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绿家园志愿者的一封公开信

    地质学家范晓在4月20日雅安芦山经历7级地震后对采访他的记者说:中国西南部进入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期。

 

 

                           中国西部水电站

 

     我们绿家园从2003年开始关注木格措、都江堰杨柳湖水库、怒江的水电开发到今年整整十年。看到这两天电视画面中芦山县、宝兴县的车水马龙,我的心里是百感交集。一是,现在我们中国关心他人,参与救灾的人越来越多了。应了一句老话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另一方面,我们从2006年开始“江河十年行”,关注的就是5.12和这次雅安地震所在的区域和大江。每年我们那辆租来的车在这些山路上行走时,可以说是 形单影只。而我们为之记录与呼吁的,就是这些地方过度与无序的开发。虽然每年的江河行参与的记者大多供职于中央各大媒体,但是我们的声音太微弱了。如今, 当我们最担心的地质灾害发生时,这里却如此地热闹,当然,我们知道这种热闹很快就会平息,只有那里的大江大河与那里的百姓,将继续承担“天灾”给他们带来 的痛苦。而各种开发还将打着发展和顾全大局的旗号继续大干快上。上面三张图展示的是今天西部大开发的蓝图。在现实生活中,这些图上有多少点,就会有多少江 河被截断,就会有多少,多少的人家要搬迁。其实,这些潜在的影响,大自然已一次次以各种方式“抗议”过,却没有引起我们的。

    汶川地震后,四川地矿局地质勘探大队总工程师范晓等众多专家认为,地震与紫坪铺水库的蓄放水活动有密切关系,“而汶川地震后,遭受破坏的紫坪铺水库经过修复,已重新恢复了变幅很大的蓄放水活动。”

    范晓强调说,包括龙门山断裂带、鲜水河断裂带在内的中国西部的强震活动带,近年来大型、巨型水电建设如火如荼,而且从现在到未来的十多年间,这一地区的大型电站水库群,将进入一个密集的建成蓄水时期,对水库诱发地震来说,这也将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时期。

    据范晓所作的调研结果显示,此次芦山地震震中南约80公里 ,就是大渡河干流上的汉源瀑布沟水电站,坝高186米、库容53.9亿立方米、装机容量330万千瓦,2009年已蓄水。根据四川省地震局的专家对该区域 2006年10月14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观测到的1834次地震的分析,在库区中部、大坝附近、大坝下游等几个地方出现了小震集中分布的现 象。

    范晓还说:金沙江下游干流上的向家坝电站,坝高162米、库容51.63亿立方米、装机容量640万千瓦,被称为中国目前的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电站于 2012年10月完成了第一期蓄水,值得关注的是,在2012年10月10日至16日仅仅6天的蓄水期中,水库的水位就由海拔278米提升到海拔354 米,水位升幅高达76米,如此快速地大幅度提高水位,在国内外的大型电站水库蓄水过程中尚无先例。

    “而这也无疑加大了水库诱发地震以及诱发库区地质灾害的风险。”范晓说。

    范晓还特别强调:在此次芦山7级地震发生后,对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等区域的水库诱发地震更应引起高度重视,并应加强对库区和周边地震数据的监测与分析。

    青衣江是雅安地震的震中所在地的大江。下面这张表,是2013年4月20日横断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向媒体提供的。“江河十年行”2006、2007走过青衣江时,一段峡谷中,江上有三个大坝在修建中。

 

     2006年青衣江上同时有三座大坝在建设中

     对于人类工程活动有可能诱发地震,杨勇告诉记者,就在芦山地震震中方圆百公里的范围内,大大小小在水库和水电站就超100个,眼下,有的水库在放水,有的在蓄水,频繁的活动,肯定对该区域的地质活动造成影响。

    微博上,@中国好吃喝:据说,人们在海上看到的冰山只是其全部的1/8,该有7/8深藏水下不为人知。水电的影响人类所知道的恐怕不足1/10。

    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雅安,关注地震灾区的普通人时,作为关注中国江河十年的民间环保组织,作为发起“江河十年行”且行走了八年中国西部六条大江:岷江、大 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的绿家园志愿者,我们能做什么?我认为,就是把我们这些年记录的,呼吁的江河面临的现状,和巨大的挑战,继续以媒体的 视角,以我们民间组织的行动,告诉更多的朋友。

    其实,在写这封公开信前,我一直在和地震当天就开车前往灾区调查水库受损情况的杨勇联系,。我知道近年来很多时候他是在做独立考察,在自掏腰包地为保护中国的大江大河找着出路。在把那一座座威胁自然,威胁人类安全的大坝记录下来向公众展示。

    但是,我的提议杨勇谢绝了。他说不用,说这话时他还在宝兴的大山里,

    我们能做什么?杨勇从大山里发来两次提醒,我们都放在了绿家园的网上www.chinagev.org;希望能有更多的的看到;

    我们能做什么?“中国西南部进入了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期”。让地质学家的这句话有更多的国人听到。

    我们能做什么?在微博上把这次地震中电站受损的情况及时跟贴,让更多的人看见,把这些年我们拍到的大江大河的现状也贴出来,请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转载,为的还是让更多的朋友和我们一起为江河的平安,为我们同胞的安全做我们能做的事。

    我们能做什么?让信息公开成为可能,让公众参与成为每一个工程建设中不可或缺少的民主程序。

    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美丽的中国,但我们也希望先能看到一个安全,平等的家园。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人与自然间的和谐。

 

让地球与人类的健康成为我们的追求。

 

                                     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  汪永晨

 

                                     2013  4  22  (地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