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黄河十年行”记事之十三

——西鄂尔多斯第三纪残遗植物避难所亟待保护

 

艾 若文 汪永晨图

 

    2014年9月1日早上,天气阴沉,大雨。

    “黄河十年行”因为是由记者、专家和志愿者自愿组织起来的一支记录黄河的队伍。五年了,每次行走人数不定,每个人能走多远,也因自己的时间而定。虽然,像 今年才走了三天就有三位记者离队是第一次。但是每次近二十天的行走与记录,还是让只有少数记者和志愿者能从黄河源头走到入海口。

 

                                                 东胜六中

                                              东胜的小区

                                    这里是内蒙古的东胜区

                                               内蒙古在发展

    今天,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区志愿者吕波临离开前说:我发表一下离职演说。8月19号,从上海出发一直到现在,今天是9月1号,新生开学的第一天,也有十 多天了,跟大家朝夕相处,我觉得非常愉快。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会过去,在大巴课堂和大家相识、相处的过程中,应该说是非常美好的。有很多感悟,老前辈们给 我们太多支持和人生的启示。马上也要中秋了,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全家幸福、合家欢乐。

 

                                              发展中的内蒙古大道

                                         离开市区这里是这样的

                                               东胜没开发的自然

    第五次“黄河十年行”请到的专家是一辈子研究草原生态,草原文化的内蒙古大学教授刘书润。9月1日,我们走在鄂尔多斯高原西部阿拉巴斯山地区,刘书润说,这里是干旱区第三纪残遗植物避难所,是内蒙古地区植物特有现象最明显的地区。共有维管植物251种。

    草原生态学家给这里的定位是:地带性植被为草原化荒漠,主要群落类型为四合木荒漠、半日花荒漠、绵刺荒漠、沙冬青荒漠等荒漠群系。以戈壁种和东阿拉善种为 主的荒漠成分,构成了本地区植物区系的主体。古老残遗种及特有种在植物区系和植被组成中均起主导作用。但是这块宝地目前面临严重破坏,应该成立阿拉巴斯第 三纪残遗植物保护区。

 

                                              这里的荒漠并不荒

                                         这里的人在与自然争地

    早上大雾且凉。

    我们的大巴课堂继续开始,刘书润教授为我们主讲西鄂尔多斯第三纪残遗植物避难所的生态重要性。这样的课对大多数记者来说,是大学里听不到。是在自然环境越来越饱受其害的今天,追求生态文明被提上日程的今天,

    可是,我们的车在内蒙古高原上行走着时,这样的画面越来越多的进入我们的视线。特别是这一大片的开发,让我们下了车,相机对准了这里。

 

                                              高原上的大坑

                                                      开挖

                                                      记录

                           小花前方是煤田

                                                    风中

                                               都是资源

                                               挖了的大坑旁

    我们拍这些照片时,刘书润教授没有下车,坐在车上停他带来的一个小录音里放的蒙古歌。我们上车后,他接着给我们讲:

    鄂尔多斯高原是第三纪残遗植物避难所。为什么叫古老残遗种,以哪为界限呢?就是第三纪、第四纪,第三纪以前叫古老残遗种。

    第四季就是现代种。第四纪发生了巨大的冰川期,大陆植物都毁灭了,所以有的叫第三纪残遗。这里还是地球最北部的生物多样性中心。

    中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国的家之一。不过,其他生物多样的国家都在南半球。为什么呢,因为北半球发生了巨大的冰川期,大部分植物都没有了。特别在欧洲,那么大的苏联,植物种类很少,欧洲就没有多少种。

    刘教授说:地球上最北部的生物多样性中心有四方面的特点,有人对四个特点又做了发挥了,发挥成了四个世界之最。

 

                                                      并存

                                                    大河小水

                                                   内蒙古高原

                                    内蒙古高原向黄土高原过度

                                                 开始七沟八壑

    第一,它的植物种类组成。古老残遗特有植物,带有植物栖息里面重要组成部分。在别的地方,有一两种残遗种就不错了,神农架也就十几种,就成为国家重点保护中心了。可是,这个地区我统计了一下, 93种。这是世界上独特的地区。

    第二,这里不仅是个别植物特有种,是古老残遗组成的生态遗种,这就更高一级了,又是世界上其他地区所没有的。

    第三,这个古老的土地,从古代开始就有陆地,没有被海水侵占。鄂尔多斯最古老的物种从来没有大面积完全被海水吞没,所以它就留下了。只是有一部分淹没,没有全部淹没。

    另外,这里的一些物种经历了地球演变的全过程,从海、地中海,到陆生……到旱生,到脱旱生,这几个步骤它都经历过了,别的地方不可能具有这个条件。  所以说是,它经历了地球演变的全过程。而且是地球上一个完整的史书,这又成为这里区别与其他它的世界所独有的特点。

