自然条件,有的地方本来自然条件就差,所以有人为的污染的,也有自然地理缺陷,这个地方就是条件差,两个方面的因素分开。然后我们怎么治理,我们有目标了。也有的是两个叠加,都有,又有人工,又有自然的。

    这个是我们14个贫困村,中国网上发布的,沿线深度贫困的14片,从大兴安岭一直到新疆、西藏,这14片中央报道已经有870万人易地搬迁,为什么易地搬迁,当地自然条件不好,干脆搬出来散了,所以自然因素还是要考虑。

    这就是认为因素,我们讨论巴马是长寿乡,我们到广西采样,我们就去了。作为长寿乡,环境医学研究的几位专家到巴马去,巴马村子有500多人,有10个百岁长寿老人,说这乡可以作为长寿乡,结果长寿乡他们就开发了。我们到那儿采样,以为它是个清洁区作为对比区。结果发现有一条巴马河,上面河西水是优质水,是自然的水,很好,没有污染。同样的村子里面到山上到农户人家采样,采人家的自来水就很差。把那个水变成自来水,加了东西了,加什么了,加了氯胺杀菌剂,就变成亚硝酸胺了,这个就不公开了,巴马是全国有名的长寿乡,以为巴马是什么。但是这个人工的自来水厂就加上氯胺杀菌剂,我们一闻有氯气味,有胺在里面,水检胺就超标了,这是人为的因素。

    我们提出来生态系统理论来指导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态系统科学是把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自然和人为多方面的要素综合起来,构成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把一个社会变成一个生态系统,在一定的自然要素条件之下,生态系统按照生物学自然的生长规律,能够生产出来供人类需要的物质产品,并且孕育出了美好健康的生活环境。那么把人,现在人是社会的主人,人是社会的主宰,人又是主宰又是控制社会生态环境,但是人又是社会系统的一个环节,这里面就是考虑我们人怎么发展,怎么样改造,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生态系统挖掘这个地区的优势资源。

    这是科学院发表的中国生态统图,这个图是农业村,这是森林系统,这是草原系统,这很粗,不够,我们还要做。

    这个是科学开发,我们里面有哪些资源,有什么问题,以问题为导向。我们的地区还有哪些可以开发和可以利用,把问题搞清楚,下边的经济建设和开发就有方法有目标了。有成功的来自就是塞罕坝,大家是风雪严寒、风沙走势、荒山秃岭,艰苦奋斗50多年,彻底改变生态结构,建万亩人造林。经过50年之路,由单纯艰苦奉献,摸索到科学造林一条路。塞罕坝有优势资源,450平米的降水量,建林场依据。经过科学探索,洼地育苗,岩石山挖马蹄坑,运土栽树,像一个花盆一样种树就长起来了,所以整个万亩森林没有空白点,全都覆盖了,这就是科学。另外就是有沙子,也沙包地,有一套办法就是种树。然后人造林和自然林不一样,人造林单一品种,从生态系统理论来讲它是不利的,抵抗不了好多自然侵蚀。当时这个塞罕坝有过四五次虫栽,把树都咬死了。怎么办,有人提出来建议你要引入鸟类,引入昆虫,引入动物,结果他们引入了,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虫灾就没有了,一有虫子鸟就马上吃了,就没有灾了。所以它是有科学道理在里面。

    这是山坡马蹄坑栽树,这是从外面运土过来种树。另外咱们国家还有好几个例子,新疆塔克拉马干沙漠公路。还有内蒙古库布齐沙漠绿化。成功的就是及塞含塞罕坝3项成功的奥秘,科学利用了当地有限的水资源。为什么建林场,林业部有依据,那个地方有45毫米的降雨量,虽然不是很高,但是45毫米也足够了,风沙都带上了。就把这个降雨量利用起来塞罕坝才可以,要没有水也不行。

    在内蒙古库布齐那个地方沙漠绿化,一点水都没有,再怎么江湖奋斗也没有用。这个新疆沙漠公路,大沙漠,怎么建公路。它也是地下有水,沙漠很深的地下水,用太阳光发电,发电把水提上来,滴灌浇水。关键就是水资源,有了水资源就有生态,就有绿化。

