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黄河十年行”记事之十

——草原是母亲,儿女岂可肢解她

 

若文汪永晨图

    2014年8月29日早餐后,“黄河十年行”向宁夏中卫沙坡头机场方向进发,经过大漠边关的小湖,折向腾格里额里斯镇。又一次行车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腾格里沙漠,这是“黄河十年行”以来,我的第三次进入,回想一下,每一次都是那么惊心动魄。

                                     沙漠里建设中的太阳能电站

                                         今日沙漠里的能源获取

                                                    壮观

    这一次,老朋友们都不见了,我们只好信马游缰,边行边停,边停边拣石头。这沙里真有不少好石头,我拣了好多小的,晶莹剔透,想着拿回家和女儿玩童年的游戏。

    草原生态学家刘书润教授边拣石头边观察沙漠里植物,并隆重介绍沙漠植物海冬青。

    海冬青是一种欧洲原生的海岸植物,主要分布于法国布列塔尼海岸沙地,生长于沙地和卵石滩等极端环境下,历经干旱、阵风、温度上升和贫瘠土壤等极端环境的考验,使其进化为一种生命动能极其强大的盐生植物。这种植物会绽放带毛边的蓝色花朵,粗糙而多刺的银色叶子令其外观异常漂亮。

    在医学上,海冬青经常被用作镇痛和消炎药物。从1987 年起,海冬青的生存环境开始受法国地方政府法令的保护,保护地从一开始的法国布列塔尼大区,逐渐扩展至发现该种植物的所有地区。

    可生长在中国沙漠里的海冬青,以及高原荒漠区的珍稀植物四合木、半日花等就没有那么好命了,它们当下正任由内蒙古境内的能源、化工企业践踏,尤其是腾格里工业园区,还有中卫工业园区。

    在这片沙地里,我们看到了成片的工厂,也看到了那么小的一棵草。

                                                     沙漠里

                                                  沙漠里

          这辆车一直跟着我们,无奈中我们停下来才知道他们是旅游拉客呢

                                           沙漠里的绿色

    刘教授说,海冬青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它叶子非常亮,可以反射阳光,以减少水分的蒸发。它的用途就不好说了,骆驼也不吃,马也不吃。它的功能就是生态功能,我们就不能研究它的实用价值。就象大熊猫,我们绝对不能研究它的肉怎么吃,因为它太珍稀了。海冬青的作用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

     一路上,刘书润教授在大巴课堂上给我们讲着沙漠与沙地的课,这才是真正设在大自然中的生态环保学院,而且上的是带研究生的野外理论联系实践的课程。

                                          听刘教授讲沙漠里的植物

                                             植物与动物共存

                                                 沙漠里的树

    刘书润说,沙漠和沙地有个共同点,就是有一定的颗粒结构,有砾石,有沙土还有粘土,另外沙土里面还有粗沙、细沙、粉沙,沙地跟沙漠都是沙土组成的。在荒漠地区的沙土,叫沙漠;在草原地区的沙土叫沙地,所以沙地跟沙漠是在不同的地带有所区别的,这是一个概念。

    草原地区的叫沙地。另外,还有名词叫做地带性沙漠、非地带性沙漠。

    一般的沙漠都存在于亚热带,亚热带的沙漠叫地带性沙漠,是由于受亚热带高压所控制。

    还有我们国家的温带沙漠,就叫非地带性沙漠,不是亚热带地带性的气候所形成的,是由于青藏高原的隆起改变了这种大气格局,然后由季风形成的沙漠,我们叫做非地带性的沙漠。

    另外还有一个名词叫做黄色沙漠和红色沙漠。黄色沙漠等同于温带沙漠,就是非地带性沙漠都是黄色的,我们中国的沙漠是黄色的、非地带性沙漠。红色沙漠就是地带性沙漠,即亚热带沙漠。

    我们中国有没有红色沙漠呢?有。什么时候有呢?那是在第三纪以前。就是在青藏高原还没有隆起来以前。我们亚热带也属于干旱区,我们的红色沙漠在哪儿呢?在长江中下游。那个时候,我们长江中下游属于干旱区。由于青藏高原隆起,红色沙漠消失,成为世界上最湿润的,最温暖的亚热带,红色沙漠就没有了。现在我们的沙漠是非地带性的温带沙漠。

