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二

——鄂尔多斯的半日花

 

黄筱禾 汪永晨文图

 

    2014年8月的最后一天,“黄河十年行”走在了内蒙古鄂尔多斯的荒漠上。

    一路上,我们已经习惯了,只要草原生态学家刘书润叫停车,一定就是有可以看,可以讲的了大自然了。

 

                                 刘教授在给记者们讲半日花的神奇

                                                  半日花

                                                半日花

                            不远处在开发

                                            和半日花同在

    在鄂尔多斯荒漠中,刘书润指着这丛植物兴奋地说,咱们挺运气,能看到半日花开花,这实属不易。

    刘书润说:半日花是草质化荒漠区一种强旱生植物。它的分布十分有限,是一个古老的残遗种,且中国半日花科仅此一种。

    半日花分布区冬季寒冷、夏季炎热,最低气温可达-35℃,最高气温可达39℃;干旱少雨,年降水量约150毫米,蒸发量远远超过降水量。土壤为漠钙土,地表具大量碎石块,其覆盖率可达70%以上,有的地方有积沙覆盖。

    半日花为小灌木,多在山麓石岳残丘,形成半日花荒漠群落,在山前洪积平原少见。这一物种的根系特别发达。

    “黄河十年行”这些年走在这片荒漠时,总要下车狂拍一下。因为它周边的这些冒烟的烟筒越来越多。挖煤的大坑也越来越多,不知哪天再来时,就看不到它们了。

                                                    沙冬青

                                         总是要多看它几眼

                                            这里保护的是干线电缆

                                                 站在山之巅

    2011“黄河十年行”一行人在长有半日花的山上看到的是,山体岩石基本上是一座不具开采价值的贫铁矿。其上表土极少,简直就是生命的极限环境,而这些古老珍稀强旱生植物,竟能在裸露的基岩上立足生根,能够历亿万年而不泯,使我们不得不叹服其生命之强悍、自然之伟大!也让我们对其心生敬意。

    赵连石说,这两年他和一些专门研究植物的学者多次到这里研究,考察。专家们认为,这些古老的强旱生植物以建群组的方式,在狭小范围内高密度分布,为世界罕有。可是让专家,学者们非常着急的,是这里的高速发展。

 

                   2011半日花生长地,现在这样的场面随处可见

 

             2011把半日花和这样的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拍在一起很容易

     虽然自然保护区将其内牧民迁出并实行禁牧,但我们看到公路周边迅速崛起的工业,正在污染着当地的环境,有关部门可以围封禁牧却无法屏蔽污染的大气和破碎的生物多样性的消失。

 

                                     2011这个化石是植物苏铁

 

                                             2011苏铁化石

 

                           2011去年这里还有两块,今年只剩下了唯一

     赵连石在一株半日花的旁边找到了一块棕榈科植物苏铁的化石。遗憾的是,赵连石说去年他来时还是两块同样的化石。当时,有科学家鉴定为是植物苏铁的化石。今年再来,另一块大石头已经没有了。这块石头不远处,就是一个大大的矿坑,矿坑上停留着正在紧张作业的大型机械。放眼望去,这样的矿坑比比皆是,现代化的大型机械施工能力,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着这里的一切。

 

                                          荒漠在鄂尔多斯

                                            开发在荒漠里

                                                  这里是盐湖

                                               走黄河看自然

    在我们一行中,刘书润教授是性格有些古怪的那种。车上有很多时间他的耳朵里是用纸卷塞上的。可要是让他给我们讲讲植物,讲讲草原,讲讲蒙古族,他可真没有拒绝过。

    刘书润告诉我们的草原,告诉我们的蒙古族,和我们在书本上学的,和通常人们认为的,有很多地方不一样。

    比如他告诉我们:荒漠里也有灌木生长。相对来讲,灌木比草原稳定得多。灌木,冬天是活的。草本植物冬天全部枯死了,全是干枯的,甚至被风吹走了。灌木它本身是活体,它没有叶,但是杆是活的,也有一定的含水量。所以,荒漠比草原稳定,这是它的优点。

