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的眼泪  小小说 )

 

       文/闭月


  1963年的秋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因连降暴雨,滏阳河水位骤然上升。
  一天凌晨,鲤鱼老白睡得正酣,竟被一阵雷声惊醒,金箭似的闪电撕裂着夜空,河水汹涌澎湃,天空在颤抖,大地在震动。不好了,发洪水了,快跟我来。老白高喊一声,用尾鳍扫醒了身边的儿女们,想带着她们赶快逃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但见滏阳河洪水咆哮着,像一群受惊的野马,从上游狂奔而来,势不可挡。河岸两边的房屋、田地瞬间就被肆虐的洪水冲毁、吞没。老白她们也只能伴着那些数不清的漂浮物,沉浮跌宕,随波逐流,颠沛而下。
  她们不知道自己在洪水中挣扎了有多久,直到东方鱼肚露白,才辗转漂流到了一片比较平稳的水域。这时,老白才发现自己和儿女们已经失散了,只有大女儿小白还在身边。老白很伤心,想逆流返回去寻找她的儿女们,却被别的鱼劝阻了,毕竟洪水还在泛滥,这样做很危险。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条河叫子牙河。于是,劫后余生的老白和小白便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背井离乡的日子里老白很想家,也非常牵挂自己的儿女们。小白也是如此,她也非常怀念和兄弟姐妹们在那个草丰水美,清明澄澈的滏阳河里嬉戏生活的日子。她暗自发誓,终有一天,她一定要回到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家园。可眼下她却没有法实现这个心愿--因为她怀孕了。
  等小白产下自己的儿女,又把他们带大了以后,便决定带着他们和老白一起返回滏阳河。当他们逆流而上,历尽千辛万苦刚刚游到滹沱河的时候,灾难发生了。老白误食了河里有毒的食物,竟然中毒身亡。小白痛哭之后,就大病一场。命运似乎并不眷顾小白,恰在这时,她的一群儿女在游玩的时候,也不幸被渔民的粘网给捕获了。失去儿女的小白很伤心,也很绝望,但性格倔强的她还是决定独自返回故里。
  你不要命了?你没看见现在滹沱河上的渔船一只挨一只,渔网铺天盖地到处都是。你如果不想和你的儿女一样,成为网中鱼的话,就别意气用事。当她拖着虚弱的身子正要起程的时候,却被好友白鲢给制止了。小白觉得她说的也很有道理,就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思乡之情,又留在滹沱河里。滹沱河干旱的时候,她就和其他的鱼类转移了一个不知名的水泡子里,艰难地繁衍栖息着。就这样,她又漂泊了许多年。眨眼间,她也从小白变成了老白,而她对故乡的思念却愈来愈烈。
  鸟恋旧林,鱼思故渊。“96.8”洪水发生以后,小白终于带着自己的几个儿女,历尽艰险,几经辗转,返回了她日夜思念的滏阳河里。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感到那么陌生,那么可怕,这还是她那个草丰水美,清明澄澈的家园吗?还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栖息地吗?没有了昔日清澈澄碧的河水,没有了畅游嬉戏的鱼群。望着那片腥臭污秽的水域,小白的几个儿女皱着眉扁着嘴地埋怨道,妈妈,这是水吗?这就是你常说的如何美丽,如何富饶的家园吗?原来你是骗我们啊?她们的话,正好被经过这里的一条黑鱼听见了,他情不自禁地接过话茬,这不是水,这只是我们鱼的眼泪。
  鱼的眼泪?小白和儿女们闻言,都惊愕地问道。
  是呀,这几年城市发展了,环境却污染了,工业废水排放到了滏阳河里,乱捕乱捞现象十分严重,许多鱼不得不流着眼泪离开了这里,这不是鱼的眼泪是什么呢?黑鱼在污水里,艰难地摆动一下身体,十分伤感的说道。唉!我老了,游不动了,不然的话,我也早走了。我劝你们还是快走吧,否则迟早会葬送在我们自己的眼泪里。黑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又钻进河底的淤泥里。
  小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这个伤心地的。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城市的发展就得让她失去美丽的家园呢!
  小心,前面有渔网。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儿女的惊叫,几个儿女机警的躲开了渔网,可小白却被逮个正着,她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渔网被缓缓提出水面,小白的眼里流出了几滴眼泪,说不清是伤心,还是失望,她太累了。刺眼的阳光照射过来,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向着梦镜中美好的家园,快乐地飞去……


  

投稿人:闭月,实名:郭艳平,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衡水晚报特约通讯员,《小小说.大世界》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中国文学》《鸭绿江》《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百花园》《红豆》《小小说月刊》《小小说.大世界》《三月三故事王中王》《新课程报.语文导刊》《公民与法制》《北京中资报》《内蒙古日报》《毕节日报》《衡水日报》等一百多家报刊上发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