                                               沙漠里的骆驼

                                           沙漠里的植物

                                            沙漠中的绿色

    另外,沙漠跟沙地的看法存在一个文化差异。一般来讲,我们农耕民族是讨厌、恐怖沙漠的。

    可是我们游牧民族是喜欢沙漠的,特别是蒙古族。大家都抢沙地,都要以沙地来分界线,大围绕沙地来分草场。蒙古族分草场都是以沙地为界限来划分的。

    蒙古族对沙地的看法有:沙漠跟沙地是金色的摇篮,是最温暖的家。为什么争抢沙地跟沙漠呢?因为冬天是畜牧业最难过的时期,可是沙地跟沙漠是最理想的冬营地。冬天非常温暖的,草是完整的,叶子都吹不掉。

    沙地里,没有白灾跟黑灾的威胁,所谓白灾就是雪特别大。黑灾相反,就是没有雪。沙地跟沙漠里面这个灾害基本上没有。所以,沙漠是牧民最温暖的家,是金色的摇篮。

                                               沙地,温暖的家

                                                 这里的骆驼

                                           可惜剩的不多了

                           还有家里的它

    刘教授说:沙漠里面还有一个名词叫干渴中的清泉,我们一般认为沙漠跟沙地没有水,是干渴的。可牧民说,沙漠是干渴中的清泉。我们的牧民认为沙地里面是有水的。我们考察了巴丹吉林沙漠,这是世界上最高大的沙漠,它有100多个水泉、湿地,最多达到170个。

    巴丹吉林沙漠的沙丘最高大,是世界上最高大的沙漠,其中有一个沙丘叫珠峰,相对高度500多米,是沙漠世界的珠峰,水分最充分的就是我们的巴丹吉林沙漠,可以说是世界上之最。腾格里更多,400来个水泉、湿地。实际上沙地是有水的。

    沙地跟沙漠是丝绸之路的最佳路线,因为它有水。咱们过去丝绸之路很大程度是用骆驼来运输的,而且骆驼在沙地里面走得很好。蒙古族对沙漠最敬最爱的,腾格里是蒙古族的天,可是蒙古族的天堂不在草原也不在森林,就在沙漠,就是腾格里沙漠。所以蒙古族对沙漠跟沙地的话是非常崇拜的,非常爱护的,是争抢的地方,不是排斥的地方。

                                               沙漠里的泉水

                                            沙漠里的骆驼队

                                 沙漠里的水,就是这样一窝一窝的

    沙漠跟沙地是生物多样性表现最充分的地方,沙地地形极其复杂,甚至超过山地。它有阴坡、阳坡,有沙垅等等,可以有几十个不同的生态类型。在不同的生态类型里面生长着更多的植物,众多的植被类型,众多的生态系统,所以它是生物多样性表现最充分的地区。

    刘书润教授说:沙漠的文化色彩浓厚,这里古人类的遗址极其丰富,我们的石器时代很多人类遗址就在沙漠边缘,因为它好耕种。你在草原上,拿石器根本耕种不了,在沙地里面就可以。

    沙漠野生动物比较少,所以它是古人类,特别是石器时代的最佳选择。新疆有5个旅游路线,其中有一个古人类遗址的路线,就在塔克拉玛干东边。

                                               沙漠里的波澜

                            沙漠里的绽放

                                               沙漠里的野花

    刘教授说:另外,在沙漠里面特别容易产生一种敬畏自然的思想,所以会产生宗教,特别是伊斯兰教,还有以色列的宗教——犹太教,都跟沙漠有关,因为在沙漠里面特别容易产生对自然的敬畏对自然的崇拜,所以产生了很多宗教,所以,沙漠、沙地最具有文化色彩。所以我们对沙漠和沙地存在一个最大的文化差异。