    第三部分这下面是建议了。第一个建议就是进行全国土水生态资源调查,调查有什么资源,有什么问题。生态地质调查这都不详细讲了。

    这是生态问题调查,大家看,这是华北地区的干旱问题,中国的重大资源灾害,历史上从1900年到2010年,这两百多年里面,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样重大的灾害。可以看到这个地方北京、天津、河南、山东、河北变成一个旱灾区。在西北没有旱灾区,因为人少,人都在河谷有水的地方,还挺舒服的。但是在北京这个地方生存就将近一亿人,水资源比新疆好一点,但是它还是很低,所以就是灾区嘛。

    所以自然的灾害也是一种地理条件的一个缺陷,导致的生态灾害。中国是灾害多发的国家和地区。全国生态地质调查的第一项成果要求目标就是编一个全国生态系统分布图,是要比刚才的科学院发布的细一点、深一点。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不详细讲了。

    这个惜土如金。这里有一个建议,关于土的开发和规划。这是韩正副总理说的,国土是生产只要、生存之本、生态之源、自然之基,这是韩正副总理说的,这说的很确切,说的有生态科学的思路在里面,所以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在市场上,网上就说,现在你看大家从改革开放,各个地方各个城市盖了多少大楼,都是水利,盖楼需要好多东西,需要水泥、钢筋、木材,水泥就是要石头、要砂子,这个就是因为大规模建设,砂土石成为一个紧俏的商品。所以第一条建议首先要立法、要建规、要追则,对土地乱用的破坏的要追责。应当科学管理。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宜农则农,也不是说哪个地方都可以。

    第二建议成立一个全国沙石土料勘查评价采掘调配专管部门,把沙土输送到需要它的地方去,实现它的真正价值。

    第三个酒席以丰补歉原则,回收工程弃土再利用。清理出来的土覆盖或更换污染耕地。这个重金属污染,刚才讲重金属土壤治理特别重要,要是让它自然消化,那些污染物质得八百年上千年,但是体用化学治理办法,又费劲又管不了。干脆就是把这些土盖上,有那么四五十公分就可以。另外就是沙漠戈壁盐碱地土壤化治理,土壤就可以综合利用。

    水土保持就不说了,治理水土流失。

    水资源开发,我就提几个建议,现在市场因为水利工程永远是争论不休的,争吵不休的,从南水北调开始,大家就对南水北调有不同的意见。所以我们国家水资源不是说绝对的没有水资源,我们和一些国家他们绝对是完全干旱,刚才说的我们国土资源不少,在全世界排第六。但是把落到地面上的水变成水资源,这个比例太少,40%,大部分都废了,废到哪儿去了,一部分蒸发了,一部分都变到地下水了,一部分是流到国土以外,流出境了,一部分入海了。入海的水是最重要的,根据水资源部门发表的资料说,我们入海的水全国最多是有1万亿立方米。最多是气水。我的想法是把气水回收,利用。

    水资源深入科学开发几项建议,扩建京杭大运河,长江弃水大疏水量自流供京津华北,首先解决包括首都的华北5省市旱灾区供水,利用京航运河水道扩宽、深挖掘,由向北加深,截留和引蓄经长江入海的洪汛期弃水自流到京津和华北缺水区。我们国家南水北调工程基本上当时是先进的,它是类似于美国北水南调一个大的政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它那边就是调水,21季扬水站,南方不缺水,它成功了,它很好。当时我们设计这个南水北调也仿造这个。但是我们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企业用水、老百姓用水,水资源利用应当是便宜的,就应当是低价的,高价的不用。

    一定进行大流量,假如说长江到北京一千公里,长江是两米到五米,大汛期到五米,平常是两米,把它挖深了到北京,按照一定的泼降度,一万米下降一米,我可以加载1.5比一万,一万米10公里,十公里下降一米,十公里下降1.5米,流速大,运量大,这样北京通州挖到150米深,就相当于现在咱们深水,但是有水。假如现在北京要是150米以下还有地下水还可以抽,那可以。它没有了,一抽完全没有了。用这么一个原理,我设计的南水北调工程建议。

    这是南水北调工程,沿线从扬州一直到北京一千公里,沿线有十个湖,沿着京杭很大运河有十个湖,能出好多水,这里面的水又深又大,出水量在北京不会断水,只要北京有一定的深度,自流过来,当然北京要花费的成本要多一点。

