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时间:2019年11月8日

会议主题:《瑞典固体废物管理经验分享》

会议地点: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1号人济山庄C座5号楼406室

    

    罗尼·恩伯格:我已经在所谓的环境治理、能源、固体废物管理方面工作15年了,城市规划,还有一些本地的高等级规划,还有国际化的规划,还有国家性的。这个图整个表达的就是可持续城市,你需要整合不仅仅单方面,需要看到整个整体,能源、固废、交通运输整体整合才能达到一个可持续城市。

    给大家展示一个5分钟的视频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瑞典生态环境保护发展历程,这是一个关于在境界技术方面如何由小变成境界大国的历程,20世纪60年代瑞典的环境保护面临了一次严重的挑战,污染现象比比皆是,乱砍乱伐、河道污染等情况引起了各方关注。在此情况下政府干预势在必行,1967年瑞典成为第一个成立国家环境局的国家,2年之后又成为第一个实行《环境保护法》的国家,在那以后各企业各负其责,控制废气排放量和对环境的影响。与此同时瑞典政府还推出环保机制奖励制度,专门拨款支持工业研发部门从事开发环保新科技,以解决环境带来的挑战,政府投入的效果非常显著,举个例子:20世纪70年代末瑞典在针对硫磺、粉尘和重金属排放等过滤技术方面占有世界领先地位,这时另一种趋势也被清洁技术的蓬勃发展铺平了道路,在1952年到1974年之间中央政府将很大一部分权利下放到地方政府。

    罗尼·恩伯格:这块你能看出来跟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当地地方政府会有很大的能量,85%的税钱会返回到当地。市长会针对于整个城市进行规划,没有特别高等级的人会直接下放一些命令,市长起到指导性的作用。市民对他自己所产生的废水、垃圾都要付费,他们每个月会拿到账单,100%所付的费用有一个明细,关于沟通、教育、投资都会有一个明细,所以说这块中国、印度跟瑞典有很大的不同。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这种分权下放管理加强了当地环境保护政策体系,使得基层得到了根本变化。通过征收地方所得税,地方政府敢于承担风险,放眼长期投资,比如在早些年沼气技术非盈利的时候仍坚持对沼气的投入,这种治理模式促进了科技进步可以综合全面的发展来处理可持续发展。同时也刺激了公共部门、私营企业和学术界之间的合作,促进城市体系的协作,也使得我们的环保事业事半功倍,我们把这种方法称为“共商城市”,让我们来进一步看“共商城市”创建模型和其特有的专业技术技能。在短短的几十年间,瑞典已经彻底改变了其垃圾处理方式,数十年来大多数的垃圾被埋在了垃圾填埋场,自20世纪70年代一个新的垃圾管理政策出台后,如今只有不到1%的垃圾进入填埋场。

    罗尼·恩伯格:他们这个垃圾填埋率现在少于1%。现在像斯德哥尔摩大城市都用生物燃料,斯德哥尔摩作为一个例子来讲,他们用这些厨余作为剩余的材料,食物垃圾从厨房来,一种固体废物。

    主持人:厕所垃圾还是要进到污水处理厂,作为固体垃圾处理,可能会作为肥料。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其目的是尽量回收所有可回收的材料,如果回收变得不可能,那么就会加强垃圾焚烧,进行能源回收,充分利用了能源避免了极大的浪费。20世纪五六十年代瑞典的城市率先建立了公共区域能源网络,这是前瞻性地区治理的又一个很好的例子,其中供暖不仅使城市更清洁,它还使瑞典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气量在20年间减少了20%。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持续的石油危机和频繁发生的核事故引起了人们关于如何发展替代能源的讨论,于是出现了突然性的政策,那就是生物燃料的发展,而生物燃料发展的真正实施则是在1991年征收二氧化碳排放税后,如今生物燃料是瑞典最大的能源来源,几乎占了能源供应总量的32%。自20世纪60年代起,瑞典的污水处理厂已经开始生产沼气,在开发和发展方面投入大量资金支持,使得沼气生产蓬勃发展,极大程度的减少了我们对石油的依赖和废料的产生,现如今从废水处理产生的沼气中有高达50%已被转换成汽车燃料。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和其他主要城市的所有市内公交车已经推广使用沼气和乙醇动力。   