    还有,荒漠地区相对来讲不容易退化,草本植物一踩踩坏了。可是灌木是硬的,不容易退化。

    所以刘书润说:荒漠地区,载畜量反而稍微高一些。即使超过量以后,它退化得也不象草原那么明显。所以,内蒙古两端退化不明显,中间地带比较明显。内蒙古荒漠地区比较稳定,退化不严重。

    那么什么地方严重呢?就是半荒漠半草原那个地区,反而容易退化、沙化。

    如今,刘书润认为的荒漠地区的这些特色,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认同呢。

 

                                                      生活

                                                 丰富的大自然

                                               沙漠里的小野花

                                                  野花

    刘教授:你们看,那红花是野生的。

    问:是红柳?

    刘教授:不是,那是花棒。

    问:花的名字就叫花棒?

    刘教授:就叫花棒,野生的,相当漂亮的。而且牲口特别爱吃,豆科植物。

    问:哪些植物是豆科的?

    刘教授:这儿豆科植物相当多的。就是咱们家养的各种豆类,豆科植物蛋白质比较丰富。

    你们看,这草就特别发黑了,基本上慢慢过几年枯死了。我们不主张禁牧,你看发黑了。

 

                                                小花与荒漠

                                                 长在沙漠中

                                                  沙漠里的灌木

    这一段录音记录是我们在荒漠中看到花棒后停车,刘教授给我们讲的。

    再上车后,刘教授说,现在在沙漠里面盖大棚,种作物,简直是一种极大的浪费,是资源透支。沙漠中如果种植玉米,那个玉米粒是金豆子才值得考虑。沙漠中水是最珍贵的,为了眼下小利益,牺牲地下水资源。是在划不来的。

    望着车窗外的牧草,刘教授师再次谈起生物学、环境学“度”的概念。他说:如果禁牧,一般第四年就会走下坡路、草场就要退化。禁牧一两年的时候草长得还相当好,长得比原来还好。可是到了三年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开始是枯黄。禁牧五年到十年以后,很多草就会死掉了。所以长期禁牧绝对是有害的。

    刘教授说,他听过几个牧民在一起讨论。牧民们说:现在禁牧五年了应该把草原还给我们了。可是现在就是把草原还给我们,要想再放牧也难了,都枯死了。牧民拿着枯草来问我们怎么办,这个枯的植物怎么办?我说我也不知道,以前没有这个经验。

 

                                           沙漠里种的树一直是小树

                      刘教授对这样的种不看好

                                    人工种的和野生的区别

                                                2014黄河十年行

    听刘教授讲到这儿,“黄河十年行”的领队赵连石也讲了他在草原做调查时碰上的事。

    赵连石说:那是在古化石级的植物四合木旁边,一位牧民堆起一堆来准备烧。当时我们就挺生气地问他:你知道四合木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他说我知道。我们说:那你为什么还要烧,你这不是犯法吗?

    听我们这么说,这位牧民领着我们去看他放牧那儿的四合木。我们看到,放牧那儿的四合木长得比较矮,是球状的。没放牧的地方的四合木长得又稀又高。牧民说他砍的全是高的。

    我们说:长得球状的不好,那么矮。

    牧民说:不对,长的矮的更有生命力。你们再看长得又粗又高那些快死了。

    我说:为什么会是这样?