 

                                                  地球史书

                                                  远处是大河

                                             近看大山的年轮

    第四个特点不够世界级,可也差不多,就是它古老的文化。这一地区有很多、很多古老的民族。像匈奴,像西夏繁荣,都在这里居住、繁衍。古老的民族,跟欧洲人差不多。古老的文化也是。当然我们还不好说是世界级

    刘教授说到这时沉重地强调了一点:我们保护的力度和破坏的力度不成正比,我们对这么宝贵的植物却这么无视。很多古老物种被砍伐之后种上了酸枣树。我们搞绿化,是把四周古老植物都砍了,搞绿化。这样的破坏力度也是世界上少有的。

    一路上,呈现的是鄂尔多斯高原大峡谷风光,可惜今天没有太阳,否则会拍出大片来。刘书润教授说,这里地球曾经剧烈抬升,后来又被洪水切割。真是一层岩,一段史。

 

                                            在这里种树意味着什么

                                                   何为荒山

                                                  丰富与色彩

                                            大自然的搭配

                                              沟在水没有了

                                   走在这样的大山边眼睛不够使

    刘书润接着给我们讲蒙古族。

    尧舜时,游牧。传说中的神农氏,头上是长角的。古老的姓氏,姜姓,是羊的那个变化。所以,中华民族我们祖先是游牧民族。李四光、邓世昌、河南的黎准 (音)、戚继光都有蒙古族的血统,有蒙古族的姓。胡同蒙语的意思是水井。另外还有隔壁、喇叭,这个站那个站,也都是蒙古语的常规用法。

    就是草原站,定位站,车站,这个站,就是蒙古语的转化。蒙古族的祖先是鲜卑族。洛阳、长安的建设起码都有蒙古族、鲜卑族做的设计。龙门石窟、云冈石窟是北魏鲜卑人建的。

    北京呢,蒙古人建了元大都,元大都比现在面积还要大。

    世界上的蒙古族,比如说门捷列夫是蒙古族血统,就是总结元素周期表的那个。还有大文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还有一大批前苏联将军。

    俄罗斯有一百多个姓氏跟蒙古族有关系。有人说俄罗斯有1/8的蒙古族血统。其实,沙皇是蒙古人建立的,原来分散的几个小国,最后才建成一个国家。

    据说,世界上研究蒙古史的人,比研究汉族史的人多。因为它牵扯太多的国家。有人说牵扯了200多个国家,40多个国家的首领。俄罗斯还有这个斯坦、那个斯 坦,很多斯坦也是蒙语,或是蒙古语的转化。还有印度摩摩尔(音)王国,是成吉思汗的二儿子建立的。所以,古印度也有蒙古人的血脉。

   

                                                     荒山不荒

                                            不开挖的生活是这样的

                                                  山中有人家

                                                   山中有开矿

    刘教授说:有一次,我去内蒙古大学看成吉思汗宫廷乐团演出。我一看演出,我说你们错了,这是京戏的曲牌,人家说京戏就是蒙古戏。我说不对,是徽班进京。他 说不对,他说怎么穿那么大的袍子,而且靴子都是马靴。另外,它的动作都是圆形动作,是蒙古人动作。而且,全是罗圈腿。可能是骑马骑的。他们用的乐器是胡 琴,胡琴是哪儿的,不是咱这儿的琴嘛。那个老生调就是咱们这儿的长调。他说,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蒙古戏的演变,也吸收了很多其他的剧。所以京戏跟其他的戏 都不一样,跟梆子不一样,大气。大动作,慢,就是长调慢,半天说两个字,慢动作,那就是蒙古戏的传统。

    我搞过蒙药,卫生部发过一个中药名单,最常用、次常用、较常用、无常用里面列举的36%主产地为内蒙古。离开内蒙古的药材,中医开不了药方,这是老中医讲 的。像甘草,中医最主要的药是甘草,主产内蒙古。黄芪主产内蒙古。柴胡,解热的,主产内蒙古。防风,还有几个湿症的主药,麻黄也主产内蒙古。我们中医吸收 了很多其他民族的药品。

    另外,《本草纲目》里面很多蒙名,《本草纲目》严格来讲不是李时珍编写的,应该是撒签(音),元朝撒签有个命令,命令他的太医在整个蒙古范围内写一部药 书,结果他写了15卷,这部书抄写了三本,明朝留了一本,朝鲜,那时叫高句丽,给他们一本,然后日本一本。《千金方》中最主要的中医大方子,那也是从这 15卷里面摘出来的。实际上,李时珍是加以编纂整理写出的《本草纲目》。