    罗尼·恩伯格:你在北京能看到天空是什么样子的?汽车的排放尾气,如果你用生物燃料的话,减少汽车尾气的排放量98%。我们希望创造一些价值,希望这些能源来自于农业,这些城市垃圾可以用于农业的肥料,足以供9000个客车,用于城市的交通,所以你能了解到在北京这个有多大用处。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开始城市清洁公交模式,鼓励非机动交通,实现公共、共享交通方式。万事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通过将整体思维与创新相结合的方式,我们已经成功打破了经济增长与碳排放量至今的正比关系。早在20世纪80年代矿物燃料占所有行业总能源使用的66%,到了2012年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26%,在环境保护的路上我们已经克服了很多障碍,但我们还有更多新的挑战,希望您与我们一起共同见证我们的成长。

    罗尼·恩伯格:瑞典环境科学研究院,我们这个其实是属于一种半政府状态的机构,我们现在也属于半企业状态,政府会给总部一些资金用于科研、调查,剩下来自于工会,工会也希望我们会发展的越来越好。我们在中国今年是34年的历史了,现在我们不仅在北京有办公室,而且在武汉有一个办公室,在上海也有一个办公室。

    这就是我们主要研究的领域,我们所有研究领域都是基于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些我们部分的研究案例,也可以在我们这个网站上看到这些项目。我们政府和其他的管理部门是5—15人,这里边会有一些官员,他们经常跟媒体来打交道,用于采访、电视台这些。超过1000人他们是真正所谓的行动者。第三个部门就是所谓交通基建,他们主要工作于路、桥(方面),他们有4500人,管理只有5—10个人。

    服务费用100%直接由消费者来支付的,或者由公民来支付的,污水处理、废水处理、能源等等,你当然也可以希望它循环再利用,如果公民可以节约这些资源,或者再利用这些资源相当于省钱,公民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张像这样的纸,上面会有一些消费明细,水消费了多少,固废消费了多少,需要拿这张纸在网上进行一个付费,和中国有很大不同,中国是拿着这张账单再去消费,中国的商业模式跟瑞典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在瑞典的消费者需要付所有的费用。

    主持人:这个钱用于教育这些的,在这个方面的钱中国和瑞典是不一样的。

    罗尼·恩伯格:85%来自于税款。

    主持人:他说这些教育、医疗费用从税收里面返回给老百姓,所以对他们来说教育和医疗都是免费的,这些钱就是从交的这些税里面来的,这些钱是每个月来收的,污水处理钱这些。在学校里会教给老百姓怎么样去做这些,这些教是不需要付费的,垃圾怎么去处理学校要教给老百姓的,他们也要学习,并不是说大家就这么用了,而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政府在学校里免费教给大家怎么样垃圾分类,在学校里有这样的教育。

    罗尼·恩伯格:北欧的城市,这个就是填埋率,丹麦是0.9%、瑞典0.4%、挪威28.9%、芬兰27.5%、欧盟EU29.6%。天津如果是厨余这些东西能转换燃料能支持9000辆大巴,现在汽车用的还是汽油车,如果这个汽油车能用这个生物燃料的话会减少98.%的大气污染。

    女:厨余垃圾处理方法有哪些?

    罗尼·恩伯格:第一个就得要学习,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个垃圾首先必须要先分类,第一步需要教育。

    女:市民厨房这些垃圾怎么处理?

    女1:我补充一点信息吧,我来这里听这个讲座之前查了一下垃圾处理系统,它是在每个小区里面装一个垃圾投放口,像一个吸尘器一样,把那些垃圾都投进去,然后就会有一个感应器一定重量会打开那个口,然后进管道了。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从有人类起就有了垃圾,但那时的垃圾量少,也容易处理,当有了城市人们开始生产以来境况就不同了。随着社会的发展处理垃圾的需要越来越大,高效率处理垃圾的新技术不断涌现,多数都是通过燃烧来减少垃圾的体积,然后集中运输到处理中心。地球的资源被人类很快地挖掘利用,有些是短期再生资源,但更多的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再生。我们都清楚地意识到未来地球资源会短缺,面临这个问题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如果没有外界的压力逼迫,人类丢垃圾的习惯会一如既往。在瑞典从1993年开始对家庭和工业垃圾按其性质和处理方式进行分类,大大地提高了各种材料的回收率,至今已经非常普遍了,将有机物从垃圾里分类出来,是再生资源的一个例子,包装好的有机垃圾放在绿色的容器里由体制的车辆将它们运到环卫中心,在这里经过大约两个月的分解变成生物渣