    当然,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沙漠跟沙地的特点来。比如:从生物看,我们国家的沙漠跟沙地蕴藏着更多古老、特有、濒危的沙生植物。这些植物对于牧民来讲是最富有营养的。

    沙生植物是奉献精神最强的。在流动的沙子上,他们顽强地在这个地方捍卫着生态环境。

    沙生植物在最偏僻,在流动的、不固定的土地上顽强地生长着。而且有的随着沙丘走。在贫瘠的土壤上长得还特别好。

    沙生植物很无私。无私就是沙生植物非常节水。它吸收营养是最少的,但它的植株是最高大的。所以,它可以说是最无私、最节省、最有成效的一种植物。

    美国著名汉学家、蒙古学家,蒋介石的政治顾问拉铁摩尔说:任何最好的草场也不能满足牲畜一年四季的需要,也不可能避免退化。刘书润教授又加了一句:草场的价值在于组合,在于移动。

    刘教授说:人家太伟大了,30年就提出了这一理念,否定了咱们现在分草场到户。

    牧民讲得更精彩:草原是我们的母亲,不能由他的儿女肢解,这比拉铁摩尔更厉害。现在我们把草原肢解了,你分一块,他分一块。一位蒙古国牧民讲他不认为草场是某一个人的,是私人的。他说,因为我们是游民。

    看着沙漠里漫步,吃草的骆驼,刘教授说,骆肉、驼奶特别有营养,驼奶比牛奶还有价值,奶中极品是驼奶。它的绒,它的毛都是相当不错的,五畜中,其它牲畜中所有的特征它都具备,而且它特别耐劳、耐旱,耐力超强。可以多少天不喝水。可以12小时连续不停地走,可以连续耕地12个小时。两、三个骆驼可以养活一家人。骆驼还有一个特点,它特别省事。它不用放牧。放骆驼的最大的本事是骆驼脚印就知道骆驼到哪儿了。放骆驼绝对是大面积的活动,有围栏是骆驼的大害。

    刘书润说的骆驼的另一特点,知道的可能不多,就是骆驼爱哭。它对人有感情,甚至可以说情感最充沛。

    一个蒙古族牧民告诉过刘书润,他的爱人是一个汉族。有人问他:你最难过是什么时候。他说就是卖骆驼的时候。因为他的姑娘要上学,必须把骆驼卖了才能交学费。可是骆驼不走,怎么也弄不上汽车。最后只有拖着骆驼走。可是,他的女儿竟然打破窗户冲出去大喊“还我的骆驼”,我不卖了,我不上学了,不能卖我的骆驼。骆驼跟家里每一人成员的感情都特别深。蒙古族得奥斯卡大奖的电影就是《哭泣的骆驼》。

    骆驼在大漠荒野之中走出了一条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早年间没有汽车运输,进新疆,进西藏,靠得不是马队是驼队。那时驼队发挥着重大的作用,骆驼做出了最大贡献。

                                                  芒硝

                                                 记录

                                               工厂  芒硝  草

    “黄河十年行”在腾格里沙漠工业园区,往通湖草原方向走时,路边的化工厂多了起来,硭硝地也多起来,还有沙枣。这几年我们来,当地人告诉我们,现在硭硝、沙枣都被附近的化工厂给污染了,不能用也不能吃了。

    台湾作家席慕容说过:哪里有路哪里就有破坏。她说自己是刘书润的粉丝。她常常会给刘书润我打电话。

    中午,我们找到一户牧民家吃饭。我们发现马路上有群羊在烈日下聚集在一起纳凉,它们把脑袋插到彼此的身下,好躲避热浪,真是聪明。

                                                头羊

    下午,我们看到有一辆经过改装的沙漠越野车,一些队员经不住诱惑,纷纷跳上越野车,大家AA制分摊费用,留下刘教授、赵老师看着中巴车。

    沙漠越野车无比强悍,它放着激情的重金属音乐,在沙漠里纵横驰骋,时而如过山车,时而如坦克。汪永晨要求司机关掉音乐。当其他中青年反对时,她说感觉大自然,感觉沙漠时,为什么还要把城市里声音带到沙漠里来呢。文化代沟、年龄代沟,在这一路上一直表现得极为鲜明和十分激烈。

                                    供沙漠里的化工企业用水的井

                                        又一口从沙漠里取地下水的井

    汪永晨是带有目的性的上的越野车,当车经过沙漠深井时,她就下车拍照,并询问司机这些由化工厂挖的深井需打多少米才能有水。同机回答不上来。但还是带着我们连续拍了两口井。

      路上,我们碰到一位牧民,问他:你觉得沙漠里的化工厂对于你们生活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牧民:最大的影响是臭,太臭了。

    问:水受影响吗?