    中医以营养学为基础的著作叫《饮膳症要》,是忽思慧写的。忽思慧是蒙古人,是元朝人。实际上,中医中药、藏医藏药都有密切的联系。文成公主,在这里还要记 一大功。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她有一件事情就是编纂药典,她把尼泊尔的,还有印度、维吾尔、中医,集成了一个大全,最后叫《无畏的武器》。以藏文出版的 《无畏的武器》,最后整理出四部医典。

 

                                                 内蒙古高原

                                            这里也是高原岁月

                                                高原景色

                                                      大山边

   刘书润说:我讲生态学,可以用蒙古歌把整个生态学串起来。比如说,各个民族的歌曲都把歌颂母亲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这是各个民族共同的。可是蒙古族的 母亲歌跟别的民族有区别,就是他的母亲不只是他的妈妈,主要指的是草原。在蒙古族的歌里,歌颂草原跟歌颂母亲是一样的,母亲是草原、母亲是家乡。

    蒙古国有一个叫查西德的老人,现在去世了,他是联合国的形象大使。为什么让他当大使,因为他是著名的长调歌手,他唱的歌里面主要就是生命、母亲,还有宇宙 母亲。关于母亲的歌,长调唱得特别生动。蒙古族歌颂母亲的歌很多都是歌颂大自然的,不是光歌颂他的母亲,这是一个特点。

    关于父亲,有时,牧民家门口的树,被认为跟他爹一样。为了保护这个树,他就写了一条子,挂在那了,这是我爹。

    蒙古族有一个故事,专门把榆树比做自己的父亲,讲这个榆树长得怎么弯弯曲曲的,那是一首歌儿,榆树下想起他爸爸来,在高高的沙丘上有两颗干枯的老榆树,他们一动不动。后来我编了一些歌曲,弯弯曲曲的身体就像我年迈的父亲。 

    蒙古国现也是很多传统都没了,西化了。吃饭,奶茶都没有。现在可能开始有些恢复。蒙古人不喝奶茶怎么是蒙古人?

    蒙古国草原还是天然的,连打草都很少,还是过去的传统。首都乌兰巴托有蒙古包群。蒙古国语言文字俄罗斯化了。另外,人的表情、做法,特别是女孩子,不像蒙古人了,像俄罗斯人。

    内蒙人跟蒙古国人也不一样,有区别。我们内蒙古学者到乌兰巴托逛寺庙,他们一看见就说,你是内蒙古人,他一看就知道,看表情,我们的表情是兴奋起来的,他们是沉进去的。

    我在蒙古国一个城市等火车,那里的火车没有点,一等三个小时。等着时看到椅子上坐了一个姑娘,就跟雕像似的,我三个小时站在那儿,看她一点儿都不动。中国人绝对不会那么闲暇,蒙古国人是慢动作,节奏非常慢。

    蒙古人说,我们是先会唱歌后会说话的。过去传令是用歌曲来传令的。蒙古族的歌本过去就是文字,你随便就可以唱。

    现在我们到蒙古国发现,他们知识分子之间有时候聊天的话,一半讲话,一半用歌曲来交流。

    另外,蒙古族的爱情歌曲,很多跟马有关系。比如说,落花背的白马轻轻地嘶叫,我就知道了,我心上的人,你轻轻一笑,我就知道了,我思念我的“无忧带”,整 夜睡不着觉,起来以后,跟我的马对话,告诉它,我特别想念我的“无忧带”。还有歌颂英雄,英雄的名字前面都带着马,像骑着海青马的巴特。

    刘书润说:蒙古族歌唱马的歌是最多的。包括他的朋友、他的爱人,都是这个歌曲。在锡林格勒盟(地区)不少旗(县)里面随便找个蒙古人来,都是歌手,内蒙古草原唱得非常非常好的人,都是用歌来表达的。 

车上有人上网搜出来刘书润老师写的歌词《献哈达》:

芦苇荡传来了什么声音?

洁白的天鹅来了一群群。

蓝天上刮起了什么风?

飘来了朵朵吉祥的白云。

草原上为什么欢声笑语?