    牧民说:这个地方又旱又冷,人要是在冷的地方,你说好冷啊,也会缩着,植物也是这样。而且,长得太高太粗的,羊也吃不到。砍了一部分,你看从根底下冒出嫩芽来又活了。

    赵连石说:牧民给我上了这一课。

 

                                            没有种树的沙漠

                                         沙漠种树会是这样的

                                             沙漠里种的树

                                               网格治沙

    中国是唯一的位于北半球,又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的国家。横的山脉较多,是促成生物多样性的原因之一。而在中国的腾格里沙漠里面,珍稀物种多达70种,超过峨眉山。而从植物的栖息地、生态系统、地层等角度看,这里都可称之为世界之最。

    不过,刘教授对这里的世界之最又补充说到:这里人为破坏的程度,也可以成为世界之最。

    鄂尔多斯的资源,也可以成为世界之最。而目前的开发,是把未来的战略储备就给粗狂地经营了。

    刘教授说:鄂尔多斯和腾格里沙漠附近,都还有残遗植物国家级的保护区。光是珍惜植物四合木这一个种,就可以建立一个重要的保护区。就叫四合木保护区。它远比水杉、银杏古老。四合木打破了裸子植物、被子植物的传统演化。很多古老的裸子植物不存在了,四合木还存在着。而半日花是古地中海残遗种,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残遗种。

 

                                                沙漠经济基地

                                             有了开发后的大自然

                                          科学地向沙漠要效益

    日本九十多岁的老人远山正瑛,在中国沙漠恩格贝种树,曾经是家喻户晓。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1996年成立后,第一次种树就是到的恩格贝。可随着对大自然的认知才明白,沙漠也是大自然的一种形态,沙漠种树并不可取。

    8月31日,“黄河十年行”路过恩格贝,于是顺路走进了那里。这个当年不仅是日本人,也是中国早期民间义务植树的地方,今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热闹。为了吸引游客,增加了一些旅游设施和项目。

 

                                         恩格贝生态示范园大门

                                          树的前方是沙漠

                              种树付出的代价不是是否有人统计过

                                                冷清的酒店

                                                      路标

                              这不是种的

    被称为生态示范园的恩格贝,我们想,可能更是中国人认识大自然的一个示范园吧。

    离开恩格贝,生态学家刘书润教授在“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继续深情地讲着他研究了一辈子的强旱生植物。就在车上的记者们听得聚精会神的时候,我们的车进入了尘埃四起,烟筒林立,化工气味冲鼻的鄂尔多斯。进入了有着世界之最的生态系统的重要之地,有着隐藏了人类进化的秘密,也隐藏着很多生物进化的秘密,却就要消失在急功近利的,粗狂的资源开发的鄂尔多斯。

    据有关专家统计,每年约有1000万吨采煤、运煤的产生的煤尘埃,漂浮在鄂尔多斯上空。

    据内蒙古环保厅副厅长杜俊峰对外公布:内蒙古水环境污染情况较为严重。主要污染指标是化学需氧量、高锰酸盐指数、生化需氧量、石油类、氨氮和总磷。监测的72个断面中四、五和劣五类断面29个,占采样比例40.3%。流经内蒙古的黄河水系、西辽河水系、额尔古纳河水系、海河水系的支流干流,水质全部被污染,官方总体评价为轻度或中度污染。内蒙古全区重点监测5个湖泊,均为劣五类水质,其中达里诺尔湖砷超标0.7倍。这是内蒙古官方环保部门统计数据,也可以说是相对保守的有关内蒙古水质量检验检测数据。

    内蒙古鄂尔多斯附近区域,化工污染、水污染、矿业开发,对这块独有生态环境的破坏和影响已经到了危机状态。这曾经被称为金色摇篮、地下水库、生物多样性表现的充分之地、地球的史书,见证了生物演变的全过程的宝地,今天的开发,不能不令同行的记者、专家,陷入深深地忧虑与思考之中。

 

                                 发展中

                                        科学  发展  共建  和谐

                                         加油站地上的土有多厚

                                 土  土  土

    在中国,在全球,生长在最狭窄最特有,且为古老、残遗的植物,经沿河古陆18亿年的演化,世界其他地方没有,是我们中国独有的,这里要是没有了,就再也没有了。2014年8月31日,草原生态学家刘书润让“黄河十年行”记住。

 

                                                 记录沙漠

                                                      荒漠

                                                  花在争艳

    明天,我们要走的地方叫东胜,叫准格尔。那里曾经是七沟八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