    牧民:附近的水都吃不成了。

    问:现在有没有癌症这些奇奇怪怪的病?

    牧民:这些没有听说过。水已经污染了,咱们这里水下降得特别厉害。

    问:这跟挖井打水建化工厂有关?

    牧民:他们大量用水,这里的化工厂说的是40多家,实际上应该是80多家。

    问:我们看到有标号为43号的沙漠水井。再往里,没有走,电线还有很多,井都沿着电线打的。

    牧民:原来挖个三米深就有水了,怎么样十米多也有水了,现在要挖到40米才呢水。

    牧民:以前那个水井一天养500只羊,现在一只羊都养不成,没有水了,干了。

                                                 沙漠里的水

                                             沙漠里的月亮泉

                                  沙漠里的水就是这样神奇的出现着

                                           今日沙漠里的能源获取

    我们最后来到沙漠里的月亮湖,但见湖心岛上标着“钓鱼岛”几个字。这是过什么瘾吗?沙漠里地下水位的下降,来这玩沙的人,插上这牌子的人知道吗?在乎吗?

    沙漠越野之旅,的确让这一行以来紧张的情绪彻底放松了一下。

                                              沙漠里的根

                                                   沙丘

                       乘着这样的车,去沙漠里用水的井恐怕只有我们

    2011年,一位牧民在沙坡头等了我们七个小时,把我们带进了腾格里,第一次看到了沙漠里的污水池;2012年,我们一车人都进到化工污染排放的沙漠深处,狠狠地拍摄并报道了一把;2013年,这里就开始戒备森严了,但我们还是进去了,速战速决。今年,我们只能在外围转悠,无缝可钻。于是就当沙漠旅游与沙漠讲学吧。

                                                  被开挖

                                                 这里的今天

                                                     记录

                                           不挖是这样的

                                                如果不挖

    下午,我们意外地发现了“腾格里之疮”。四围被遮挡,但却拦不住我们的飞毛腿。我们扛着长“炮”短“枪”,一通子扫射。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金属矿区,满目疮痍,只是目前处于停工状态。不知道,这腾格里沙漠还隐藏多少个这样的黑矿区?

    今天最大的快事就是获悉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人皆欢呼。他,主张在目前中国唯一条没有大坝的怒江上建坝的重量级人物之一。怒江能否继续自由流淌,是我们牵挂了十几年的事。三峡集团改组了;发改委能源司一头儿家里数出了上亿元人民币;白恩培被查了……能说,留住怒江在一步步走向希望吗?

                                                沙漠的自然

                                               沙漠里的它们

                                               沙漠里的骆驼

                            牌子写的是,中国阿拉善沙漠世界地质公园

    17:00,到达照壁山水库。竟然迷路了,来回地转。但却看到了宁夏中卫工业园区和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区一样沆瀣一气,污染沙漠。

                                                    车又陷了

                                           沙漠里的湖上起风了

                                                 小草在风中

                                                  沙湖在经受风浪

    晚上,我们在额里斯镇吃饭,大家的情绪都不高,反而有些沉重,腾格里沙漠污染压在我们心头,就象这傍晚的小雨,让人感觉有些冷有些阴郁。

    茫茫然的沙漠,茫茫然的心情,也不知道,今天夜里,会不会电闪雷鸣,会不会掀起一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来。期望有,或许就有。

    明天,我们继续在黄河与沙漠中穿越。草原是母亲,儿女岂可肢解她?刘书润教授的这句疑问,也会继续与你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