    这是北京的市的水资源实况表,这是2016年的贡税量,北京38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供水了以后才供北京38,原来是34,没多多少。天津原来是22,现在27,河北原来195,现在182,比原来还少了。南水北调以后说它是杯水车薪太挖苦了,但是它运量太少,给的水太少,所以不解决北京的干旱,不解决北京的饥渴。人均2014年213,2016年是178,都降低了,都比2004年要少。就是南水北调已经供水了,还少,为什么?人口增加了,水资源又赶不上。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要大流量,让你人多了我也能供上你。第一就是摘掉绝贫困的帽子,这和我们现代化和我们社会主义强国太不相称了,第一年要把输水量第一期每年要600亿立方米,那就相当于现在南水北调加起来现在的三倍。第二期工程再有五六年,一年1200亿立方米流到京杭大运河,这样北京和天津至少到500亿立方米以上,绝对摘掉贫困的帽子。这就多讲了,这里面好多资料。

    还有一个建议,开凿长江巫山到西安的第4条南水北调输水工程线。长江到华北怎么让它自流过来,京航大运河是另外第一条,是东线。从丹江是中线,还有西线。再定一个线是从葛洲坝170米高,庐山有一条河往北流,经过大巴山和神农架,好像是一个山谷一样,那个河流流过去,到那儿又有一条河流到河山,这两条河很近,要把它分水给分开,建两条古灵渠式的沟通渠,灵渠是秦始皇两三千年以前,秦始皇派赵悦就攻打南岳,韶关通不过去,那怎么办,调查了半天想出一个办法来,就把湘江和漓江上边在南岭上面有一个分水岭,那分水岭几十公里,就把那个打通了,把湘江水直接流到漓江去了,这个岭区现在还保留着。这个打通了以后,秦朝大军粮马一下就进入漓江去了,一下把南越给端了。

    我们一个就是刚刚说的巫山的那条河,就进入到汉江了,汉江水就到丹江口水坝,丹江口大坝,现在的丹江口大坝后来南水北调中,增加了14.6米,就是坝涨高了。14.6从哪儿来的,14.6就是从丹江从北边流过来,丹江源在哪儿,在西安东南的南田,那是秦岭,很低,就那个分水岭,把那个分水岭挖开,挖开以后长江水就进入渭河,进入渭河就进入黄河,就可以供应整个西北,延安、陕北都可以解决供水。两条水,一个是京杭大运河,一个是巫山,两条水的通道供应华北地区的水,我相信能把华北干燥问题解决,西北的干燥问题也能解决。这是非常灵活的。

    第四个意见,就是在河口、湖口、水库口的地方,要修建拦砂大坝。中国非常大的特点是含砂量太高了,黄土高原。水利工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水里含沙量太高,要解决含沙量得有一定的工程,一定的办法。比如说入洞庭湖,在这条江入湖旁边修几个大的尘沙池,工程上很简单,就是把水面拓宽,让水流降低,一降低砂子沉淀下来,让它清水进入洞庭湖,沙子泥沙根本不入洞庭湖,这样洞庭湖寿命就长了,不至于淤那么快,这样就起到水库、湖、河功能都有了。所以建议全国各地都这样。