罗尼·恩伯格:有机物的分类。这就是生物渣通过堆肥变成了一种所谓的能源,这个是15年前的一个视频了。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生物渣在筛网上成熟进行第二次分解,再经过筛选混入普通的泥土里。可燃性的垃圾要放入专门的容器,它们可以做取暖设备的燃料,在冬季可燃性垃圾从住户直接运到燃烧地燃烧发热,夏季由于能源需求量小而不进行燃烧,热能靠工厂废水,通过冷热水交换器制成的,本地有2家能够提供废水的大型工厂,铁皮厂、造纸厂,夏季未燃的垃圾需要保存到10月初燃烧季节开始,为了保持垃圾的干燥,我们采用滚包机来包装处理,每个滚包重月600公斤,还有相当于150-200公升油的热量。从1994年起有规定包装材料的回收由生产厂家负责,就是说加工厂,或者进口商必须负责他们所用的包装材料得以回收,一般超市都专门设有回收站。

     罗尼·恩伯格:有6000个所谓专门的回收站,在瑞典像可乐买听装喝的时候已经付费了,但是如果把这个罐回收进去以后会有1块钱。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钢材、铁皮和铝合金一类的金属保障材料可以多次的回收,你知道吗?40万个回收的汽水瓶盖能生产成一辆普通汽车所用的铁皮。废纸也可以重新利用来生产包装纸,或者建筑用成板的原料,回收的波纹纸可用于生产新的波纹纸,报纸、包装纸回收后可变成新的报纸或卫生纸。硬塑料保障也可以通过回收站回收,回收的材料经过精心筛选后打磨成粉状,再加工成固定便于使用,废塑料可以做成许多产品,如保暖品、玩具、电线、垃圾桶和塑料袋等。和金属包装一样,玻璃也可以进行多次回收,无色玻璃可以加工成食品包装,有色玻璃一般不能用于生产包装,只能用于生产绝缘材料之类,所以将有色玻璃和无色玻璃分类是非常重要的。使用回收包装能比重新生产该种材料节省大量的能源,回收站大多设有不可回收物品箱,将目前还不能再生利用的物品收集起来堆入垃圾堆,当然如果我们分类仔细这类垃圾是不会多的,这里大多数是些杂物,如瓷器、单车零件、家庭小五金、家具、汽车发动机和其它大件物品不能在这里回收。以上提到的这些垃圾对环境没有最大的破坏,有效的分类是高效率回收的前提。

罗尼·恩伯格:教育是有效分类最重要的,0.5%的这些有害东西影响了90%多的环境,把这0.5%弄走的话就不会影响环境,这个0.5%才是问题。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对环境有害的垃圾,有毒物品,包括化学元素,重金属液体等,一旦进入垃圾里早晚都会泄露出来对环境造成危害,化学物品还有一个可怕的特性,那就是不同的元素经过接触以后可能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新的元素发生质变,这样的例子很多的。再回收站都挂有一个小箱子,回收各类家用电池,再集中特殊垃圾处理公司进行分类,最后在按其性质分送到不同单位接受处理。汽车电池不能放在电池回收箱里,也不能再回收站随地乱放,它们应当送到汽车电池供应商那里,或者送到环卫中心和特殊处理公司。

罗尼·恩伯格:回收中心,这个并不是来自生产者,这个是政府组织的。这每人每个月付各种关于垃圾的费用,包括教育、信息、交通都含在里面。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两个配有经管人员的大型回收处,可以接受、并处理家庭有害垃圾。如果自己无法搬运有害物品可以选用专门的电话上门服务,有害物品必须有人亲手交给上门的回收人员,家庭有害垃圾的信息。多年来旧电器都是家用电器供应商主动回收的。    

罗尼·恩伯格:这个也是需要付一部分所谓环境的钱给生产者。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消费者在购买新的电器时可以将旧电视、音响或电脑留在商店里由我们集中处理,现在生产厂家也需要承担责任,有当地政府修建回收站,并推广回收方式,生产厂家负责回收电器的运输。电器里往往含有许多有害物质,这些有害部分必须先从主体中分解开来,其它部分才能当成金属物质回收。瑞典每年全国扔在垃圾堆里的电灯泡就给垃圾堆留下了高达14吨的铅元素,我们日常生活中有许多东西要求我们对垃圾进行分类、收集和隔离存放。面包机、电话、电炉、洗衣机、洗碗机、传真机、电脑、电视、音响、灯泡、日光灯,用电池的工具等等。    

罗尼·恩伯格:60%的出口是来自于这个出口中心,出口电视这些的是用这种回收来制作的。

(播放视频)

    视频内容:环卫中心也是我们垃圾处理的咽喉,我们通过这里尽量为市民分类回收垃圾提供方便,环卫中心可以接受各类垃圾,从包装材料到有害物品和旧电器。当然不能回收的物品总是会有的,它们会被堆进垃圾堆,我们大量都应当尽力减少这类垃圾,你我今天的行为决定我们的后代将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将被视为做成错误的一代呢?还是改变现状的一代呢?