颗颗红心波浪滚滚。

因为迎来了尊贵的客人,

远道的朋友和亲人。

请喝下醇香的马奶酒,

这奶酒孕育着百草的清香。

蕴含着牧人诚挚的心。

    刘书润说:现在的内蒙古歌已经发生变化了。蒙古国的歌还是倾诉,就是我给你讲一件事情,非常平淡,很少激情。而我们内蒙的蒙古歌就激情澎湃,像腾格尔那样的,蒙古国有这样的不多。

    刘教授说:蒙古人写的史诗有280多部。

 

                                                   还在大山里转

                                         现代生活在这里留下了

                                                    过度

    蒙古人从古到今都是多信仰的,信仰什么宗教都自由,都允许,对各宗教都以礼相待。后来只有佛教了,跟满清有关系,满清用佛教来控制蒙古人,独尊佛教,其他教都不尊了,就软化你这个民族。  

    刘书润是草原生态学家,他对蒙古族的了解与感情,是从长期在那里生活,研究中得到和培养出来。我们在这里引用他的这些发自内心的表述,是他的一家之言。一 些观点可能也有着很大的分歧与争议。因为我们是以记者的视角走黄河。有些话题我们就不深入在走黄河的时候讨论了。

 

                                                  水与山

                                           大自然在大自然里

    上午的雨很猛,很大,我们本来是要从碌碡墕出口下高速,但在铜川镇塔拉壕乡遇阻,说G109前方有水坑,而当地政府在下高速入口处并无任何提醒告示。只好掉头,重上高速还要收费20块,这样的做法走黄河的一路上,大家的反映只是无以言表。

    在路上,我发了一条微信:一代天骄之地,露天煤矿遍布,生态破坏深重,强旱生植物四合木是最具代表性的古老残遗濒危珍稀植物,被誉为植物的 “活化石”和植物中的 “大熊猫”,内蒙半日花,被国家列为二级保护植物,皆将毁于内蒙古之乌海、鄂尔多斯之煤矿大开挖。

    下午,我们向山西偏关老牛湾方向前进,

    越靠近山西偏关,运煤的大车就越多,在黄河边一拐弯处,我们冒着小雨下车拍峡谷绝壁中浑黄的黄河,但见运煤车川流不息,轰轰烈烈。

 

                                                 黄河从这里流过

                                                   繁忙的大山

                       大山也能长成这样

                                  这里的人没有时间和心情欣赏

    下午16:30,我们过万家寨黄河大桥,万家寨水电大坝在此横跨内蒙、山西。

    进入晋陕大峡谷,江西林业厅的周云南发了一条微信:晋陕黄河大峡谷,这里已经出了内蒙古,到了山西省偏关县。站在峡谷对面坡上看了十多分钟运煤大卡车,来 回一辆接一辆,中间几乎没有停过十秒钟的空档,这一段与运煤车同行,提心吊胆。他们重车熟路,速度之快,无视旁车。(刚进入山西省境内,就恰好看到新闻报 道山西换帅,古话说,晋官难当,就看这位王儒林了)。汪永晨也发微信: 2014“黄河十年行”走进晋陕大峡谷,少有人在此欣赏黄河的伟岸,唯有拉煤车川流不息。

    污染深重的山西,同时也腐败深重,最终牺牲的就是晋山晋水与晋民。

 

                                             这里的黄河也被截断

                                            黄河上的万家寨水库

                                            黄河上又一座大坝

    经过龙口水电站,周云南又发一条微信:从这一段开始,黄河水利工程开始增多,水电站段段截流,为了人类的利益, “母亲河”的伤口开始被无序拉开……

傍晚,夕阳出来了,我们在正在修建的黄河特大桥边拍摄黄河,一群羊正桥畔悬崖边吃草,真担心它们不小心失足落河。

    去年就看到这座正在修建中的钢铁桥,据说已经修了三四年了。

 

                                   水库就是建在这样的大山峡谷中

                                                 雨中的黄河

                                                  在这里修桥

                                                  桥跨黄河

                                                    这里曾有古城?

    大自然的丰富,让我们在走黄河进心情地感受着。从高原湿地,到沙漠草原,来到晋陕大峡谷后,黄河切割出的沟壑与绝壁,不能不让我们隔着窗户也要不停地按动着手中相机的快门。

    因为 黄河在这里的老牛湾是景区了,我们没有进。但太阳落山时,夕阳洒在黄河上时,依然认人流连忘返。

 

                                                 黄河落日了

                                               这里也有大坝

                                                    远去

    9月1日晚上20:30,“黄河十年行”抵达山西河曲,住进黄河宾馆,这里竟然还有免费桑拿,并且带早餐,房费150元一个标准间,这是此行独一无二的享受。

    明天,我们将继续沿晋陕大峡谷南下,目标,过吴堡到达延安境内。