    记者:沙子是河重要的营养物质,也不能清水下线,是大问题。

    赵仑山:先解决一个问题,解决淤的问题。我跟你讲,三门峡,为什么三门峡失败,从解放52年我们国家第一个大的水利工程失败了,三门峡。当时就批判三门峡,为什么?三门峡黄河路上就缺一个洞庭湖,它有一个洞庭湖就把泥沙搁到洞庭湖里了,洞庭湖还可以捞出来还可以。那你修了三门峡水库,水库第一个作用先拦沙,把黄河大量的沙子拦下来的。泥沙起的作用,整个三门峡都这样,当时中央和周总理都头疼死了,这当时请了苏联的一个水利专家,后来苏联的俄罗斯的专家到这儿看三门峡,苏联的地质专家说他是个工程专家,他不懂地质,他不懂河流,河流淤住了,河南和陕西两个省打架,沙子那么高,到河里面都是泥沙了,黄河的水过来西安的泥都平了,告诉中央,中央说怎么办,那就别发电了,咱们废弃发电功能。不发电水利部门又不同意,这个地方吵了几十年,最后就是刚刚说的小浪底水库,在三峡以南下游一百公里又修了一个水坝,当时三门峡水坝设计了一个走沙的口给盖上了,埋上了,没走沙,现在小浪底可以走沙,但是黄河还是那么多泥沙,淤的也特别快,就想什么办法,小浪底搞一个搅拌机器,从沙子搅起来。在我看来就是笨方法,阻沙根本不让它进水库,清水进到水库里面,这个工程寿命就长了,就不至于那么快的淤了。但是你说泥沙,泥沙多的是,包括水库,包括湖,包括哪儿都有泥沙,那都是营养。但是中国的河流泥沙量太大,解放初期水利部门就有那么一说,说中国的水利特点,水多、水少、水脏、水不均。水多是大水,水少是干旱,水脏是污染,张不均是冬天夏天不一样。这个问题70年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从我自己脑子想的这些,有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

    记者:赵老师这个报告的内容很丰富,他是20年的成果都跟水相关。他这里面提了高开发、高污染,根据广东的顺德地区、珠江三角洲,基本上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探讨,我也得很重要的。高开发、高污染这是你们项目的成果,这是基金提出的,长江三角洲要搞大饱和,不搞大开发,你这个资料和长江三角洲的可以互相印证的,好的地方,因为大家都听了,我觉得内容还是很丰富,收集了很多的资料,中间讨论是洞庭湖汪老师提的问题。从1960年到1968年长江三峡还没有修,长江三峡修了之后怎么样,也许缩小的厉害,但是这总是中国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洞庭湖也是属于长江三角洲的,长江三角洲是我们经济上很重要的地方,就是在哪儿都提要搞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你举的很多例子,中国的污染问题这么严重,是跟中国的特殊自然条件有关的,就是您提到了有工业的污染,但是还有自然的因素,因为喜马拉雅山在上升啊,喜马拉雅山全球五大洲就是中国有啊,是吧,这是个特殊的情况。现在泥沙的问题为什么是这样,喜马拉雅山最近还在不断的升高,还在不断的使西部雨量减少,两千年一千年的低雨。所以中国的情况很特殊,中央提中国特色很重要,老外关心黄河的问题,关心长江的问题,都是中国特有的,所以这是作为环境污染的问题,老赵提了,我原来听过他讲的几次,他发材料给我,这问题很重要,我看现在是十八大、十九大要提的生态文明,习近平提的要搞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对长江珠江三角洲搞经济大开发,但是老外质疑水库的怒江问题,还有重庆的问题,现在中央也停了。从国内各方面现在这几年开始重视起来。今天上午我又看了河北省的一个规划,到2022年,减少地下水的开采量50亿立方米,到2022年就三年的时间了,采地下水跟用地下水基本上处于平衡,河北就在北京周围,这肯定是中央花了很大的力气里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在这个技术上,把你们的成果,你们的想法,再进一步提炼,比如你长江水到西安,上次我们讨论过,陕西甘肃好像也做了一些,到西安的。主要的问题我觉得标准的时候,立国际标准,全球人均怎么样,全球标准怎么样,要考虑你提的,中国的特殊情况怎么样,中国的喜马拉雅山,960万平方米,就是喜马拉雅山青藏高原就中国有,所以你用全球标准来衡量提建议,我觉得要考虑。

    还有人均的水平,今天你没有说,我觉得缺一点。全球就是中国有14亿人口,今年3月初,国家政策公布了,大陆不算台湾,加上港澳,大概有13亿9000万人,一人均很多东西就变差了。所以你拿全球的人均水平来衡量,现在经济也有这个问题,都拿人均水平来衡量我们发展,这不能拿人均衡量。我在国外也比过,按人均水平一看就很低,我们就发展很慢,这个自信心就没有了。所以还是要从中国自己的情况出发,就是中国的特色。好,我就讲这么多,所以我就建议你提意见的时候,有些地方可以提,不是都不能提,人均的水量,这个要注意,全球的也要注意。

    主持人:因为他们四点钟要开会,谢谢您。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