    罗尼·恩伯格:这就是所谓瑞典的垃圾分类。1990年的时候60%是需要填埋的,2000年少于1%,那个时候需要每个党派提供一个废物的管理的方案,1995年的时候开始生产者负责了,而且是关于纸、玻璃这部分。1996年这个包装也开始了,塑料、金属这个方面的,它这个是逐渐逐渐在减少的,2001年实行了填埋税,叫实施费用。这个红线继续往下走,在经济上来看回收再利用相当于在为自己赚钱,从这个图上能看见2005年禁止填埋有机垃圾,从国家的目标来看他们的目标是未来,增加有机燃料和生态燃料。我们在2012年目标是希望填埋率少于1%,中国还有60%的填埋率,不仅是政府的,更多是让每一个人,生产者、消费者都有这个再利用、再回收思维。我现在手里有一个小的电池要扔的话有一个特殊的盒子,不能随便就扔了,这是不可以的,因为这是属于有害物质。

    主持人:1%的有害垃圾对整个环境的破坏达到了90%。

    罗尼·恩伯格:每1500名居民就有一个收集点。一个是生物可降解,一个是可燃烧,全国现在有400个废物变能源的厂子,5年后至少需要有1000个,减少填埋率。

    (PPT)

    主持人:那个绿的代表什么?

    罗尼·恩伯格:能源的生产。

    主持人:黄的是?

    罗尼·恩伯格:这个是燃烧的。降低所谓的污染,在填埋场无组织烧5天也相当于一个垃圾焚烧炉120年的二恶英排放总和。

    主持人:现在中国最大的艰难就是怎么样去分类。

    女:不喜欢穿的旧衣服怎么处理?

    翻译:他没有回答衣服的问题,他回答的是教育的问题。

    女:你再重新翻译一遍。

    罗尼·恩伯格:扔到回收中心,回收中心有一个二手市场。

    主持人:包括在英国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包括一些明星都去二手商店去买,也是一种环保行为。

    罗尼·恩伯格:这个垃圾焚烧以后一部分用于供暖,还有一部分供电,中国没办法实施是因为他们垃圾站好多建在市中心,咱们建在郊区,这也是一个问题,在中国的南方他们也讨论了这个问题。

    女:二手家具怎么处理呢?

    罗尼·恩伯格:到了回收中心把您所谓家具可以扔了,那块有一个分类。

    主持人:虽然日本分得非常细了,但是还是有很多垃圾的,大车拉来,就没法分的,有一个巨型的屋子喷水给它烧了,这些用于发电的,刚才我们说的这些旧衣服很多是烧的,他说填埋的很少,但是烧的还是不少的,因为可以用来发电。

    (PPT)

    罗尼·恩伯格:在天津现在希望有9000辆公交车用新燃料来供应。这就是在社会中所谓燃料循环的进、出相关关系。沼气发生器和厌氧消化后用于土壤改良,这个就可以理解为智慧城市,或者智能城市关于物质能源的进和出整体循环,中国还是依然有很多问题的,没准教育更多的人。

    女:比如说酸奶瓶冲洗干净以后扔掉,那又浪费水了啊,不洗说特别臭,容易发酵,洗了就很浪费水。

    罗尼·恩伯格:您得相对来看,选择哪个价值更高,哪个对环境更好,当然清洗以后创造的价值很高。

    女:但是中国人很多,浪费的水也更多。

    罗尼·恩伯格:一个人一天的用水量差不多200升,瑞典人每天都需要洗澡,吃饭也包括水、做饭的水、洗澡的水、喝的水。

    主持人:天津的试点有可能有9000辆大巴可以用生物燃料,那么主要跟谁合作呢?

    罗尼·恩伯格:主要还是跟政府合作。

    主持人:等于政府分配。

    罗尼·恩伯格:我们有一个智慧平台,还有一些公司都在里面提供一些咨询,或者是所谓的技术,我们可以给你发送一些相关的信息。

    主持人:他说媒体就是一个公益,可以用媒体的方式教育更多的人,更多人可以获得这样的信息。每天早上听广播就告诉你了怎么做怎么做,这是媒体的作用。

    男:垃圾焚烧使用的是什么技术?

    罗尼·恩伯格:您说那个技术指的是什么?

    翻译:他说很多技术混合在一起,很难一下子跟您解释清楚。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